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坑杀宗师

    呼!

    白牧野长出一口气,看了一眼几个人,伸手召唤出一道光幕,在那上写到:“抱歉,忘了给你们更新保命符了……”

    “擦,有就不错了!要没有它,大家刚刚就挂了!”单谷也在光幕上写着。

    他身上的被动激活防御符并没有被激活,但其他几人的情况他是看在眼中的。

    李敏有些茫然,写了一句:“什么保命符?”

    白牧野苦笑着看了一眼李敏,写到:“我自己都快忘了这件事,回头制作新的,你也有份!”

    “走!”刘志远看了一眼身后,虽然看不到人,但大家都知道,对方不会放过他们。

    一群人迅速冲向第五层的通道,下来之后,刘志远看了一眼白牧野。

    白牧野点点头:“第六层!”

    第五层空间跟第四层差不多,同样也是大量宫殿组成,想要跑到第六层,没有个大半天时间也不可能完成。

    而且这里会有什么样的地下生灵也没人知道。

    但这种时候也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目前逃命是最要紧的事情。

    “如果咱们能活下来,这次的这场战斗,将是我们最好的一次历练。”

    姬彩衣已经不用单谷背着了,她的脸上,并没有任何冲动和暴躁,语气也十分平静。

    “放心,咱们都不会死!”白牧野说道。

    “我们暴露出的不足太多了!”刘志远一边跑,一边说道。

    这时候司音在他背上轻声道:“志远哥,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能跑。”

    “行吗?”刘志远问道。

    “嗯,行,已经没事了呢!”司音柔柔地笑着,要刘志远把她放下来。

    然后一脸郑重地把那小木箱交给白牧野。

    白牧野接过来之后,看了一眼,直接就给打开了。

    里面青光闪烁!

    又是一颗!

    而且这颗青色珠子明显色泽更加圆润鲜亮。

    估计是没有被激活的缘故,里面的灵力怕是比他们第一次得到的那颗要高出不少。

    两颗下品灵珠,也难怪对方说什么都要弄死他们了。

    但这一次,几个人都只是眼睛一亮,谁都没有再多说什么。

    他们也感觉到了,对方应该能够锁定他们。

    大家逃跑的过程中也都草草的检查过,可惜什么都没能检查出来。

    所以大家真正交流的时候,都是通过光幕上的文字来完成的。

    白牧野将两颗珠子交给姬彩衣,冲着她的指环示意了一下。

    姬彩衣没有推却,这东西放在她这里,的确是最安全的。

    几个人沉默的,开始在第五层里面兜圈子。

    去个毛线的第六层!

    先不说第六层有多少可怕的地下生灵,他们这一路上,始终觉得对方是能听见他们说话的。

    不然没道理在已经擦肩而过的情况下,又返回头来找他们。

    受伤的几个人,都没什么时间恢复,但好在他们的伤势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重。

    可以说,还是小白的被动激活防御符立了头功!

    但白牧野心里面还是有些自责,如果他出发之前能及时给大家更新这保命符的话,说不定损失还能更小点,甚至有机会干掉对方一个宗师呢!

    但这就是现实!

    现实没有如果。

    只有一次次吃亏之后的血泪教训。

    然后记得下次千万不要再犯相同的错误!

    几个人在第五层胡乱兜着圈子,单谷通过自己的超强感应能力,避开那些危险区域,然后众人贴着边悄悄过去。

    这样一来,如果后面那群追兵没有这个本事的话,就很可能跟那些可怕的地下生灵遇到。

    事实也是如此。

    “操!”

    “妈的!”

    “怎么回事?”

    “他们不是说去第六层了吗?难道手里面没有地图了?”

    几个年轻人骂骂咧咧的,一脸愤怒。

    他们被小白一群人带着在第五层兜圈子,已经接连遇到好几波强大的地下生物了。

    明明是对方走过的地方,他们一走,就很容易遇到危险。

    “那几个小家伙当中,肯定有人擅长感知危险区域。”那个瞎了一只眼,受伤严重的宗师咬牙道:“咱们追踪的路线,并不是百分之百按照他们逃走的路线来的,咱们有些时候抄近道,反倒中了他们的计。所以,一定要严格按照他们的逃走路线走,这样我们就不会遇到那些地下生物耽误时间!”

