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爆发的司小音

    山洞里,除了白牧野之外的所有人,全都向外看去。

    一道幽蓝的影子,明灭不定的站在洞口处,手中拎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刀,口中发出的森冷笑声令人感到头皮发麻。

    司音吓得瞬间躲到姬彩衣身后,差点连裂天锤都给扔掉。

    “挡住他。”白牧野一边画符,一边头也不抬的道。

    嗖!

    单谷一箭射向这道幽蓝影子。

    叮!

    一声金铁交加的脆响,单谷这支箭被击飞。

    嗖嗖嗖嗖……!

    单谷的箭又狠又快,转眼间就是七八支箭接连射出。

    叮叮叮叮……!

    一连串金属相撞声音传来,单谷射出去的这些箭全都被击飞。

    他们甚至没有看清楚这道幽蓝影子是如何出手的。

    在单谷出手的瞬间,刘志远猛然间抡起狂龙剑,狠狠斩过去。

    风雷斩发出雷鸣般的轰鸣,劈向这道幽蓝身影。

    虽然之前就已经受伤,但在这一刻,刘志远依然用尽了全力。

    哐!

    一声巨响。

    刘志远身上那枚被动激活防御符爆发出一道强大屏障,同时激活不动如山的效果。

    但这道幽蓝影子力量实在太大了,尽管刘志远没有再次受伤,但也根本没能力再斩出一剑。

    接着,就在被动激活防御符作用消失的一瞬间,那道幽蓝影子再次出手!

    手中锈迹斑斑的刀劈向刘志远头颅!

    就在此时,一直没动的姬彩衣突然动了。

    她手中两把暗月之刃绽放出冰冷光华,刺向这道幽蓝影子的腰部。

    幽蓝影子手中锈刀转向姬彩衣。

    嗡!

    姬彩衣身上的被动激活防御符也被激活。

    刘志远顺势一剑刺出。

    幽蓝影子往后一飘,退了几步。

    那双明灭不定的眼睛盯着山洞里面的几个人,最后转向躲在角落的司音,他的目光定住,然后发出一道极度冰冷的笑声:“嘿嘿,就是这个味道……血脉的力量,真好!”

    说着,这幽蓝影子还伸出舌头,在自己的嘴唇边舔了一圈。

    刘志远感觉身体中血气一阵翻涌,有种想要吐血的感觉。

    对方的实力,远超他们想象。

    刚刚虽然挡住了一波攻击,但说实话,如果身上没有被动激活防御符,山洞已经被攻破了。

    单谷再次射出五支箭!

    他身上的箭已经不多了,不敢浪费,可问题是,就算不浪费,他也没办法射中这幽蓝影子。

    叮叮叮叮叮!

    又是五道金属相撞的声音传来。

    单谷射出去的五支箭再次被击飞!

    但姬彩衣跟刘志远也利用这个机会,再次对幽蓝影子发起了一波攻击。

    小伙伴们相互之间的默契早已经形成一种本能。

    单谷骚扰,他们展开攻击。

    如果对手是跟他们实力差不多,或者只比他们高出一截的话,这种攻击方式,绝对可以让对方应接不暇。

    可这道幽蓝影子,是一个曾经实力无比强大的神族!

    哪怕被困在这地方六千年,他的实力也绝非这几个人能比的!

    “你们都要成为我的粮食。”幽蓝影子说着,他那明灭不定的身形,渐渐开始凝实。

    片刻之后,一个玉树临风的蓝衣青年,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青年相貌几位英俊,剑眉星目,披散着头发,眉心处还生着一直暗红色的竖眼。

    只是这竖眼看上去像是失去了光泽,如同一块黯淡的红宝石。

    嗖!

    一支箭,射向他的眼睛!

    蓝衣青年挥动手中锈刀,狠狠斩向那支箭。

    锵!

    刘志远的风雷斩再次施展出来,疯狂斩向这蓝衣人的一条胳膊。

    姬彩衣施展出幽灵闪现,冲向蓝衣人,再次试图攻击对方的腰腹。

    蓝衣青年眼中露出一抹不屑之色,手中锈刀一挥。

    刘志远狂喷鲜血,跌跌撞撞向后退去,姬彩衣的身影瞬间爆退,但手臂之上,却被划开一道伤口。

    鲜血瞬间流淌出来。

    就在这时,五六张符篆瞬间飞出!

    它们在空中划着弧线,每一张符篆都灵动无比。

    速度也是快到不可思议!

    控制、迟缓、剧毒!

    每一种符篆两张!

    蓝衣青年目光一凝,挥动手中锈刀狠狠斩向这些符篆。

    他的刀快到不可思议!

    在场没有人能看清楚他出刀的轨迹。

    但这蓝衣青年明显是认真了!

    因为他的刀上,竟出现了一层淡淡的白光!

