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生在坏人堆里的好人

    吃饭的时候,夏侯紫月话很少,安安静静坐在那里,吃相十分斯文,显现出良好的教养。

    从她身上也看不出她是一个病入膏肓的人。

    对此,夏侯明给白牧野做出了解释。

    “她这病,最初的时候,大概两个月发作一次,每一次都只是沉睡,大概睡个两三天。但到后来,这个时间越来越短,沉睡时间越来越长。”

    “最近这段时间,大概两天发作一次,每次要沉睡六七天才能醒过来。今天是她醒来的第二天,如果没有意外,明天她又会陷入到沉睡中。”

    夏侯明的语气有些低沉,看向女儿的目光中充满爱怜,叹息道:“我请教过懂行的人,说如果什么时候她每次醒来之后不超过半天就再次陷入沉睡,那么……”

    夏侯明没往下说,但白牧野明白了。

    真到了那时候,估计夏侯紫月也就彻底没救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白牧野问道。

    “三年前,具体的时间,应该是三年零两个月又三天。”

    夏侯明表情看似平静,但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充满萧索味道。

    “知道施术的人是谁吗?”白牧野看了一眼夏侯紫月,然后微微皱眉。

    他讨厌这种殃及家人的做法。

    哪怕夏侯紫月从小到大花的每一分钱都是染血的都是充满罪恶的,但那不是她能选择的。

    有本事就冲着夏侯明去啊!

    欺负一个小姑娘算什么本事呢?

    夏侯明苦笑着摇摇头,眼神有些复杂:“不知道,我在商场上竞争对手多得很,只知道施术的应该是一名符篆师,但具体是谁……不瞒你说,别看我在这丽明城好像有点身份。但商人……其实没什么地位的,想要调查这种事情,特别有心无力。”

    你是没什么地位的商人?

    开玩笑呢?

    还有你怎么不提你那城主兄长?

    呵呵哒!

    一看就知道夏侯明没说实话。

    但这也不是白牧野现在需要关心的事情。

    他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赚钱拿资源的,至于其他那些事,看情况吧。

    “嗯,我了解了,从明天开始……”

    白牧野正说着,那边一直安静吃东西的夏侯紫月突然抬起头,看着夏侯明,她声音轻柔,但语气中却带着不容反驳的坚决:“我想跟白公子谈谈。”

    夏侯明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女儿。

    夏侯紫月这时候却低垂眼睑,没有跟父亲对眼神。

    “行,你们都是年轻人,多沟通下也是好的。”夏侯明考虑了一下,便同意下来。

    接着他端起酒杯,跟陪着他喝酒的姚谦示意一下,然后一脸恳求的对白牧野说道:“白公子,小女……就交给公子了,希望公子无论如何,也要救她一命!”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白牧野微笑道:“所以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力。”

    “那就好,我干了,你们随意!”夏侯明将杯中酒喝掉。

    然后看似随意地问白牧野道:“白公子年轻有为,显然应该是个符篆师领域的天才才对,但为何精神力却偏低呢?”

    白牧野看他一眼,说道:“我还年轻,未来还有很大成长空间。”

    “哈哈,也是哦!”夏侯明笑起来,心道果然是个膨胀的小愣头青,经不起一点质疑。

    二十点精神力的起点,你有个屁未来。

    学习能力倒是真强,智商够高,学了那么多驳杂的东西。

    不知道到时候有没有机会从他身上把那些古符篆术也弄过来。

    那些东西可是值钱的很。

    至此,他已经彻底放下心来。

    心中只剩下一个牵挂,便是女儿的病,到底能不能治好。

    白牧野喝着白水,心中毫无波动。

    这时夏侯紫月放下碗筷:“我吃完了,白公子你吃好了吗?吃好了咱们找地方聊聊好吗?”

    “这孩子,怎么能催促客人呢?”夏侯明看了一眼自己女儿。

    夏侯紫月没理他,一双纯净如水的眸子依然盯着白牧野眼睛在看。

    “哈哈,早就吃好了,让他们两个老……两个大人在这喝吧,咱们走,去哪聊?”