    经过他提醒之后,这群人严格按照小白他们的逃亡路线走。还别说,真的没有再遇到那些危险的地下生物。

    这样一来,他们的速度自然加快了不少。

    可惜对方那群少年的速度也一点都不慢,始终跟他们保持着一段距离,想要一下子追上,也非常困难。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要不我们兵分两路吧。”那个伤势不算太重的场域宗师说道:“把追踪器共享一下,我们兵分两路,想办法在地图上夹击他们!”

    瞎了一只眼的宗师沉吟了一下,便咬牙道:“好,就这么说定了!我带三个人,你带两个,只要见到,什么都不要说,直接杀!杀了他们,东西自然都是我们的!”

    “好!”伤势不算太严重的宗师点点头。

    随后,这七个人兵分两路,其中一路是瞎了一只眼的宗师,他带着三个人,按照小白他们的逃亡路线追踪;另一路,则根据小白他们的位置,想办法从侧面发起攻击!

    至少一颗下品灵珠,足够成为他们拼命的理由。

    更别说瞎了一只眼的宗师对白牧野这群人无比痛恨,他的心中,报仇的执念要更深一些。

    小白这群人逃得很辛苦。

    虽然可以避开那些明显危险的区域,但第五层的地下生物数量极多,一不小心就会遇到。

    一旦不能快速逃离,便只能停下来战斗。

    时间又过去几个小时,白牧野的耳机当中,突然传来一道懒洋洋地声音:“这一觉睡得好舒服呀!又香又甜又美!”

    大漂亮醒了?

    “咦?你们身上怎么被人下了追踪器?等一下……有人在追踪你们,还是分成两路想要包抄你们!”

    大漂亮的反应太快了,估摸着是醒过来的一瞬间,便下意识的扫描了白牧野,随后又扫描了其他人。

    追踪器?

    白牧野皱起眉,他到现在都没能想到对方到底是什么时候出手的。

    “纳米追踪器,这破玩意儿,我来跟他们玩玩。”

    大漂亮说着,停顿了大约一秒钟,说道:“好了,锁定他们了,同时也修改了一下他们的追踪器程序,现在咱们想让他们看见什么,他们就只能看见什么。”

    “他们可以监听。”白牧野唤醒个人智脑,在上面输入文字。

    几个人全都停下来,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白牧野。

    “听不到了。”大漂亮自信满满。

    呼!

    白牧野终于长出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几个小伙伴,然后说道:“没事了。”

    没事了?

    这是什么情况?

    大家依然不敢说话。

    姬彩衣挥出一道光幕,在上面画了个问号。

    “我的人工智能醒了,破解了他们留在我们身上的纳米追踪器,同时修改了咱们在他们那边的位置,也屏蔽了他们对我们的监听。”

    几个人一脸呆滞。

    单谷:“大家都有人工智能,为何你的就那么优秀?”

    “因为我长得好看。”白牧野点点头,一点都没否认。

    大漂亮岂止是优秀两个字可以形容的?

    她能直接秀到天际!

    “你确定吗?”刘志远在光幕上写到。

    白牧野点点头:“确定。”

    “哎卧槽,可特么憋死我了!”单谷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后看着白牧野道:“哥,还是你厉害!真的,原来你不仅擅长符篆术、药剂师、法阵学、上古研究学……居然还是个顶级大黑客!”

    没人能想到有大漂亮这种超越认知的存在。

    “网络上的事情……你也擅长?”李敏有些呆萌地看着白牧野。

    她突然发现,她越来越看不懂小白了。

    这件事不太好解释,白牧野只能点点头:“还行,主要是我的人工智能比较给力。”

    没人信他的鬼话,当谁身上没有么?

    白牧野看着众人,将对方兵分两路的定位发到光幕上。

    大家看着两个小光点,不断接近着他们这里。

    其中一路,就是跟着他们之前行进的路线在推进,速度非常快!

    另一路,则是绕了个圈子,但目标同样直指他们这里。

    如果不是大漂亮醒过来了,及时改变了这种被追杀的状态,一旦被那两伙人围上,后果不堪设想啊!

    “智脑,分别给他们两个不同的定位结果。”白牧野装模作样地吩咐一声。

    随后看着刘志远等人道:“要不要伏击他们一波?”

