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本命影分身

    “我去,那是个什么鬼?”单谷瞬间警觉起来,一脸惊讶的看着那边。

    之前跟彭宗师和孔宗师等人在这第六层待了那么多天,也没见过这种景象啊。

    “那好像是……一辆古老的……战车?”

    白牧野如今精神力强大,目力极佳,看着那道烟尘,皱紧眉头,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种已经荒废了无尽岁月的地下遗迹里面,怎么会有这玩意儿?

    拉着那辆古战车的,是两匹黑色大马,矫健而雄壮,足有两米多高,在第六层的这片废墟上疾驰,如履平地一般。

    战车同样也是黑色,看上去似乎还很新,闪烁着金属的光泽,车上坐着一道身着蓝衣的人,任由战车疾驰狂奔,稳稳坐在那里,一双眼绽放着冰冷光芒,直视着白牧野他们这个方向。

    “那个人……他的长相……”单谷一脸惊讶,“这不是那个神族吗?他还没死?”

    白牧野也已经看清楚战车上那人的长相,眉头紧锁。

    心说这难道是那个幻影族的又一个影分身?

    真是难缠啊!

    十几张符,瞬间出现在白牧野身体四周,像是一群围着鲜花的蝴蝶,绕着白牧野翩翩起舞。

    就算是那神族,又能怎样?

    打死就是!

    对神族,白牧野没有半分同情怜悯之意。

    司音心中多少有点小紧张,但经过那一次的战斗之后,她终于突破了一部分心理障碍,再次面对这种战斗场面,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充满恐惧了!

    现在这个团队当中,除了小白哥就属她最强。

    所以,不管怎样,都不能再像过去那样躲在彩衣身后,当一个小透明。

    她不要做司小怂!

    随着身体中的血液开始沸腾,司音握着裂天锤的手,也渐渐变得稳定起来。

    她的眼神,也从有些虚,一点点……凝实。

    单谷弯弓搭箭,冷冷注视着那辆越来越近的古战车。

    姬彩衣站在刘志远身旁,手中两把暗月之刃紧紧握着。

    刘志远半个身子挡在姬彩衣身前,拎着出鞘的狂龙剑,一双眼中,也充满战意。

    那战车在距离几个人还有一千多米的地方开始减速,巨大的惯性推动着它继续前进,直到距离几个人还有几十米的地方,彻底停住。

    两匹黑色大马稀溜溜打了两个鼻响,四只萌萌的大眼睛盯着白牧野几个人。

    霍地!

    这两匹大马一张嘴,各自喷出一道火焰。

    绕着白牧野身体翩翩起舞的几张符篆瞬间打在几个伙伴和他自己身上。

    宗师级中品的主动防御符瞬间激活。

    这一次,可不是按照秒来计算!

    轰!

    那火焰在几个人身前一米多的地方,被防御符爆发出的力量给挡住。

    咔嚓!

    一张狂雷符瞬间劈向战车上那蓝衣人!

    那人的模样,跟之前被他们干掉的神族生灵一模一样。

    但他的眼神却无比冷漠,看不出半点情绪。

    面对狂雷符,他依然岿然不动。

    嗡!

    战车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一道防御,瞬间撑开。

    狂雷符化作的雷霆劈在那防御之上,直接劈开一道巨大的口子,继续向下,劈向那蓝衣人。

    蓝衣人古井不波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惊愕之色。

    看得单谷心中无比舒爽,让你装逼!

    蓝衣人喉咙里发出一道极为沧桑的声音。

    “定!”

    那道闪电,竟然直接停在他的头顶三寸处。

    光芒闪烁,却无法寸进!

    单谷眼睛瞪大,这特么是什么神通?

    白牧野面色不变,再次激活两张狂雷符!

    这种符篆,他手头也没几张,必须得省着点用。

    那两匹黑色大马再一次喷出火焰,四只眼睛依然还是那么萌,但下手,应该说下口……却黑的很。

    隔着防御,几人都能感受到那股炽热滚烫的热浪。

    咔嚓!

    咔嚓!

    两张狂雷符被激活之后,狠狠劈向战车上那蓝色身影。

    这一次,那蓝色身影终于动了!

    他腾空而起,朝着白牧野这边直接扑了过来。

    带着一股强大无匹的气场!