    那白光接触到符篆之后,符篆自行激活。

    被这白光中所蕴含的力量,纷纷搅碎。

    白牧野心中微微一沉,说道:“拦住他,给我点时间!”

    从刚刚开始画符,到他飞出去六张符篆再次逼退蓝衣青年,一直到现在,他始终没有停止画符。

    在这过程中,竟然还在跟这些人交流!

    这不是一心二用,这是一心多用!

    蓝衣青年站在洞外,一双眼中绽放出一抹亮色,喃喃道:“我竟然看走了眼,没发现这里原来还有一只……”

    “拦住他。”白牧野无动于衷,一边画幅,一边从身上取出彭宗师跟孔宗师之前给他的那枚从寒冰巨鳄身上得到的灵珠,毫不犹豫的一口吞下。

    他在赌!

    因为这种灵珠,是纯粹的能量体,没有人敢保证服用它之后,增长的究竟是灵力还是精神力。

    换言之,这种强大生物身上凝结出的宝物,灵战士也能用,符篆师也可以。

    可它并非是灵战士用了就涨灵力,符篆师用了就涨精神力的。

    究竟涨什么,根本没人知道。

    就跟开箱子似的,没有人知道究竟能开出什么东西来。

    贼刺激。

    白牧野在服用这颗珠子的时候,那蓝衣青年微微一怔,随即道:“那寒冰巨鳄竟然被你们给杀了?那是我培养了很多年的小宠物,原本打算留着自己用的!正好,你吞了它的灵珠,我吞了你……很公平!”

    轰!

    蓝衣青年挥动手中绽放着白光的绣刀,再一次冲了上来。

    刘志远已经身负重伤,无力抵挡。

    单谷咬着牙,连珠箭疯狂射出去。

    但没用!

    他的这些箭,根本无法射中这蓝衣青年。

    这时候,姬彩衣突然发出一声大喝,身上爆发出一股雄浑气息。

    关键时刻,她使用了一件用来保命的宝物!

    这东西可以在短时间内,将自身实力提升百分之三十。

    最多能坚持五分钟,五分钟一过,整个会变得十分虚弱。

    但这种时候,根本顾不上那些了。

    锵!

    哐哐哐!

    姬彩衣一个刺客,挡在山洞门口,竟然硬生生跟这蓝衣青年拼了七八招。

    就在她即将不支的瞬间——

    啪!

    一张防御符拍在她身上。

    接着,敏捷、力量、耐力、速度、灵力补充……一共五张符,再次在她身上炸开。

    依然没有停止画符的白牧野微微皱起了眉头。

    然后面无表情的往自己身上拍了两张精神力补充符。

    一只手……接着画!

    他此刻正在画的,是爆裂法阵符。

    “白哥,奶我一下!”单谷在一旁喊道。

    啪!

    一张力量符,拍在单谷身上。

    单谷手中后羿弓几乎被他拉满,然后一支箭狠狠射出!

    嗖!

    当这一声凄厉的破空声响起瞬间,那支箭,已经射到蓝衣青年的面前。

    但却在他眉心处大概五公分处悬停不动了!

    姬彩衣两把暗月之刃,终于刺在这蓝衣青年腰间。

    噗!

    噗!

    刀只刺进去不到一公分。

    随后便像是刺在一面铜墙铁壁之上,无法前进分毫。

    嘭!

    蓝衣青年面无表情的抬起脚,一脚踹在姬彩衣肚子上,将还在跟手中刀较劲,试图刺进他身体的姬彩衣踹飞出去。

    姬彩衣狠狠撞击在洞穴深处的石壁上,身子软软滑落下来,嘴里吐出一口鲜血。

    单谷随后接连射出三十多支箭!

    整个人也如同疯了一样,根本不顾自己是否会拉上手臂,是否会透支。

    这三十多支箭,终于再次将蓝衣青年逼退。

    他不断挥动手中绽放白光的锈刀,身子接连后退。

    但还是有一支箭,插在了他肩头。

    蓝衣青年发出一声闷哼。

    终于,所有箭矢都没了。

    蓝衣青年侧侧脑袋,看了一眼插在肩头这支箭。

    又用手摸了一把腰间那两道正在流血的伤口。

    他的手中,有蓝色血液。

    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露出一抹狰狞。

    “连如此弱小的人类都能伤害到我了吗?还真是……太虚弱了呢!用你们人类的话说就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再次往洞穴这里走过来:“不过,你们人类还说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虎死不倒威……我就算实力不足当年的千百分之一,也不是你们这群弱小的人类能比的!”

    “你们,只能成为我的血……”

    他话没说完,从山洞里面猛然间飞出十几张符篆!

    绕着他,瞬间爆开!

    轰隆隆!

    山洞外面,如同爆发了剧烈地震一般。

    简直地动山摇!

    白牧野的爆裂法阵,终于进入初级中品了!

