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赵璐

    白牧野看着身旁瑞叔轻描淡写闲庭信步,脑子里突然想到一首学过的古诗。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易容之后的瑞叔看着真的很普通,就是一个长相平平的高大青年。

    但在这一刻,宗师气度在他身上一览无余。

    这跟当初小白在孙家后院岛上所看见的那一幕,完全不一样!

    在当时,孙恒刚刚恢复过来,跟孙瑞之间的切磋,让小白觉得非常不友好!

    他只能看见一团光和影,其他什么都看不清。

    看他们,还不如看当时湖心岛四周那些疯狂甩头的垂柳呢!

    但现在不一样,孙瑞并没有拿出大宗师的战力,他只是用宗师级的战力,在对付这群疯了一样往上冲的高级灵战士们。

    虽然他的动作依然很快,但至少,白牧野还是能够看清楚的。

    帅!

    太帅了!

    强大的灵战士战斗起来,当真是太赏心悦目了!

    当然,前提是你得比人家厉害才行。

    不然就不是赏心悦目,而是满心恐惧了。

    现在满心恐惧的人,成了这群早已经埋伏在这里的人。

    说起来这群人也挺特么倒霉的。

    虽说他们早已经在暗中投靠了白岳城的赵璐长老,可表面上他们还必须得听从夏侯明的命令啊。

    夏侯明让他们在庄园里设伏,他们就得在庄园里设伏,让他们死战不退,他们就是不敢退!

    不然别看夏侯明现在不在家,可转回头想要处理他们,那真的不要太简单。

    之前这群人还在心里嘲笑夏侯明脑子有问题,居然要在自己家庄园里面设伏,难道就不怕引火烧身吗?

    夏侯明当时根本就没给他们解释!

    领导吩咐下来的事情,你们照做就是了!

    给你们解释个毛线?

    所以当时这群人的猜测,是夏侯明想要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虚虚实实……才是王道!

    现在一看,屁呀!

    什么虚虚实实?

    这恐怕是夏侯明一早就知道,这姓白的少年身边有强者守护,不管在哪发起攻击,都一样吧?

    这群人因为各怀鬼胎,都以为自己投靠了赵璐长老别人不知道。

    所以根本就不清楚他们身边这一群人,实际上都是志同道合的好队友……早被夏侯明给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就是被安排在这里,一起送死的!

    孙瑞此时已经带着白牧野走到庄园的大门口了。

    身后横七竖八倒下了至少七八十人!

    有意思的是,这些人一个都没死。

    全都躺在那里,有些嗓门嘹亮,发出凄厉惨叫;有些则在无力地痛苦呻吟;还有很多人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他们全都被废掉了!

    除了最初那批枪手,孙瑞是真的没惯他们毛病之外,剩下这些灵战士,他都放了他们一马。

    说是放一马,其实也不过就是饶他们不死,但从今以后,这些人全都彻底废掉了。

    他们的后半生,运气最好的,也只能当个普通人自然老死。

    若是有仇家那种,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人暗中干掉。

    至于那个赵璐……她会在乎一群废人的死活?

    两人出了庄园之后,孙瑞一把抓起白牧野手臂,沉声道:“走!”

    说了句走,白牧野感觉自己一下子就飞起来了!

    孙瑞这一跃又高又远,虽然不是直接在天空中飞行,但给人的感觉也差不多了。

    几个纵跃之后,就已经远离了那座庄园。

    很多看见这一幕的人当场就惊呆了!

    心说这是什么情况?

    大白天的……玩特技呢吗?

    但根本没回过神来呢,那边孙瑞就已经带着白牧野远远离开了。

    等到孙瑞带着白牧野出城之后,白牧野缓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弯着腰,脸色苍白,一脸哀怨地看了孙瑞一眼。

    “我说叔,您这太简单粗暴了,我都晕了……呕!”

    小白说着,又是一阵干呕。

    差点就吐了!

    孙瑞撇撇嘴:“你呀,还是欠练,有机会,你真得去跟我好好锻炼锻炼,太差了!”