    这人的实力,绝对超越了白牧野他们在次元空间干掉那个神族。

    难不成……这才是他本体?

    “奶!”单谷大吼一声。

    一张力量符直接拍在单谷身上,瞬间激活。

    宗师级上品的力量符,让单谷整个人在刹那间有种自己就是神的感觉!

    手中这张后羿弓彻底被拉满。

    嗖!

    嗖!

    两支箭直接突破了音障,瞬间射向腾空而起的蓝衣人。

    “奶……”司音声音软萌地喊了一声。

    一张力量符拍在她身上。

    司音腾空而起,抡起手中裂天锤,狠狠砸了过去。

    在那一瞬间,仿佛有一道鲜红血气,在司音身上爆发开来。

    一旁的刘志远跟姬彩衣不用喊,白牧野的符篆就已经拍过去了。

    啪!啪!

    一张力量符、一张增强攻击符,在刘志远身上被激活。

    刘志远怒吼着冲向那两匹喷火的黑色大马,斜着一剑,同时斩向双马。

    敏捷符、速度符和力量符在姬彩衣身上炸开。

    姬彩衣的身影瞬间就消失了!

    高级符篆真的是太厉害了!

    姬彩衣感觉自己成了一个可怕的大刺客,整个人的状态,简直好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之前这几天在次元空间中大家已经习惯了白牧野破开封印之后的符篆,但每一次被符篆加持,依然有种难以言诉的兴奋感。

    姬彩衣的目标,同样是那两匹马!

    这些符篆,是同时被白牧野祭出去的。

    宗师级的符篆师,就是这么强大,就是如此任性。

    与此同时,还有两张控制符,夹杂在几张剑符里面,暗戳戳拍向扑过来的蓝衣人!

    蓝衣人赤手空拳,面对被符篆加持之后的单谷射出的突破音障的箭,他微微一侧身,竟然就给避开了。

    面对身上爆发着鲜红血气的司音雷霆万钧般的一锤,他一拳砸过去。

    轰!

    一声爆响传来。

    司音身上的被动激活防御符也被激活!

    宗师级,上品被动激活防御符,不但持续的时间救,威力也跟之前完全不同。

    这种不动如山,是真正的不动如山!

    哪怕司音腾空而起,哪怕蓝衣人一拳砸在她手中的锤子上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恐怖力量。

    但司音整个人却依然没有被击飞,继续保持着在天空中往前冲的状态。

    竟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抡起手中锤子,又是一锤,狠狠砸过去!

    啪!

    一张剑符,化成一把飞剑,直接斩向这蓝衣人的腰间,另一张剑符化成的飞剑,斩向蓝衣人的脖子。

    同时,两张控制符,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一张拍向蓝衣人脚面,另一张却是绕过去,拍向他的后背!

    蓝衣人身上猛然间爆发出一股如同能量爆炸般力量波动。

    试图将这些符篆给振飞!

    但他终究不是大宗师!

    同为宗师境界,哪怕他是一个真正的神族,也根本不是一个同境界符篆师的对手。

    哪怕这符篆师身体中的灵力,不如他。

    啪!

    一张控制符,突破蓝衣人的能量爆炸,拍在他的脚面上。

    蓝衣人当场就不能动了。

    咔嚓!

    咔嚓!

    两张剑符,狠狠斩在他的身上。

    将这蓝衣人身体直接斩成三截。

    但白牧野却没有丝毫松懈,一张狂雷符直接飞出去,随时都可能被激活。

    果然!

    被斩成三截的蓝衣人,凝实的身体瞬间化作点点光芒消失在空气中。

    一道影子,出现在那里。

    只是这影子,却如同人类高科技的投影一般,无比清晰!

    他一双眼中,露出极度愤怒的表情。

    死死盯着白牧野。

    咔嚓!

    白牧野激活那张悬着的狂雷符,一道雷电,劈向这道影子。

    这影子当场被劈得身体僵直,哇的一下,喷出一大口淡蓝色的鲜血。

    幻影族,只是以影子的形态存在,不太表他们真的是虚幻的,受到这种可怕的攻击,还是会被伤害到。

    嘭!

    司音一锤子砸在这影子的腰间。

    顿时将那里砸出一个大坑!

    嗖!

