第一百四十二章 找茬

    小白连让姚谦瞪他一眼的机会都没给,十分熟练地放平了座椅,扯个毯子过来,往身上一盖,眼罩一戴。

    睡觉。

    “小白,你以前坐过城际飞行器?”那边传来姚谦的声音。

    “没。”白牧野心说,城际的没做过,倒是坐过星际的!

    “那你怎么这么熟练?”

    姚谦的声音充满好奇,估计是想通过转移话题,以此冲淡小白刚刚让他以后负责买票的郁闷。

    “老姚,你也算是生长在新时代的人了,理解一下现在的东西很智能,用起来很简单非常难吗?为啥人一到中年就主动变成老龄化思维了呢?真是可怕。”白牧野咕哝了一句。

    我靠!

    我哪老了?

    我才四十出头,还很年轻粉嫩的好吧?

    姚谦坐在那愣了半天,然后更郁闷了。

    也跟着把座椅放平,躺下来,扯了个毯子盖在身上。

    一分钟后。

    妈的怎么这么热?

    他有些不爽地把毯子扯下来扔到一旁,再看白牧野那边,依然一点动静都没有,估计都快睡着了。

    这么没心没肺……他应该是真有把握的,嗯,一定是这样的!

    城际航班的航行时间并不长,从百花到丽明,也就两个多小时。

    航路上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护航编队的空中指挥中心出现,这个若是遇到突发状况,究竟能起到多大作用不好说,但终归还是能让人感到心安。

    两个小时以后,白牧野跟姚谦走下飞行器,随后上了一辆造型庄重大气的加长版飞车。

    很多人都忍不住看向他们,因为这辆飞车是直接开进航空中心内部的。

    小白跟姚谦享受了一把大人物才有的待遇,坐在那辆极其舒适的加长飞车里,车子缓缓升空,车里面特别安静。

    前来迎接他们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姐姐,长相端庄大方,穿着一身白色OL套装,脚下穿着半高跟的鞋子,头发盘着,身上极具亲和力。

    “十分抱歉啊,本来我们夏侯总是打算亲自来迎接二位的,但他临时有个会,只能让我代表他来迎接二位的到来。夏侯总为二位贵客准备了丰盛的晚宴,到时候他会亲自出席。”

    美女说话温柔动听,举止端庄大方,态度谦和有礼。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姚谦这么多年虽然钱是没少赚,但像这种人,却很少会接触到。

    因此多少有些拘谨地笑笑,然后说道:“感谢夏侯总的盛情……”

    小白在一旁突然开口道:“你们夏侯总,呵,架子可真大!”

    姚谦脸上笑容一僵,心说这是要搞事情?

    你要搞事情的话,能不能事先跟我说一下啊!

    美女小姐姐也是微微一怔,不过随后微笑道:“白公子误会了……”

    “小姐姐我没冲着你,咱们素不相识,无冤无仇的。我知道你的职业,你做得很好。”白牧野冲着小姐姐微微一笑。

    夏侯明能派他来迎接两人,自然说明她的素质很高,能力很强。

    毕竟这不是撕破脸的时候,所以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

    但在这一刻,这年轻姑娘看着白牧野那张令人脸红心跳的脸,多少有些说不话来。

    她之前已经反反复复看过照片了,又经受过专门的专业训练,按说对帅哥应该有很强的免疫力才对。

    可没想到,真人比照片好看太多倍。

    以至于白牧野冲她一笑,她顿时就有点不会了。

    白牧野道:“我只是对你们夏侯总有意见,当然,我年龄小,要是说错什么,姐姐您也别介意啊。”

    “啊,啊,没关系没关系,我们夏侯总也交代了,白公子是贵客,有什么要求您尽管提……”年轻女子瓜子脸红扑扑地回应道。

    年龄小……是这么用的?

    姚谦坐在一旁看似沉稳,心里面却是相当无语。

    白牧野点点头:“嗯,可能我对父爱的要求有点过高了,他对女儿大概没有我想的那么在意。之前试了试你们夏侯总的诚意,发现还凑合。但如今我们人来了,他却在那装,还端起了架子,都不知道前来迎接。如果不是小姐姐你长得漂亮,我都不上这车你信吗?”

    “啊,信,信,我信……”女子总算适应过来一点面对白牧野那张全死角的脸,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明明很清楚,不应该顺着他的话点头,但却情不自禁的有种强烈的认同感。

    真特么能挑毛病啊!