    威力比之前更胜一筹。

    哪怕这蓝衣青年有着宗师的境界,但在爆裂法阵的攻击之下,依然受了伤。

    一大口蓝色血液从他口中喷出,身上也被炸得破破烂烂。

    之前玉树临风的英俊外表,也变得灰头土脸,看上去特别狼狈。

    嗖嗖嗖!

    三支箭——最后三支箭!

    疯狂的射向这蓝衣青年。

    神族怎么了?

    宗师了不起么?

    单谷的内心深处,爆发出一股从未有过的强烈信念。

    他的精神,也从未有过今天这样专注。

    这三支箭,几乎是他从小到大,迄今以来射出的最有威胁的三支箭!

    蓝衣青年挥动手中绽放白光的绣刀,试图将这三支箭击飞!

    但这三支箭,竟然像是活物一般,速度奇快,又无比灵活。在即将到他面前的瞬间,竟然出现了大角度的方向变化。

    这种攻击,着实令人感到惊艳!

    噗!

    一支箭插在蓝衣青年的大腿上,另一支箭,插在他肩头,还有一支箭,贴着他的脸颊飞过。

    将蓝衣青年的脸,刮出一道深深的血痕,甚至有鲜血渗出来。

    你找死!

    蓝衣青年身子一抖。

    插在他身上的箭瞬间被崩飞。

    他的身上,也绽放出璀璨夺目的蓝色光芒,所有伤势,竟然在这一瞬间全部恢复了!

    这也是神族独有的神通之一,通过燃烧自身的能量,恢复身体的伤势,并在短时间,让自己的状态恢复到最佳。

    恢复了状态的蓝衣青年咆哮着,疯狂冲向山洞这边。

    姬彩衣跟刘志远,都已经无力再战。

    单谷连箭都没了。

    白牧野也停止了画符,正紧闭着双眼,不知在干什么。

    司音两只小手,抓着裂天锤的锤柄,身体都在微微哆嗦着。

    司音,不怕,你能行的!

    现在全靠你了!

    如果你也倒下了,大家就全完了!

    你一定要站出来!

    这种时候,你还在恐惧什么?

    能不能不要抖啊!

    单谷目光凶狠的盯着蓝衣青年,往一旁吐了口吐沫,左手拎着后羿弓,站起身,右手拨了一下灰白的长发。

    然后,义无反顾的朝着洞口走过去。

    司音哆哆嗦嗦站起身,道:“单哥,你,你躲开!”

    单谷压根就没理她。

    这种时候,司音就算有胆量上,又能怎么样?

    她一个只有区区五级的灵战士,能顶什么用?

    还不如他这个六级灵战士挡在前面。

    虽然不清楚小白到底在干什么,但到了这种时候,无论小白在干什么,都不重要了。

    挡住了,就能多活一会,挡不住,现在就死。

    死……?

    说真的,这群小伙伴们,没人想过!

    虽然他们在虚拟世界中曾无数次面对过生死,虽然这次地宫之行,他们也经历过生死。

    但要说距离死亡如此之近,这还是第一次。

    之前哪怕面对那个独眼宗师,也只是无比的危急。

    看着几乎要走进来的蓝衣青年,单谷猛然间抡起手中的后羿弓,朝着对方疯狂抽过去。

    锵!

    一声巨响。

    单谷身上的被动激活防御符被激活了。

    不动如山的效果让他站在原地没动,然后他便看着那把生锈的刀,距离他的眉心只有十几公分!

    被一股无形力量挡住。

    是防御符!

    电光石火间,单谷头一偏,然后再次抡起手中后羿弓,抽向这蓝衣青年。

    被动激活的防御符,时效很短,不足三秒钟。

    整个过程也快到令人难以回过神来。

    当防御符失效的一瞬间,对方的绣刀狠狠砍向单谷的脖子。

    单谷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我真的要死了!

    哐!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猛然间在单谷耳畔响起。

    接着单谷的身体就飞了出去。

    是那把绣刀被司音裂天锤挡住之后,那蓝衣青年飞起来的一脚,将单谷给踢飞的!

    单谷口中喷血,同样撞在洞穴深处的石壁之上,当场就昏死过去。

    “若不是死的不好吃,你们以为自己还能活着?”蓝衣青年看着如同一头奶凶奶凶的小豹子似的司音,笑吟吟地说道。

    司音在冲上来那一瞬间,浑身都在颤抖着。

    但在用裂天锤挡住蓝衣青年砍向单谷那一刀之后,那种致命的紧张和心中的懦弱,像是随着一声巨响,烟消云散一般。

    战斗,似乎不过如此呢?

    司音不知道的是,在她疯狂的一击之后,她看不见的身体内部,无数条血管当中,原本正常速度流动的血液,骤然间加快了速度!

    而且,越来越快!