    “我房间。”

    夏侯紫月说着,便站起身,不理会坐在那脸有点黑的夏侯明,冲着白牧野微微点头示意,直接走了。

    白牧野冲两人微笑道:“你们慢慢喝吧,老姚,陪夏侯总裁多喝点,我跟紫月姑娘去聊天了。”

    说完也跟着走了。

    同坐一桌的杜朵儿心中忍不住暗自咋舌,敢在总裁面前如此放肆的人,她还从来没见过呢。

    眼看着白牧野跟在紫月小姐身后就要离开餐厅,她忍不住轻声道:“总裁,我要不要……”

    夏侯明摆摆手:“算了,他们年轻人之间有话题,你就别参与了。”

    他们年轻人?

    杜朵儿心里有点小情绪,我不是吗?

    姚谦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愈发有了底气,心说难道小白是想从夏侯明女儿这里寻找突破口?

    看起来他这女儿,跟她爹好像不是一路人啊。

    ……

    ……

    夏侯紫月的房间里。

    白牧野坐在沙发上,没有到处打量。

    毕竟是人家闺房,四处乱看有点不礼貌。

    不过这房间倒是很普通,并不像很多少女那样,将房间布置得一片粉嫩,充满少女心。

    如果不知道的话,还以为进了一间酒店呢。

    东西收拾得非常整齐,没有到处乱扔的衣物之类。

    床头柜上除了一盏台灯之外,就只有一本书。

    夏侯紫月把门关好,看了一眼这房间,然后从身上取出一个小型仪器,小心翼翼放在床头柜的书旁。

    白牧野看着她在那鼓捣。

    夏侯紫月轻轻打开仪器。

    这仪器很小,跟成年人的一节手指差不多。

    开启之后,过了两秒钟,上面亮起了一个红灯。

    夏侯紫月皱了皱眉,然后轻轻按了一下这仪器上的某个按钮。

    又过了两秒,红灯变成了绿灯。

    她这才满意地点点头,看着白牧野道:“有人监听,被我屏蔽掉了。”

    白牧野:“……”

    这一波操作真是秀,父亲监听女儿,女儿反监听?

    下一刻,夏侯紫月便对白牧野开门见山说起来。

    “我很清楚自己得的是什么病,首先你治不好,其次,我也不想治。”

    “为什么?白牧野有些意外地看着夏侯紫月。

    “我爸爸想杀你,你知道吗?”夏侯紫月没有回答,反倒抛出了一个让白牧野有点意外的问题。

    白牧野一脸愕然:“杀我?为什么?”

    “因为你影响了他们的生意,让他们的组织受到巨大损失,同时也损失了很大的颜面。不杀你,他们怕别人有样学样。”夏侯紫月表情平静,声音也不大。

    那神态仿佛是在跟白牧野陈诉一件特别普通的小事。

    她抬起头,看着白牧野,那双眼特别干净,道:“其实我有种直觉,你是知道这件事的。”

    白牧野瞠目结舌地看着她:“你当我是神吗?”

    “抱歉,这只是我的直觉。”夏侯紫月轻声道。

    “你刚刚说的话,我完全听不明白。你爸在丽明城,我在百花城,况且我只是一个学生,怎么可能影响到他的生意?”

    “我爸要杀你是真的。他们总是喜欢监听我,于是我顺势在他们做出来的监听器里面装了一个反追踪装置,听到了他们很多秘密。”

    夏侯紫月看着白牧野:“所以你别给我治病了,就算能治,你也别给我治,找个机会逃走吧……嗯,你就说,就说知道我的实际病情之后,发现有些东西必须得亲自去买,或者亲自去拿。然后你就走,离开丽明城,以后再也别来这里。”

    “你就这样把你爸爸出卖了?”白牧野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儿。

    看夏侯明的模样,分明宠爱极了这个小女儿。

    可看夏侯紫月的样子,感觉都不像是夏侯明亲生的。

    “他们作恶多端。”夏侯紫月低垂眼睑:“我不希望他们继续这样害人,但我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阻止不了。我只能尽我最大努力,去提醒靠近他们的人,让他们离他远点。”

    “你不怕我离开之后,就把你说的这些事情公之于众?”白牧野问道。

    “你不会的,我能感觉到你是个特别聪明的人。”夏侯紫月道。

    “那你有没有感觉到,我是个特别有正义感的人?”白牧野笑着问。

    夏侯紫月疑惑地看了白牧野半天,摇摇头:“没有。”