    姚谦坐在一旁都服了。

    心服口服的。

    不知不觉,那种紧张情绪,竟莫名消失了很多!

    白牧野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姚谦,然后笑了笑,靠在椅子上,老神在在地看着对面正襟危坐的年轻女子,一脸大气地摆摆手。

    “算了,只是有点失礼罢了,我不会和他一般见识。但如果下一次他再这样,那,就别怪我翻脸了。对了,今天那劳什子晚宴,我不参加。”

    “啊?”年轻女子自己都觉得丢人,好像面对这个少年,她除了各种惊讶无语,就不会别的反应了。

    “我来这,是为了治病救人!我是一个医生!符医!懂吗?不是来参加什么上流社会社交活动的。我对那些,没兴趣!”

    白牧野淡淡说着,翘起二郎腿,有些不耐烦地道:“行了,反正你把我的话转告给你那夏侯总就完了。”

    “哦,好,好的,我会转告,我先送您二位去下榻的地方。”年轻女子心里很慌,感觉是自己哪儿没做好的样子。

    让两位贵宾……尤其是最重要的这位贵宾不高兴了。

    这两人的来意她知道,是来给小姐看病的。

    所以人家要真不高兴了,一甩袖子走了,她丢工作倒是不算什么。估计以后也别想在丽明城混下去了。

    “还有,告诉你们夏侯总……”白牧野像是想到什么。

    “还,还有?”年轻女子有点要崩溃。

    “嗯,还有。”白牧野点点头。

    “你告诉他,就说我对你很满意,这些天,就你跟在我身边吧,别人我不用。”

    白牧野说着,两眼一闭,开始养起神来。

    一路努力控制自己表情的姚谦终于有些绷不住了,他在瞬间瞪大双眼。

    虽然很快敛去,但还是破功了。

    至于坐在他们对面那位姑娘,眼圈都特么红了,差点就感动哭了!

    这小子……这小子……靠!

    真不是个东西!

    老姚心里面组织了半天措辞,愣是想不到合适的。

    明明就是你在找茬,人家从一见面就特有礼貌特有素质,而且这姑娘看上去并不是那种专门负责接待的。

    她应该是夏侯明身边的助理。

    夏侯明派她前来,也的确足以说明诚意了。

    反倒是小白这家伙,从上车那一刻起,就开始挑毛病、找茬,那副淡淡的嚣张模样,哪怕明知道这一次丽明城之行是进龙潭虎穴,但老姚还是有种强烈的不适应——

    跪太久,很难习惯小白这种节奏。

    所以他根本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心里面始终有点忐忑。

    没想到这家伙连消带打,短短几分钟的功夫,不但把对夏侯明的不满直接干脆地表达出来,还隐隐的把这个年轻姑娘给拉到己方阵营中来了。

    尽管不可能彻底拉拢,但至少,这姑娘现在是绝不会怪小白故意找茬的。

    甚至可能还会觉得白牧野是个恩怨分明的直爽少年!

    擦!

    这手段……这特么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

    老姚努力回想着,他现在非常怀念刚跟小白认识那会儿。

    那时候,小白还很单纯,跟他交流时还有几分拘谨,虽然也充满警惕,但却给人一种特别可爱的感觉。

    是了……

    老姚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很多事情一下子有些想通了。

    这个家伙……原来不仅是为了消除对方的戒心,让对方也没机会从他们嘴里套取到什么东西。

    同样也是为了他,为了让他安心,才故意这么嚣张的找茬!

    老姚心里暖烘烘的,小白是在用这种方法和手段告诉他:别担心,没事儿!

    要知道白牧野当初跟他相识那会儿,哪怕是在虚拟世界,警惕性都那么高。

    跟夏侯明这种超级富豪打交道,会一点警惕性没有?

    在明知道对方要算计他的情况下,依然敢收钱,依然敢来。

    要说他心里面没有极大的把握,谁信啊?

    呼!

    姚谦心里面长出了一口气。

    终于有些安稳了。

    白牧野这会儿也安稳了。

    老姚的表现,真的有点失分啊!

    没见过真正的大场面,这个倒是没什么。

    关键他一直在那端着,浑身拘谨的模样,让人一看就感觉他满腹心事。

    一个即将赚到过亿佣金的人,会这么拘谨吗?