    看着孙瑞一脸嫌弃地模样,白牧野满头黑线。

    我还是个少年啊!

    “走吧,车在三百里之外的地方。”孙瑞这次倒是没有提着他进行纵跃,而是不紧不慢的走在前面。

    说是不紧不慢,但那只是对大宗师来说。

    对白牧野来说,这就是亡命奔逃。

    一会儿的功夫,白牧野就感觉到自己浑身都湿透了。

    但他并没有诉委屈,而是咬着牙,坚持跟在孙瑞身后。

    前面的孙瑞暗中点头,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这孩子真好!

    虽然平时挺皮的,但在关键时刻,真的很让人放心。

    很稳!

    半个多小时之后,白牧野体力几乎达到极限。

    好几次他都想拿出一张灵力补充符拍在自己身上,但想想瑞叔这么做的用意,他还是忍住了。

    再说他骗了老头儿,良心多少还是有点过意不去的,就当老头儿对自己的惩罚吧。

    四十分钟的时候,白牧野彻底到了极限,速度已经完全降下来,估计最多也就比普通人跑马拉松快一点。

    这时候孙瑞终于停下脚步,说道:“慢走一会儿,你也恢复一下。”

    “用符吗?”白牧野看了一眼孙瑞。

    “嗯。”孙瑞点点头,心里更加满意。

    白牧野取出两张灵力补充符,拍在自己身上,激活的瞬间,那种肌肉酸疼浑身无力的感觉如同潮水般退去。

    呼!

    他深吸了一口气,用手摸了一把湿漉漉的头发,说道:“您这是在拉练我么?”

    “算是吧,你小子看着挺结实,灵力好像也不低的样子,可实际上,你比真正同灵力的灵战士差远了!”

    孙瑞看着白牧野,淡淡说道:“如果刚刚你是在逃亡,后面有强大的敌人在追你,想象一下,人家会给你时间让你慢下来歇息吗?”

    “真要那样,我才不跑呢,我会直接跟他拼命。”白牧野苦笑道。

    “拼命?你回想一下,在庄园那边,人家设伏算计你,如果是你自己,你会怎样?”孙瑞看着他问道。

    “第一波用被动激活防御符挡,然后疯狂往自己身上拍防御符、力量符、速度符和敏捷符以及耐力符还有……”

    孙瑞:“……”

    臭小子知道你会的符多!

    他奶奶个腿儿的!

    “你别说那么多废话,就说拍了那么多符之后,你要干嘛吧?”孙瑞瞪了他一眼说道。

    “跑啊。”白牧野挠挠头:“都被人给围了,不跑等死吗?”

    “就你那些符,一张一秒多,你告诉我,你能跑多远?”

    “跑不了多远,是我自己的话,那群枪手应该是奈何不得我,但后面那批人围上来,我冲不出去。”白牧野老老实实地道。

    不行就是不行,除非他精神力封印解开,不然这种场面,他一个人肯定是应付不来的。

    “那不就完了么?记住,不是什么时候,都有一个团队有一群人跟在你身边的。你早晚会遇到这种落单的时候。敌人算计你,也永远不会按照你的逻辑和推断去进行的。就像他们今天做梦都想不到,会有我这样一个人跟在你身边!”

    孙瑞看着白牧野:“你当人家埋伏你之前,没有去查百花城那边咱家的情况?”

    “啊?”白牧野微微一怔。

    “啊个屁!就在他们发动之前不久,那位王副城主,又带着大量礼物登门拜访!嘿嘿,是老子……的替身,亲自接待的他。你恒叔还破格见了他呢。”

    孙瑞说着,冲白牧野挑了挑眉毛:“现在明白了吧?敌人永远比你想的要狡猾!这次是你运气好!下次想要搞事情,一定要想的更全面一点!”

    “嗯嗯,叔您教育得是,下次搞事情,我肯定想的更周到一些。我还是年轻啊……还需要继续学习。”

    白牧野一脸谦逊,很认真的保证。

    “不错,咱们继续?”孙瑞看着白牧野似乎恢复了一些,脸上露出笑容。

    “还……还继续?”白牧野硬着头皮点点头:“行,那就……继续!”

