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落入次元空间

    这些人对符篆的品类几乎一无所知,除非打出去之后看效果,否则只看符篆本身,多看两眼都会觉得迷糊。

    但他们也还是收起了这些符篆,并按照白牧野的要求,贴身带好。

    随后,白牧野又给了其他人一人一张。

    这东西没必要给那么多,只要带在身上,一旦激活便是瞬间全部激活。

    就连他现在都是现用现画。

    随后一群人朝着第五层的入口处走去。

    在路上,彭宗师跟孔宗师再次指点起几个灵战士来。

    经过大战寒冰巨鳄这场战斗之后,每个人的战斗技巧,或多或少再次有所提升。

    用孔宗师的话说就是,理论结合实践,永远是最好的提升方式。

    司音多少有些心不在焉,并非对两位老教授的不尊重,而是觉得自己出来这一趟,除了一不小心欧皇了一回,捡了一枚玉简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建树。

    这让她心里很失落,来之前,她就曾无数次在心里面给自己加油鼓劲,给自己打气——

    不要拖伙伴们的后腿,不要成为那个累赘。

    但事实证明,真到了关键时刻,她依然难堪大用!

    她比谁都想改变这种情况,可问题是……想是一回事,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真的太难了!

    比不让她吃零食难多了!

    司小音,你终究还是不行。队长已经说了,他要渐渐转型到分析师和教练角色上去,可你真能昂首挺胸地站在擂台上面对那些对手吗?

    你还是怕虫子,还是怕疼,还是怕见血,还是胆小如鼠……不,连老鼠都不如,这里面的大老鼠都比你凶得多!

    司音慢悠悠的走在后面,脑子里走神,精致的小脸上写满了失落。

    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呀?

    司音轻轻叹了口气。

    姬彩衣有些担忧的回头瞥了一眼落在最后面的司音,轻轻叹了口气,没有上前去劝说什么。

    小女孩子也是要自尊的,这种时候对她说什么,未必能起到想象中的作用。

    司音的状态,其他人也全都看在眼里,但大家都没有去说什么。

    她现在需要自己去思考一些问题,无论是安慰还是训斥,对目前这种状态的司音,都是没有多大意义的。

    一群人的行进速度很快,跟普通人高速奔跑的速度差不多。

    这样一来,心不在焉的司音落后的距离稍微远了一点。

    大家也都没在意,在第六层这种到处是废墟的平原上,有什么东西都是一目了然,一眼能看出去老远。

    几乎不存在什么看不见的危险。

    可意外这东西之所以叫意外,是因为它往往来得很突然,不会给人丝毫的准备时间。

    司音一边情绪低落的跟在后面,一边还在心里面纠结着,努力思考着要如何才能改变自己这种怂怂的状态。

    她不想成为司小怂!

    霍地!

    一道空间裂缝,骤然出现在她面前。

    毫无防备的司音几乎是一头扎进去,瞬间消失了身影!

    前面的一群人几乎在这一瞬间,全部转回身来。

    “司音!”姬彩衣大叫一声,将速度发挥到极致,冲过来,但却没能抓住司音一片衣角!

    眼看着司音消失在那道空间裂缝当中,姬彩衣毫不犹豫便跟了进去。

    接着是白牧野、单谷和刘志远!

    走在前面的彭宗师跟孔宗师连阻止都没来得及。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了!

    李敏稍微犹豫了一下,一咬牙,就要往里面冲,却被身边的冷铁一把拉住。

    “你们在这等着,我们两个过去!”

    彭宗师跟孔宗师面色无比严峻。

    地下遗迹这种地方出现了次元空间,用膝盖想都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

    可就在他们两个想要进去的时候,那道裂缝却一下子关闭了!

    虚空中,什么都没有。

    五个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操!”脾气急躁的冷铁在次元空间裂缝消失的瞬间已经冲到近前了,差之毫厘,他没能进去。

    几个人全都愣在那里。

    包括孔宗师跟彭宗师这两位老教授。

    这种情况,就连他们也从来没有遇到过啊!

    太诡异了!

    感觉这次元空间就是冲着那几个孩子来的一样!

    “怎么办啊彭老师,孔老师,怎么办啊?”李敏急得都快哭了。

    她有些恨自己为什么要犹豫那么一瞬间?如果没有犹豫那一下,她也就跟着进去了。

    他们会不会有危险?他们会不会怪我?

    后者李敏并不是特别担心,自己这群同学接触越久越是能感觉到他们的善良和美好。

    但前者却是让她无比揪心。

    大家都是一起出来的,眼看着就要过年了,要是他们再也回不来……天呐!

    李敏终于没忍住,哭了出来。

    “别哭,他们未必有危险。”孙飞在一旁安慰了一句。

    但说实话,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没底气。

    他不是个单纯的孩子,身为飞仙大学的讲师,实际经验且不说,理论知识是一点都不缺。

    但凡是这种突如其来出现的次元空间,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在神族生灵的刻意操纵之下;另一种是这次元空间本身就存在于这个地方,因为一些原因被激活,次元空间的门被开启了。

    如果是后者,那么这些人福祸难料。

    因为没人知道那次元空间究竟有多大,里面到底有什么。

    说不定还能在里面找到价值连城的宝贝呢!