    你在担心什么呢?

    所以小白才故意找茬,嗯,原本也想找茬来着。

    这种场面明摆着就是给他找茬的。

    如果他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默默地跟着这个年轻女人去下榻的酒店,晚上再任由人家带去晚宴。

    那才是掉价!

    就算他真有那么强大的医术,可以治好夏侯家那小姑娘的病,人家也不会太把他放在眼里的。

    当年还很小的时候,还在三仙岛那会儿,这些手段就已经被一群小家伙们翻来覆去地学得滚瓜烂熟了。

    这么多年不用,现在拿出来,感觉多少有些不太圆润。

    不过也还好吧,三仙岛那一套对标的规格太高了,一般都是针对帝国级大人物用的。

    用在这里,不过是小试牛刀。

    事实证明,非常成功。

    一直到下榻的地方,这个年轻漂亮又端庄大方地小姐姐,都没有再敢跟白牧野多说什么。

    她生怕自己一开口,对方再次爆发。

    所以想从小白这里套取什么东西,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不管她有没有被授意这么做,小白都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他只需要她向夏侯明传递出他想要传递的东西,就够了。

    讲真,刚刚白牧野最后那番话,真的让她非常感动。

    因为人家那番话,明显是为了保护她才说的!

    不管白牧野是出于什么目的说的这番话,她都必须要领情。

    所以,还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把这件事汇报上去就够了。

    夏侯明虽然没来迎接,但给他们安排的住处还是不错的。

    并不是什么酒店,而是一片庄园!

    丽明城太大了!

    百花城跟它比起来,真的就是个弟弟,都没有人家一个区大。

    这片庄园就坐落在丽明城中心区域,占地面积足有上百亩!

    四周用高墙隔着,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专人进行巡逻。周边也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出现。

    把两人安置好之后,年轻女人第一时间准备离开。

    白牧野笑吟吟地道:“姐姐不准备告诉我你的名字吗?还是打算一直让我喊你姐姐?”

    “哎呀,哎呀,你长得太好看了,我都忘了自我介绍,对不起对不起,我叫杜朵儿,是夏侯总的助理之一。”

    年轻女子一脸歉意地对白牧野说道。

    “行,以后我就叫你朵儿姐了,对了,我之前的那些要求,你都知道吧?”白牧野抬头看着她问道。

    “知道知道,都已经叫人准备好了,就在您的书房里面,您进去就看得到。里面有佣人,需要什么,直接按下铃就可以。”

    杜朵儿一拍脑门,更是歉意地道:“哎,我这脑袋,我应该带着你们进去,给你们好好介绍一下,你看我这……”

    白牧野笑眯眯,一脸大方地摆摆手:“我知道你着急给你们总裁汇报,赶紧去吧,别耽误正事儿。”

    杜朵儿一脸歉意,千恩万谢地快速离去。

    不是她不想带着继续陪同,而是白牧野明确拒绝参加今天的晚宴,她必须尽快当面汇报给夏侯总。

    不能打电话说!

    这是大事!

    被佣人请到房间,白牧野往沙发上一趟,挥挥手让佣人先出去,随后用轻声道:“检查一下。”

    姚谦微微一怔,四下检查起来。

    白牧野耳机里面传来大漂亮的声音:“有监听,已经被我屏蔽。”

    说着又补充了一句,“整栋楼的监听设备都被我屏蔽了。”

    “哦,好了。”白牧野冲着姚谦说道。

    姚谦:“……”

    这么草率的吗?

    怎么感觉您这不是在指使我呢?

    白牧野不解释,对姚谦笑着道:“老姚,憋坏了吧?有啥想问的,就问吧。”

    “你这……算了,我也没啥想问的了。你都给人家小姑娘整不会了。”姚谦一脸苦笑。

    这次出门,他终于发现自己有一个特别大的新缺点——格局太小!

    “我之前都没怎么接触过这个层次的人,没有一点跟这种人打交道的经验,还是你厉害,三言两语的,就把人家弄得服服帖帖的。”

    “那叫说得心服口服,什么叫弄得服服帖帖?老姚你没事儿真应该去学校回回炉,认真多读几本书。”

    白牧野看着他道:“层次这东西,没你想的那么夸张,记得我家老头子曾经给我讲过一个古老的故事。”

    “他说在我们人类古老的年代,就是那种很原始的时代,没有电力没有网络的时候。有一群农民,依靠人力种地,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休息的时候坐在一起吹吹牛,侃侃大山。”

    “但以他们的眼界,吹牛的范围基本上只局限于他们生活的地方。比如这个说,张家寡妇偷人,那个说,嘿,我知道是谁,是隔壁老姚!”