    于是,孙瑞继续“不紧不慢”,白牧野继续咬牙切齿在后面一路狂奔。

    等快到孙瑞指定地点的时候,孙瑞让白牧野停在这里。

    “把状态补充到最好,好好休息一下。”

    孙瑞停下脚步,对白牧野说道。

    白牧野立即往自己身上拍符,精神力补充、灵力补充。

    一顿操作之后,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恢复如初,身体中的力量也再次变得充盈。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白牧野感觉自己的灵力好像也有所增长似的。

    “对了叔,您在庄园那里的时候,面对那群枪手打出来的子弹,您施展的能力,是宗师才能修炼的场域吗?”

    白牧野觉得那种能力非常炫酷,跟高级符篆师的精神力场域非常接近。

    “不错,你还挺有见识。”孙瑞夸奖了一句。

    “那种也不是所有宗师都会吧?”白牧野又问道。

    “对呀,你想到什么了?”孙瑞看了白牧野一眼。

    “嗯,之前那个王二麻子就不会,如果他会的话……”

    白牧野没说完,被孙瑞打断:“如果他会的话,那天倒霉的人就是你了!就算我能赶过去,你也会有很大的危险!当时不跟你说,是怕吓到你,现在你明白了吗?”

    孙瑞说着,轻轻叹了口气:“你这孩子不安分,我是既感到开心,又为你担心。不安分的孩子,才能真正成长起来,可太过不安分,也容易迷失了自己。”

    “嗯,叔,您说得对,以后我一定老老实实在学校上学,正常打比赛,不会再轻易干这些冒险的事情了。”

    孙瑞点点头,一脸欣慰的道:“这样最好!但男人,该有血性的时候,也不能怂。永远藏在象牙塔里面,永远成不了真正的战士。”

    说话间,孙瑞看了一眼身后那个方向。

    白牧野问道:“您看什么呢叔?咱车呢?”

    “车?没有车。”孙瑞呵呵一笑:“追兵倒是有一个。”

    “啊?”白牧野目瞪口呆地看着孙恒,心说您带着我狂奔三百公里,差点没累死我,目的就是把那个追兵给引到这个地方不成?

    “出来吧。”孙恒淡淡说道。

    这时候,不远处的空气中忽然一阵扭曲。

    接着,一个穿着白色斗篷的身影仿佛凭空出现,从那地方走出来。

    白牧野看得目瞪口呆。

    一颗心都有些发冷。

    这是局中局吗?

    难道是夏侯明?还不死心?想要干掉我?

    不应该是这样!

    白牧野没说话,只是冷静的盯着出现那人在看。

    随后,就听那人冷冷说道:“你是孙恒?还是孙瑞?”

    “呵呵,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来了,就走不了。”孙瑞淡淡说道。

    “口气不小,如果你是孙恒,那么今天我的确难以走脱,不过孙恒那种人物,想必不会这样藏头露尾。而且,他想要指使孙恒,恐怕也是不够格。这小子刚才跟你叫叔,所以我猜,你应该是孙瑞!一个实力强大的宗师级高手。用来保护这小子,也是足够了。”

    “你们已经很狡猾了,居然偷偷潜入丽明城。可你怕是做梦也想不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还有我在等着你们!”

    孙瑞有些怜悯的看着这个白袍人,说道:“你是不是傻?我要是没发现你,为什么会带你来这里?”

    “你不是在这里藏的车?”白袍人语气中带着几分得意,嘲弄地道:“你们刚刚的对话,我都听见了!”

    “哈哈哈,你个傻缺,谁告诉你我在这里藏着车的?就算我只是一个宗师,我需要在这里藏着一辆车?你真是天真呢!”

    孙瑞冷笑道:“傻娘们!”

    啥?

    娘们?

    这是女人?

    刚刚的声音听起来虽然有点尖锐,但很难听出这是一个女人。

    白牧野一脸呆滞,他瞬间想到了一个人!

    赵璐!

    但转念又一想,不能吧?

    杀自己这样一个少年,需要赵璐这种飞仙星三十六长老之一身份的人亲自动手?