    可如果是前者……那麻烦可就大了!

    但凡有操纵次元空间能力的神族,就没有一个是弱者!

    正常情况下,次元空间几乎不太可能出现在这种大地深处的远古遗迹中。

    所以,但凡一个有经验的人,稍微判断一下就能得出一个八九不离十的结论——

    这次元空间,是被某个神族生灵,刻意操纵的!

    “这里居然有神族混了进来!”彭宗师一脸铁青,心中充满了憋屈和愤怒。

    “不应该啊……”孔宗师相对冷静一些,他皱着眉头:“咱们在这第六层已经这么久了,这里除了那些地下生灵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人踏足。之前跟咱们差不多同时进来的队伍,也几乎没有能够到达第六层的。再说这一片平原,对方完全没有可以藏身之地啊?”

    彭宗师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这种骤然开启又骤然关闭的次元空间,下一次会出现在什么地方,它的门是否还会被开启……根本就是一个未知数,留在这里,没有任何意义。”

    “那门……不会在这个地方再度开启吗?”李敏哭着问道。

    “几乎不会,所以我们留在这里,没意义了。”彭宗师又叹了口气。

    那几个孩子他都特别喜欢,哪怕是志不在灵战士这条路上的刘志远,他也很喜欢。

    都是好孩子,人品都没得挑,天赋也都堪称优秀。

    尤其是白牧野,更是让他跟老孔都喜欢得不得了。

    说什么都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意外。

    “老师,会不会……就是一个偶然出现的次元空间,被谁不小心打开了门?”冷铁在一旁问道。

    虽然清楚这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但人在这种极度茫然的时候,总要做点什么说些什么。

    “理论上来说,次元空间出现在任何地方都算是正常现象。但在这种遗迹里面出现次元空间的案例,这么多年来,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

    孔宗师说道:“所以我觉得,更大的可能,是有神族听说了这个遗迹,想要混进来捡便宜的。在发现了这群孩子的天赋之后,想要顺手毁了他们。”

    李敏在一旁哭得更凶了,抽噎着道:“怎么才能救他们?”

    “我们……只能祝他们好运。”孔宗师一脸苦涩地道。

    是的,只能祝他们好运。

    这绝非冷血无情。

    就算是大宗师在这里,也同样没办法!

    神级强者有没有招大家就不知道了,反正遇上这种情况,也只能说是太倒霉了。

    实际上,这些年来,这样死去的人不知有多少。

    不能说是习惯了,但至少……对彭宗师和孔宗师来说,这种事情也是见怪不怪了。

    只是这一次,让他们深感痛心。

    “走吧,咱们去五层,然后去看看,那些人是否还在那里堵着门,如果还在的话,就顺手把他们解决掉。这也算咱们能为他们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孔宗师叹息着,朝前走去。

    “孔老师……”李敏哭着问道:“那他们,他们如果还能出来的话,会出现在什么地方?”

    孔宗师想了想,道:“也许还在这第六层,也许是外面的什么地方,这个很难说。毕竟这是空间的力量,我们也不是很懂。”

    “那,我可以在这里等他们吗?”李敏低声问道。

    孔宗师转回身来,目光柔和地看着李敏,轻声叹息:“傻孩子,他们不会怪你,别做傻事,跟我们走,带你出去!”

    李敏最终还是被带出去了。

    彭宗师跟孔宗师以及孙飞和冷铁这四人虽然满心遗憾,但面对这种事情,他们束手无策,根本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

    就像孔宗师说的那样,只能祝他们好运。

    ……

    ……

    司音一头扎进了次元空间,等她回过神来的一瞬间,人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接着她便看见其他四个人也跟着冲了进来。

    然后,那道空间裂缝,就一下子消失掉了。

    “天呐……这是什么鬼地方?”姬彩衣打量着四周,喃喃道:“这就是次元空间?”

    这是一个特别荒凉的地方,入眼望去,到处都是纵横的沟壑,他们脚下就是一个数百米的深谷。

    远处还有一座足有数千米高的大山,大山同样光秃秃,一点绿色都看不见。

    这里的天是灰蒙蒙的,并不暗,但压抑得人心头难受。

    “我们不小心掉进了一个次元空间吗?”单谷第一时间取出弓箭,警惕的望向四周。

    就在这时,前方那座数千米的大山上,突然间传来一道冰冷的女子声音:“蝼蚁们,好好享受这场我精心为你们准备的盛宴吧!”

    “怎么是她?”

    几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那一抹震惊。

    这个声音,他们几个都记得!

    正是之前想要坑杀他们那群人当中,曾经勾引过白牧野的那个年轻漂亮女孩。

    就在几个人不明所以的时候,白牧野拉着几人转身就走,低声道:“她是个神族!”

    “什么?”

    “快跑!”白牧野低喝一声,带着众人疯狂朝着远离那座大山的方向跑去。

    “小帅哥,加油哦,快点跑,姐姐我就在这里看着你呢!”