    姚谦:???

    为什么不是隔壁小白?

    白牧野笑呵呵地看着姚谦;“那个老姚不是你。”

    “你别解释,接着说吧。”姚谦心累。

    “后来呢,突然有一天,一个农民说,你们觉得皇帝每天都吃什么用什么?”

    “其中一个农民大声道,皇帝老儿,每顿饭肯定得吃十个馅饼,还得是牛肉馅的……那时候不是不让杀牛嘛,”白牧野笑着说:“另一个农民说,我猜皇帝上地的时候,肯定用的是金子做的锄头!又一个农民说,皇帝出恭用的茅厕都是金子砌成的呢!”

    说到这,白牧野冲着姚谦耸耸肩,道:“你看,他们的猜测看起来似乎很可笑,是吧?特没见识的一群老农。可事实上,这怪他们吗?并不怪,因为他们没见过。如果见过,他们肯定不会那样说,对不对?”

    “你说我是那些没见识的老农呗?”姚谦撇撇嘴。

    “人家还会种地呢,你又不会。”白牧野道。

    姚谦一脸黑线:“你这故事我听过,原版跟你说的也有点出入,但意思差不多。我也明白,我只是……嗨,算了,我在这方面的确不怎么行,过去我一直……”

    “打住打住,别老提你的过去,而且什么叫我说的跟原版有出入?”白牧野不满的瞪了他一眼,道:“你看事儿着眼点有问题,不要去纠缠那些细节,听明白故事就行了!”

    “嗯嗯,我明白了,我见识过这一次,以后肯定会表现得更好一点。”

    姚谦苦笑道:“让你这老板亲自上阵,是我的错。”

    “嘿,你明白就好。不过也别老板老板的,咱们是合伙人嘛。”白牧野道。

    日哦,这时候你想起我们是合伙人了?

    那边年轻姑娘杜朵儿已经站在夏侯明面前,把小白上车之后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复述了一遍,不敢有丝毫遗漏。

    不管是小白吐槽夏侯总的话也好,还是顺带拉她一把的话也好,都没有丝毫隐瞒。

    这是规矩,也是她们这些人的基本生存法则——不要在老板面前抖机灵玩心眼。

    不但在老板眼里看着特别可笑,而且也是没脑子的表现。老板是不会把这种人留在身边的。

    “挺有脾气啊?”夏侯明多少有点意外。

    一个跪着赚钱的人,一个十七岁的小屁孩,他派身边一个助理去迎接,已经是给了很大面子好吧?

    就算来的是百花小王那种副城主,他让杜朵儿去迎接,对方也得感激涕零!

    杜朵儿是看着年轻,好像也没什么身份地位,但代表的却是他夏侯明!

    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代表他的!

    哪怕是他那侄子夏侯武,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代表他。

    那两个人,果然是什么都不知道!

    夏侯明彻底放心了。

    姚谦的拘谨,说明他没见识过这种排场;白牧野的嚣张,更说明他只是个有点本事但很膨胀的少年。

    杜朵儿复述完毕之后,就不再发出任何声音,眼观鼻鼻观心。

    怎么决定那是老板的事情,与她无关。

    “行,晚宴取消就取消吧,你让人安排一下我的行程,今晚一切活动取消,我亲自登门拜访,给他赔罪。”夏侯明笑呵呵说道。

    杜朵儿被吓了一跳,但还是什么都没说,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至于你,他既然喜欢你在身边,那他在丽明城的这段日子,你就跟在他身边好了。尽量满足他的一切要求,记住,是尽量,咱家的姑娘,不卖身!”

    杜朵儿瞬间抿了抿嘴,低垂下眼睑。

    很感动。

    夏侯总一直就是这样的,那么大的人物,但心很细,特别为身边人考虑。

    “当然啊,那小子很帅,你要是自愿的话,那也随你。”夏侯明笑着打趣。

    面对总裁的调侃,杜朵儿不好意思回应,脸色却变得绯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