    白牧野:┻┻︵╰(‵□′)╯︵┻┻

    真的,一张桌子不够掀。

    夏侯紫月忽然掩嘴轻笑起来,眼神灵动地看着白牧野:“跟你开玩笑的,但你就算去检举揭发,也没什么用,他们那个组织非常严密。不但隐藏得极深,而且势力范围特别大。你能想象吗?他们势力遍布了整个飞仙星!就算那些超级大的一级主城里面……都有他们势力的影子。而且那个组织里面,都是大人物。你一个少年,想要抵抗这种组织,根本不可能的。”

    “你的病,其实是可以治的。”白牧野看着夏侯紫月说道。

    “我不想治,我想死。”夏侯紫月低着头,有些难过的说道:“你没生长在我这种家庭,你不会明白我的感受。”

    “身边都是坏人?”白牧野问道。

    “嗯。”夏侯紫月丝毫没有在意白牧野的话,轻轻点了点头。

    “这么多年,我连一个可以肆无忌惮谈心的朋友都没有。甚至我上网都要受到他们监控……”

    夏侯紫月轻轻一笑:“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很生气,就努力学习这些知识,终于可以避开他们耳目,做一些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比如现在我跟你说的这些话,他们是完全不知道的。那些监控我的人现在听见的,是我们两个说的其他对话。比如我问你我的病有没有救,比如问你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白牧野目瞪口呆:“这是怎么做到的?”

    “简单,事先编好程序,然后咱俩开始谈话,它会采集你的音轨,自动生成我事前想要让他们听见的话语……”

    握草!

    这个本事有点吓人啊!

    看来以后只听声音的话,坚决不能轻信对方身份。

    不知道大漂亮有没有这种能力,应该问题不大。她咋从来没跟我说过?

    “你放心,我绝不会用这种能力去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夏侯紫月说道。

    “我觉得吧,出生在什么地方,不是你的错,因为你无法选择。但以后怎么活着,却是可以选择的。”白牧野说道。

    “你自己都难保,还有心思管我呢?”

    夏侯紫月一双纯净的眸子凝视着白牧野:“再说我能怎么选择?我连这个家门都出不去!自从学会网络上的一些能力之后,我的世界稍微自由了那么一点,但没用的……我依然什么都做不了。”

    “我的事儿先不说。”白牧野看着夏侯紫月:“要是我能治好你的病,你愿意活下去吗?”

    “不愿意,刚才我就和你说了。”

    嘿!

    真倔啊!

    而且看得出这姑娘是认真的。

    人家根本就没把死亡当成一回事。

    既没有对生的渴求,也没有对死的急迫。

    仿佛就像现在这个样子,让自己一天天衰弱下去,直至死亡,就是她最想要的结果。

    白牧野想了想,突然道:“那诅咒术,该不会是你自己弄出来的吧?”

    “嗯?”

    第一次,夏侯紫月脸上有了明显的情绪波动。

    她似乎想要掩饰,但她明显是个不擅长掩饰自己情绪的人。

    而且她又很聪明。

    在发现自己暴露了一些东西之后,干脆也就懒得掩饰了。

    看着白牧野一脸惊讶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白牧野笑笑,摇摇头:“猜的,而且我还猜,这件事不仅我知道,你爹也知道。”

    “不可能的!”

    夏侯紫月情绪似乎有些激动起来,站起身在房间里有些烦躁地走来走去,边走边道:“我做得天衣无缝,他怎么可能发现?”

    “你爹不但知道这件事是你自己做的,应该还知道你的其他一些想法。”白牧野继续打击道。

    “比如呢?”夏侯紫月平静下来,淡淡看了白牧野一眼。

    “比如,通过假死这种方式,离开这个家。”

    “比如,尝试着偷偷在网络上寻找突破口,试图检举揭发他们那个组织……”

    白牧野笑着道:“除了你自己给自己下了诅咒术这件事本身目前看似成功之外,其他那些,都早就已经失败了不是吗?”

    “你,你果然什么都知道!”

    夏侯紫月这时候彻底冷静下来,看着白牧野道:“那你愿意跟我一起,掀翻他们这个罪恶组织吗?”

    白牧野:“……”

    什么鬼?