    随着这道声音,众人身后猛然间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

    这片深谷沟壑纵横的大地……陷入了塌陷!

    漫天的烟尘四起,简直遮天蔽日,众人虽然在拼命奔跑,但依然没能跑过这塌陷的速度。

    五个人一起朝着下面的深沟掉落下去。

    这种时候,除非有飞行符,不然一点办法都没有。

    好在他们脚下不是悬崖,所以虽然跟着塌陷一起掉落,但大家也都没有受伤。

    可掉落到下面之后,头顶各种巨石不断向下砸落。

    众人只能再次狼狈而逃。

    在这过程中,那道冰冷的女子声音始终如同跗骨之蛆一样伴随着他们。

    “恐惧吗?嘻嘻,恐惧是一种特别有意思的情绪。有些人在恐惧中能够突破自身的极限,有些人则在恐惧中被下破胆子……小家伙们,你们是哪一种呢?”

    “我们是你爸爸!”白牧野大声道。

    “呦,小小年纪,就想当人家爸爸,真是个有追求的小家伙呢,姐姐好喜欢。”女子冰冷的声音中充满调侃。

    白牧野一边跑,一边问道:“你不是人类吗?怎么会跑到这地方来?”

    “嘻嘻,小弟弟,你不乖哦,你都已经猜到我是神族了,为什么还要问这种废话?你很聪明,是个天才,这种无聊的废话,不应该从你口中问出来呢。”

    白牧野说道:“有本事就当面锣对面鼓地打一架,输了我们认,赢了放我们走!敢吗?”

    “哈哈哈,小老弟儿,这种小伎俩你也好意思用?看来你也没有我想的那么聪明嘛!”

    “聪明不聪明不重要,能活下去才是关键。小姐姐,你要是不敢,就直接承认不敢。这也不丢人。”白牧野笑道。

    这里的塌陷相当严重,好在五人都不是普通人,这地方倒是困不住他们。

    只是那种巨大的危险气息,笼罩在他们每一个人头顶。

    对方的人群当中,竟然混进了一个神族,她选择在这种时候发作,然后将这几人弄进来,目的又是什么?

    难道是那颗下品灵珠惹的祸?

    “我说过,这是一场我精心为你们准备的盛宴,食材呢,就是你们自己。所以你们无需多问,也不要多说什么,静静享受便是。”冰冷的女子声音中充满戏谑。

    白牧野不在说话,只是带着一群小伙伴们拼命往外跑。

    心中觉得十分憋闷,好像这段时间,一直就在跑了!

    先是被这女人的那群同伴追杀,然后又被这女人追杀……不是说隐藏在人类中的神族没多少不说,大部分也都特别低调,不敢轻易现身吗?

    为什么这个如此疯狂?

    就在众人从这疯狂塌陷的地方逃离出来一瞬间,前方突然间出现了数千个小恶魔!

    排列得整齐划一,像是专门在那里等待着他们一样。

    “小恶魔大餐来啦!”那冰冷的女声似乎有点兴奋起来,忍不住咯咯笑着:“一群五级的小恶魔而已,少年勇士们,你们一定可以成功闯过这一关的对吧?姐姐看好你们哦!”

    轰!

    数千个小恶魔就跟疯了一样,潮水般朝着五人蜂拥而至。

    一直沉默着的司音咬着牙,拎着裂天锤,第一个冲了出去!

    这一次,她没有再哭着说都怪她这样的话。

    她知道,无论她遇到多大的危险,身边这几个同伴都不会放弃她。

    这一次,敌人将突破口放在她身上,明摆着就是因为她是这五人当中最好欺负的那个!

    司音的心中,燃烧着愤怒。

    轰!

    一锤子下去,至少有三四个五级小恶魔被她打的骨断筋折,然后砸飞出去。

    刘志远沉声道:“别停留,杀出一条路,杀出去!”

    白牧野的符已经飞了出去,是剑符!

    还有精神力补充符。

    姬彩衣持着两把暗月之刃,面色冰冷,朝着扑上来的小恶魔快速刺去。

    单谷的弓弦震动声不断响起,迅速击杀着那些五级小恶魔。

    一边杀,同时还一边不断回收箭矢。

    不然的话,他身上的箭,很快就会被用光!

    “哎呀,看来小恶魔对你们没办法造成太大的压力呀,这怎么行呢?我加点有意思的东西进来吧。你们加油哦,姐姐看好你们!”

    就在这时,远方传来一阵凶猛的咆哮声。

    八级生灵,龙麟剑齿虎!

    不是一只,是一群!

    “该死的贱人!”姬彩衣身上沾染着大量小恶魔的血液,看着白牧野和刘志远:“在这里,我们一点屏障都没有,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找个能守住的地方!”白牧野看向单谷。

    单谷瞄了一眼四周环境:“跟我来!”

    一群五级小恶魔被龙麟剑齿虎的吼叫声给吓到,疯狂的四处乱跑,暂时也顾不上去攻击这些人。

    单谷在前面带路,朝着几千米外的一座八九百米高的山冲去。

    正对着他们这面,是陡峭悬崖。

    ----------------

    持续万更,继续召唤月票助力小白团队脱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