    她是疯了?还是暗中得到过齐王的授意?

    发现影响到他们组织的人是自己之后,就想要亲自动手?

    别说,这种可能性,还真的不小!

    白牧野心中又惊又怒,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以后还有安宁日了吗?

    “等等……”他开口叫住了孙瑞,随后看着对面的白袍人:“你是赵璐?”

    那白袍人身子微微一僵,旋即否认道:“什么赵璐?不认识!”

    “别跟我装,来,给你看点东西。”白牧野一挥手,一道光幕直接打在赵璐眼前。

    那上密密麻麻,全都是关于赵璐的种种信息。

    其中一些,一旦传出去,她在组织中将无法容身!

    甚至还有一些代号,一些只有她能看得懂的代号,那代号……暗指齐王!

    赵璐整个人都惊呆了,她忠于齐王不假,但她是个特别贪婪的人!

    同样有太多背着齐王做的事情。

    一旦这些秘密曝光,那么就算她再怎么忠于齐王,齐王也不会放过她。

    她浑身冰冷的站在那。

    一旁的孙瑞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心中暗骂:臭小子到底还有多少事情在瞒着我?

    看来他早就把这个组织的底细给弄得清清楚楚了啊!

    小小年纪,心思便如此缜密!

    是个人物!

    对白牧野的这种做法,孙瑞一点都不在意。

    谁的心里还不装着点秘密呢?

    他跟将军早就知道这小子不简单,来头应该极大!

    要是小白单纯得跟一张白纸似的,那他才会觉得失望。

    其实这也是他真的太喜欢小白的缘故。

    不管小白对他隐藏了什么,但有一点孙瑞是非常清楚的——这孩子人品绝对没问题!

    这就够了。

    “赵璐,是你自己想来杀我,然后跟你主子邀功?还是你主子授意你这么做的?”白牧野冷冷问道。

    “我……”

    赵璐真的傻眼了。

    她也算是个真正身经百战的强者,一身实力已经无限接近大宗师水准。

    曾经在齐王身边待过很长一段时间,被派到这边,一方面是白岳城缺人;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让她监控白牧野。

    她是知道一些关于白牧野的事情的,但知道的并不是特别详细。

    只知道王爷一直想要弄死这个小畜生!

    齐王派她前来这里,只说了让她监控这小子的动向,一旦有什么异常举动,就随时向他本人汇报!

    同时,也曾给过她另一条命令,如果有特别合适的机会,那就直接弄死他!

    不然她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这样直接对白牧野下手的。

    所以当她听说有人毁了组织在百花城生意的时候,一开始并没有太过在意这件事。

    一座三级小城,上百亿的损失,对整个组织来说,没什么大不了。

    可当她看见下面报上来的信息,看见白牧野那三个字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激动了!

    这不就是王爷让她监控的那个人吗?

    然后她立即下令,命令夏侯明无论如何,也要干掉这个人!

    一盘棋局展开,那小子成功上套。

    可夏侯明却在这种关键时刻,鸡贼的带着老婆孩子去紫云!

    想要撇清责任?

    没有担当的东西,回头一定换掉你!

    赵璐当时还很庆幸,心说幸亏自己来了。

    这次就是干掉这小子的最好机会!

    可现在,她有种浑身冰冷的感觉,这小子……怎么可能知道她们的组织?

    怎么可能知道这个组织背后的人……是齐王?

    手里面竟然还握着大量关于她的秘密!

    这些秘密一旦公开,她就死定了!

    天呐!

    这到底是个什么妖孽?

    到了现在这种时候,再去说什么后悔之类的话,已经来不及了。

    事已至此。

    “回答我!”白牧野冷冷看着她呵斥道。

    “是,是我自己……”赵璐怎么敢把齐王给供出来?

    她不傻!

    她太清楚这小子手中掌握的秘密,一旦公之于众,齐王那边会有什么下场,她又会有什么下场。

    所以,不管怎样,先把这件事扛在自己身上再说。

    至于接下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拼命吧!

    先杀了这小畜生,再杀了孙瑞这宗师!

    一了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