    “伏击两个宗师?”刘志远皱眉。

    “不是两个,是一个。”白牧野道:“他们兵分两路,不太可能是两个宗师聚在一起的。”

    “对,他们不知道我们破了他们的定位!”李敏说道。

    “宗师也不是不死之身,其中一个还被单谷射瞎了眼,受了重伤,我不觉得伏击他们有什么大不了的。”姬彩衣在一旁说道。

    “对,设好埋伏,坑他们一道!”单谷也在一旁咬牙切齿。

    这是真正的敌人!

    你不弄死他们,他们也要弄死你那种的敌人。

    一群人想起第一次遭遇的那群人,又想起进来时候,那个中校对他们的提醒。

    “好!”

    白牧野说道:“咱们先离开这,找个合适的地方。”

    说着,众人再次出发,在第五层的地宫里面,找到了一栋巨大宫殿。

    一群人进来之后,迅速来到大殿的尽头处。

    白牧野则在地面上扔了不少张符。

    爆裂法阵!

    随后,他将这些法阵符,都用一些大殿里面的东西盖了起来。

    给人一种这座大殿被人翻的乱七八糟地感觉。

    接着,单谷找好了角度,埋伏起来。

    其他人则聚集在大殿深处。

    姬彩衣将第一个得到的灵珠拿出来。

    一个简单的陷阱,就这样形成了。

    白牧野从身上取出一沓精神力补充符,交给李敏:“待会儿你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疯狂地往我身上砸精神力补充符,千万不要中断。”

    “好的,放心吧。”李敏紧张的脸上,闪过一丝兴奋。

    这是真正的战斗!

    白牧野让大漂亮把对方另一队人马引的更远一点,让他们自己兜圈子玩去。

    他现在只想坑杀这一队人。

    一只眼睛被射瞎的宗师经过大量丹药的调理,已经恢复了接近一半的实力。

    虽说如今医疗手段极为发达,他回头可以换一只昂贵的电子眼,其精密程度甚至超越真实人眼,功能也会更多。

    但他堂堂一位宗师,竟被一群少年给坑成这样,内心深处那种愤怒简直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他现在甚至不怎么在乎能不能得到那颗下品灵珠,只想着将对方每一个人都撕成碎片!

    愤怒会使人丧失冷静,甚至会失去理智。

    但这位瞎了一只眼的宗师认为自己现在特别冷静,前所未有的冷静。

    按照地图上的指引,他带着两男一女,终于追上了对方。

    看着不远处的那座宫殿,他剩下的一只独眼里面,露出仇恨光芒。

    这时候,身边那年轻漂亮地女子说道:“李宗师,你说这会不会是他们设下的陷阱?”

    “陷阱?”瞎了一只眼的李宗师微微皱眉。

    “对方应该察觉到身上被我们下了监听设备,所以他们这一路上,对话越来越少。说下第六层,却带着我们在第五层兜圈子。那么,他们有没有可能已经知道,他们不仅被我们监听,还被我们定位了?”

    漂亮女子目光冷冽地看着不远处那座宫殿,淡淡说道:“如果他们猜到这个,然后找一个地方,布置好陷阱,在那里等着我们,该怎么办?”

    “他们疯了吗?他们又看不到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安排,吃了熊心豹子胆吗?敢布置陷阱等两位宗师五个高级灵战士上套?”

    那气质高贵的年轻男子冷笑道:“一群小崽子,能逃命就不错了!要我说,他们现在这里,只有两个可能。第一,他们跑不动了!终究是一群等级很低的垃圾,能跑这么久,已经很了不起了。所以想要找个地方藏起来,认为我们找不到他们。”

    年轻人看了一眼李宗师:“第二个可能,就是他们有特殊的寻宝技巧,这地方……可能还有宝物!贪婪之心导致他们冒险停留在这里。”

    想到对方之前说的下品灵珠,加上后来那个小箱子……瞎了一只眼的李宗师微微点头:“这种可能,也是存在的。”

    那气质高贵的年轻人看了一眼年轻漂亮的女子,说道:“要不这样,我去探探路。”

    “注意安全。”年轻漂亮的女子看似关切地说道。

    气质高贵年轻男子心下忍不住骂了一句:真特么婊!心真黑!

    如果他只是随口一说,现在被她这么拿话一堵,也就没了退路。好在他是认真的,不是在放嘴炮。

    看了李宗师一眼,瞎了一只眼的李宗师冲他点点头,气质高贵的年轻男子朝着那座大殿缓缓走去。

    他也十分警惕,步履轻盈,身手矫健,来到大殿门口,并没有着急进去,而是顺着缝隙往里面瞧。

    随后他便愣住了,眼中瞬间露出贪婪之色!