    单谷又是一支箭,射向这道影子。

    噗!

    这一次,这支箭直接射进影子眉心。

    可惜那里,没有了那只竖眼。

    这道影子死死盯着白牧野,那股恨意几乎要化成实质一般,可惜没什么卵用。

    他虽然变成了影子,但白牧野的控制符依然可以死死控住他!

    他很想怒吼一句,为什么你这种年纪,却有着宗师境界?

    可惜,喊不出来。

    咔嚓!

    又是一张狂雷符。

    白牧野心都在滴血。

    每一张狂雷符,都是钱啊!

    往外扔符,跟烧钱没什么区别。

    这一张狂雷符下去,这道影子再次喷出几口鲜血。

    麻痹!

    还不死?

    白牧野也怒了,干脆将身上剩下几张狂雷符一股脑的扔了出去。

    这下干脆,几道雷电一起劈下去。

    这道影子终于被彻底披散了。

    吧嗒。

    一个蓝色的晶体,顺着影子消散的地方掉落在地上。

    “哎呦我去……又一枚神族竖眼?这……这不是咱们干掉那个?”单谷冲过去,捡起地上那枚幽蓝的神族竖眼晶体,好奇的放在手里打量着。

    那边姬彩衣跟刘志远,也已经把那两匹黑色大马给斩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白牧野赶紧走过去,收集了一点血液,还用手沾了一点,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

    “好强的烈火属性!”白牧野有些惋惜地道:“要是能驯服,以后没事放点血,制作火属性的符篆不缺墨水了。”

    几个人:“……”

    白哥,我们就服您啊!

    不管到什么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跟符篆相关的事情。

    一个人能纯粹到这个地步,也真是没谁了。

    如果不是长的太帅,这种人肯定是注孤生的!

    完全凭实力单身啊!

    “这玩意儿……到底从哪冒出来的?他跟被咱们干掉那个神族,有什么关系?”单谷一脸疑惑地朝着那辆古战车走去,“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写日记的习惯……”

    单谷走过去,在那战车上翻了一通,居然真叫他给翻出了一张不知什么兽皮制成的卷轴。

    拿回来递给白牧野。

    几个人瞬间围过来。

    白牧野打开之后,看了几眼,说道:“这个,跟被我们干掉那个,是同一个人,这个才是真正的本体!”

    “什么?他才是真正的本体?那之前那个红色竖眼的呢?”单谷一脸惊讶。

    “那个是本命影分身。”白牧野一脸惊奇地道:“我之前学到的那些关于神族的知识里面,居然从没提到过这个。”

    幻影族在整个神族的体系当中,不是什么大族,属于数量比较稀少的那种。所以哪怕跟神族打了很多年,人类对幻影族的了解,依然是相对有限的。

    只知道他们可以通过附身,制造出影分身来,而这影分身,可以拥有被附身者的全部能力,以及本体的一部分能力。

    至于幻影族到底能制造出多少影分身,这个就没有准确数据了。

    有说强大的幻影族生灵能制造成百上千的影分身,有说他们最多也就能制造三五个的。

    但关于本命影分身这个,却是从来没见任何典籍上有提起。

    这种能力相当神奇,有点像是复制了一个自己!

    被复制出来这个,如果不被告知,那么会觉得他才是真正的本体。

    因为无论能力,还是思想,还是记忆,全都跟真正的本体一模一样!

    唯一的区别,就是眉心的竖眼!

    本命影分身眉心的竖眼,是本体给的。

    而本体上的竖眼,却是天生的!

    对本命影分身,本体拥有着绝对的掌控权。甚至一个念头便可决定其生死。

    对幻影族来说,狡兔三窟是必须的。

    他们在踏入人类的宗师境界之后,就已经拥有制造本命影分身的能力,但制造出来之后,多半会灌输给本命影分身一些全新的记忆。

    这样一来,看上去就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或者说……双胞胎。

    如果有朝一日,本体不幸死亡,那么那道本命影分身,就会完全彻底的代替本体,成为单独的个体活着。

    但如果是本命影分身死亡,本体会在第一时间感应到!

    幻影族这一生,可以拥有无数个影分身,如果他们的实力够强大,甚至可以同时控制成百上千的影分身做着各自不同的事情!