    他满头黑线地看着夏侯紫月,心说这丫头是疯了吧?

    刚才还说我这样一个少年根本不可能跟那个组织抗衡。

    咋地,加上你一个少女就能了?

    你咋那么厉害?

    “你肯定不是我爹派来试探我的,但你又知道了这么多,说明你跟我是一类人。”

    夏侯紫月有些兴奋的看着白牧野:“我们一起吧!”

    “别,我有女朋友的。”白牧野拒绝。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看不上你的。”夏侯紫月一脸认真,“你虽然长得特别好看,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白牧野:“……”

    啧,话题跑偏得很严重啊!

    这位夏侯紫月身上的一些问题,大漂亮之前就有过很严谨的推断。

    按照大漂亮给出的证据中,夏侯紫月中的诅咒是她自己弄出来的可能性大概在百分之九十七以上!

    因为她从小的成长环境决定了她根本接触不到外界的人,以夏侯家的防御级别,外人几乎不可能偷偷潜入进来。

    若是有神不知鬼不觉潜入到夏侯家做这件事的能力,何必将目标放在夏侯紫月身上?

    直接冲着夏侯明去不就完了么?

    只是白牧野一开始有点不太敢相信大漂亮给出的那些证据。

    一个连家门都没出过的小姑娘,就算天赋再好,但如果没有那些条件的话,上哪学那种强大的诅咒术去?

    材料?

    所以哪怕是吃饭那会儿,白牧野依然觉得夏侯紫月中诅咒术的原因,是那剩下的百分之三。

    直到进入夏侯紫月房间之后,他很快就明白了。

    大漂亮给出的消息,还是精准的!

    这少女,是一个正义感强大到爆棚,对自家人所作所为厌恶到极点的人。

    她的心干净到有些扭曲的地步!

    根本容不下一点点黑暗丑陋的东西。

    和光同尘在她这不存在的。

    可偏偏,她生长在一个充斥着各种罪恶的家族。

    然后她还是最受宠的那个!

    宠着她的每一个人,都是很多人眼里的坏人。甚至包括她的母亲!

    他觉得整个家里只有她一个好人,四面八方都是坏人。

    这种感觉,真的太痛苦了!

    夏侯紫月这个人......也是白牧野敢来到这里的原因之一。

    她不但心灵干净,而且还特别纯粹。

    纯粹到别人不愿说,她就不多问。

    只用一双特别纯净的眼睛看着你,问你愿不愿意跟她一起消除罪恶。

    只是她的这些想法,太理想化了!

    夏侯明甚至不需要证据!

    对他那种格局的人来说,很多事只要看结果就能推断出过程来。

    所以,任你百般掩饰,在他眼中,却如同一碗清水。

    一眼见底。

    “你有想过,你要打击的这些人,都是你的家人么?”

    白牧野看着她:“我当然是无所谓的,因为我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而且你也说了,他们想害我。我好心好意过来给你看病,他们却利用这个机会想杀我,这让我很生气。”

    “对,我也很生气,我不喜欢被人利用的感觉。”夏侯紫月说道:“至于你说他们是我的家人,我不否认,我有点矛盾。但我更不想看到他们的罪恶继续延续下去。”

    “那你觉得,只凭借我们两个人,能阻止这一切吗?”白牧野问道。

    “只要能出去,就一定有办法的。”夏侯紫月道。

    “你真天真。”白牧野笑着摇摇头:“你告诉我,出去之后,你想去哪里?”

    “我可以制作完美的真实身份识别码,然后离开丽明城,去一级主城,再从一级主城乘坐星际航班离开这里。”

    夏侯紫月这个想法应该由来已久,毫不犹豫便说出她的计划:“我打算去紫云,我要去皇室揭发他们!这世上,总有人可以阻止他们的罪行。”

    “那你要怎么逃出去呢?”白牧野问道。

    “原本假死是一种办法,但你既然说我爸爸可能早就知道了,好像你说的也有那么点道理。那么现在看来,这个办法就不能用了。还得另外想个办法才行,但你会帮我的,对吗?”夏侯紫月看着白牧野,清澈的眼眸里,带着强烈的期盼。

    “对不起,我想,我很难帮到你。”白牧野摊开双手:“我没办法把你从这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