    那群人手中竟然真的有一颗青色的珠子!

    哪怕隔着很远,他依然能从那珠子上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息——当然这是他自己脑补出来的。

    灵珠这东西,看着其实就像一颗普通的珠子。

    但架不住关于它的种种传说,实在是太多了,这种上古时代的修炼宝物,已经被神化了!

    年轻人眼看着那群人就在大殿尽头,挨个传着这颗珠子,每一个人都不发出任何声音,但脸上那喜色是骗不了人的!

    妈的,果然得到了灵珠啊!

    就是不清楚,这到底是第几颗?

    看样子……应该不是第一颗了啊!

    因为他在这里看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另外三人都有点奇怪。

    这时候,就见年轻人背对着他们,伸手比划了一个“二”。

    两颗灵珠?

    还是第二颗灵珠?

    在场这几个人,哪怕是瞎了一只眼的李宗师,瞬息间,心头全都一片火热!

    刷!

    李宗师瞬间飘到年轻人身旁,轻轻推开他,往里面看去。

    这时候,他看见姬彩衣正准备把那颗青色灵珠收起来。

    灵珠在她手上瞬间就消失了!

    剩下一只独眼的李宗师看得清清楚楚,姬彩衣那白生生的手指上,带着一枚指环!

    还有储物戒指?

    这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

    今天合该我老孙发财!

    如果是我一个人干掉了这群小崽子,回头我的功劳也是最大!

    灵珠大家平分,储物戒指我一个人拿了,别人总不会有意见吧?

    心里想着,独眼李宗师迫不及待地冲开宫殿大门,往里面冲了几步,想到什么,干脆利落地抬手一拳,宛若隔山打牛,一股磅礴力量,瞬间轰向那边一群稚嫩少年!

    小崽子们,都给老子去死吧!

    就在这刹那间,原本站在那里的几个少年全都拼了命的往旁边一滚。

    独眼李宗师脚下一连串熟悉的爆响,轰然而起!

    真的是太他妈熟悉了!

    就在不久前,他刚刚吃过一次这种亏。

    不过那一次,是白牧野仓促间扔出来的法阵符。

    而这一次,却是精心准备之后的法阵!

    独眼李宗师整个人都懵了片刻,当场就被炸得大口喷血。

    我日啊!

    这群小畜生怎么这么歹毒?

    嗖嗖嗖……!

    一脸六支箭,在另一个角度疯狂射过来。

    “啊啊啊啊啊!!!”

    独眼李宗师忍不住仰天长啸。

    恨欲狂!

    这群小畜生!

    这他妈的,真的是陷阱!

    怎么可能还有陷阱?

    这他妈是一群妖精变得吗?

    啪啪啪!

    接连三张符篆在他身上炸开。

    上品控制符,让他的咆哮声戛然而止。

    两张剑符,化成两把大剑,一左一右,狠狠刺进李宗师胸膛。

    哪怕你心脏长在右面,你也逃不掉!

    与此同时,单谷那六支箭,其中两支,射在李宗师的眼睛上……好惨,本来就瞎了一只眼的眼眶又被蹂躏一次。

    一支箭穿进口中。

    一支箭钉在眉心。

    还有两支箭,却是射向紧跟着李宗师进来那一男一女!

    至于最初那个过来偷窥的气质高贵年轻人,反倒在事发的一瞬间,嗖的一下退到了后面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的瞬息之间,那一男一女的反应也是极快,拼命闪躲,往后退去!

    嗖!

    单谷一支箭钉在那男子肩头,深深的扎进去。

    另一支箭,则是擦着那女子的脸颊飞过,将那女子白嫩的脸蛋刮出一道深深血痕。

    而那位李宗师,当场就死了!

    身子还被爆裂法阵给炸得乱七八糟,当真惨不忍睹。

    堂堂宗师境界的灵战士,哪怕没有场域,也算是一代高手。

    做梦都想不到会死的如此窝囊。

    刘志远和姬彩衣跟白牧野等人一窝蜂的冲出来。

    还剩下三个呢!

    但那三个人却像是疯了一样,掉头就跑!

    连宗师都死了,这群少年太恐怖了!

    -------------

    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