    比如这个幻影族,其中一道影分身是罗飘飘,那么他完全可以让罗飘飘回到人类的世界中,不露出任何破绽的以罗飘飘的身份继续行走在人间。

    再有其他影分身,也是一样,可以用那些人的身份,同时出现在世间。

    但他们的本命影分身,终其一生,却只有一个。

    在感应到自己的本命影分身死亡之后,这个幻影族怒不可遏,第一时间回来想要给自己报仇。

    可惜,本体和分身之间,距离太远的话,并不能实现思维共享。

    所以他没办法知道白牧野这群人到底是什么境界。

    他自己并没有进入到大宗师的领域,他只是一个高级宗师层次的幻影族生灵,面对宗师境界的白牧野,他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听完白牧野的翻译之后,几个人全都一脸震撼。

    “想不到神族的能力竟然如此可怕,幸亏他们的修为提升得不如我们人类快。不然的话,这玩意儿活了几千年时间,一旦成长为大宗师……甚至是更高的神级,咱们只要遇上,谁也别想活着离开了。”单谷心有余悸地道。

    他把这枚蓝色的神族竖眼也扔给了姬彩衣,道:“又一枚神族之宝,这东西应该蕴含着很多关于神族的信息,可惜我们无法破解。”

    “无法破解,也丝毫不会影响到它们的价值。”白牧野说道:“一些神族的神通,都会封印在这竖眼当中。”

    “但我们没办法修炼啊!”单谷挠挠头,有点郁闷的道。

    “那里面的东西……未必全都是神族的信息。”白牧野看着单谷,“还有可能是单纯的灵力能量,或者……精神力。”

    “啥?你说神族之宝里面……还有可能是灵力和精神力?那岂不是跟灵珠和神像差不多了?”单谷一脸震撼。

    其他几个人也全都惊讶的看着白牧野。

    “知识点,听小白老师给你们讲。”白牧野特认真的看着几人。

    (??ω??)

    “神族之宝,封印着那个神族的全部信息,就算是被打碎的神族之宝里面,都能破解出很多有用的东西来。但对神族来说,它的意义更是非凡,因为它可以被神族吸收、吞噬……不然你们以为,这个幻影族的红色神族之宝,又是从哪来的?他自己生出来的吗?”

    白牧野看着几个人,想起老头子当年跟他说起这个的时候他的反应。

    跟这几个人,几乎如出一辙。

    “老头儿,我也是读过书的人,你别瞎忽悠,这种东西若是可以吸收、吞噬,那神族自己不早就打翻天了?”

    当年才十二岁的白牧野就已经特别帅气,翻白眼都很帅。

    但老头子是不惯着他毛病的,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然后说道:“你当神族当中那些无上强者是怎么出来的?都自己修炼的吗?天真!他们管这东西,叫做神格!吞了别人的神格,便可以强大己身。但吞噬人家神格,也不是没危险的,一些强大的神族生灵,会在自己眉心竖眼……也就是这劳什子神格里面设下大量陷阱,一旦遭遇吞噬,便会发生无数不祥之事!或爆炸,或有毒,或是其他那些可以置人于死地的手段……”

    “这也太邪恶了吧?”白牧野当时感慨的,是神族这种可以相互吞噬的手段。

    被封印了记忆的他,在那个时候,心灵特别单纯质朴,觉得这种事情完全不能接受,也没办法理解为什么要这样。

    其实,在三仙岛上,相关的知识,他早就学过!

    并不比老头子跟他讲的东西少。

    “这也太邪恶了吧?”姬彩衣在一旁感慨道,一如当年的白牧野。

    “神族有神族的规则,正常情况下,强行夺取别人神格进行吞噬吸收的行为,终究还是会受到围剿的。”白牧野说道。

    “如果他们的神格里面,真的封印着灵力跟精神力的话……如果我们又能够检测,那岂不是说……”单谷一脸憧憬。

    “歇歇吧,这么弱的神族,并不多。”白牧野看了他一眼:“幻影族从来都不是以战斗能力著称的。”

    说着,他扬了扬手中这张兽皮卷:“不过,这上面还记载了一点别的。”

    几个人同时看向他。

    “关于第七层的线索,你们感兴趣吗?”白牧野问道。

    ---------------

    求月票护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