    在热血的刺激之下,她完全忘记了恐惧为何物。

    看向蓝衣青年就像是看着虚拟世界里面的小恶魔一样!

    她抡起手中的裂天锤,狠狠一锤子砸过去!

    轰隆!

    锤子跟绽放着白光的绣刀撞击在一起,发出剧烈声响。

    让蓝衣青年感到震惊的是,这个境界明显不如其他人的小姑娘,竟然让他有种不好招架的感觉。

    这时候,司音的第二锤又砸了过来。

    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凶到无以复加。

    眼神就像是第一次走出巢穴,盯着猎物的小豹子,虽然奶里奶气,却同样凶猛异常。

    哐!

    哐!

    一声声巨响,就在山洞口这里爆发出来。

    就连原本已经昏厥过去的单谷都给震醒了。

    跟姬彩衣和刘志远一起,目瞪口呆地看着突然间爆发的司音。

    “司音她这是……这是觉醒了?”单谷吃惊问道,都忘记了身上传来的剧痛。

    “是觉醒了……如果这时候她还不觉醒,那她才是真的没希望了。”姬彩衣想要露出一个笑容,但却没办法笑出来,身上的剧痛太强烈了,让她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她努力想要看向白牧野这边,想要看看白牧野怎么样了,都很难做到。

    “小白他……”她问身边刘志远。

    “他好像……想要冲开封印。”刘志远艰难地道。

    白牧野依然静静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手中甚至还握着符篆笔,符篆笔下一张剑符,刚完成一半。

    “好鲜美的血脉力量,就是这个味道,就是这个味道!”蓝衣青年一脸陶醉,无比怀念地道:“太久了……我已经太久没有尝过这个滋味了,真的是……太美好了!你就是我离开这里的那把钥匙!吞噬了你的血脉,我就可以离开这鬼地方,我就可以出去,去吞噬更多你这样的血脉!哈哈哈哈!”

    蓝衣青年狂笑着,他眉心处那枚黯淡的竖眼,在这一刻仿佛都有光芒闪出。

    “你做梦!我不死你就别想进来!”

    司音的声音又软又萌,她很想努力做出一副凶巴巴地样子,但实在是……太可爱了。

    “我不会杀你的,我只会吞了你的血脉,我会给你留一点点血脉做种。然后把你带在身边,我要养着你,每当你的血脉恢复一次,我便可以吞噬一次!毕竟,你这种血脉天才,数量太稀少了。”

    蓝衣青年眉开眼笑地道。

    哐哐哐!

    双方一直在保持着激烈的战斗。

    当司音身体中的血脉彻底燃烧起来之后,尽管整个人说话依然软萌软萌的,但她出手却凶狠无比。

    哪怕她血脉力量觉醒也依然不是这蓝衣青年的对手,哪怕她被震得五脏六腑都在翻腾嘴角都在流血,但她,却是一步也没有后退!

    她的境界,也在不断向上攀升着!

    她从五级,轻而易举突破了桎梏,踏入了六级!

    然后再次突破桎梏,踏入了七级!

    当她疯狂调动身体中那股血脉力量的时候,她的境界,竟然再一次提升——

    突破了七级桎梏,踏入了八级!

    随着血脉力量不断觉醒,司音也变得越来越狂暴,整个人处在失控边缘。

    这是血脉力量觉醒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这也正是宠娃狂魔司音爸一直以来最担心的事情。

    但这时候的司音,战力却是令人感到震撼!

    踏入高级境界之后,她的战力愈发恐怖,竟然能跟有着宗师实力的蓝衣青年打个势均力敌。

    对面的蓝衣青年,脸上那灿烂笑容随着司音的变化而露出震惊之色。

    然后,他一脸狂喜地道:“哈哈,你竟然……是这种血脉?真是想不到哇!在这里居然会遇到......什么叫惊喜?什么叫意外?什么叫惊喜交加?这就是啊!哈哈哈哈,数千年的封困……老子认了!”

    轰!

    一股可怕力量,骤然间自他眉心处那枚如同黯淡红宝石般的竖眼中,汹涌而出!

    如果说一开始他是因为感知到司音血脉中的力量才将她拉入这个次元空间,那么现在,他为自己的这个决定疯狂点赞。

    否极泰来,就在眼前!

    这个漂亮的人类少女,简直就是他最大的福星!

    “小姑娘,给我过来吧!”

    随着蓝衣青年的一声咆哮,几乎刹那间,他眉心爆发出的力量,向着司音汹涌而去,眼看着就要将司音给淹没。

    就在此时,一张符,神出鬼没,霍地出现,PIA地一下,拍在蓝衣青年被划出一道血痕的脸上。

    然后——

    炸开。

    ------------

    司小怂终于不怂了,但是月票的菊花好像也要被爆了,大家是不是鼓励一下司小怂顺便保护一下咱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