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写作业最快乐

    若干天前。

    百花城内,一群面色严峻的人整装待发。

    司文山脸色苍白,整个人看上去也比之前老了不少,似乎失去了精气神一样。

    宋星雨专程再次从外地赶回来,一身霸道女总裁的气场消减很多,虽然看上去很稳,但眼里却满是担忧之色。

    在她身旁,站着两个老者,白发长眉,皆沉默不语。

    单谷一群家人全都皱着眉头,满脸苦大仇深。

    刘志远的父母也都沉默着。

    孙岳琳和孙岳峰姐弟两人站在人群中,同样默然不语。

    现场气氛极为凝重。

    噩耗来的很突然。

    之前没人想到这群孩子会出事。

    那处远古遗迹虽然是最近才在内部开放,可实际在很多人眼中,它的危险性并没有大到那种地步。

    至少不太可能让一支团队全军覆没。

    没错,下到四五层以后,各种地下生灵非常可怕。

    可那群孩子并不傻呀!

    他们非但不傻,而且都非常聪明。

    虽说都有着年少的热血和冲动,但队伍中既有白牧野这样的控制系符篆师,也有刘志远这种少年老成的队长把关。

    真遇到危险,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撤离。

    这并非是家长们过于盲目相信自己的孩子,而是事实如此。

    根据李敏回来汇报给他们的信息,得出的结论也是这样。

    这是一场意外!

    很少有人知道,这处地宫已经被发现十几年之久!

    并非是很多人认为的一两年。

    城卫军的野战团队一点点推进,一点点摸索,几乎将一共六层的地下遗迹的所有情况,全部掌握在手。

    否则姬家也好、司家也好,是不会轻易允许自家孩子跑到那种完全不在掌控的危险地方进行历练的。

    孙恒和孙瑞已经回归第七军团,他们没能等到小白回来聚餐。军令如山,使得他们必须在年前回归。

    所以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孙岳琳和孙岳峰也根本不敢在这时候就把消息告知给他们。

    不然以瑞叔和他们父亲的脾气,很有可能会直接杀回来。至少十分偏爱小白的瑞叔一定会回来。

    而这种时候,就算他们回来,意义也不大。

    那种突然出现的次元空间,根本不是谁能控制的。

    尽管大家都清楚希望渺茫,但还是必须要尽人事,要去地下遗迹进行寻找。

    用姬彩衣母亲宋星雨的话说就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她也好,其他人也好,都不信孩子们已经遭遇不测。

    司文山心中充满悔恨,为什么要放手?为什么要答应放她出去?他们都还是一群孩子啊!

    但他又没有办法去怪任何人。

    毕竟李敏说的已经很清楚了——

    司音一头撞进一个次元空间,白牧野等人距离近一些,毫不犹豫就跟进去了。

    她当时犹豫了不到十秒钟,那次元空间的门就关闭了!

    就连飞仙大学的两位教授都没能进去。

    这说明什么?

    说明女儿的那支团队,是一支真正的团队!

    在危险来临那一瞬间,任何人都没有半点犹豫!

    团队中的所有人,没有任何人对不起他的女儿,如果真出什么事,反倒是他女儿连累了其他队友……

    所以司文山尽管内心深处遭受着巨大的折磨,可脸上却不能表露出分毫。

    也没人怪罪李敏,当时跟李敏一同归来的彭宗师和孔宗师还有孙飞、冷铁那几人也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这只是意外。

    李敏强烈要求要跟着他们一起寻找。

    她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跟白牧野他们一起进去。

    但她的父母并不同意,司文山和宋星雨这些人,同样也不同意。

    “已经搭进去五个孩子了,不能再让孩子遇到危险。”

    宋星雨看着眼睛红肿的李敏,柔声道:“阿姨理解你的心情,放心吧,他们我都了解,不会有人怪你的。”

    飞行器很快出发,这群人来到这处远古遗迹之后,并未受到拦截。

    之所以耽误了几天,是因为宋星雨专程从娘家请来两名家族的老宗师助阵。

    他们从一路高速行进,进了第六层,然后几乎将整个第六层给翻了个遍。

    他们找到了那条被打杀的寒冰巨鳄尸体,也找到了孩子们留系的痕迹。

    司文山潸然泪下。

    其他人也都寂然无语。

    随后,他们找到了……那辆古老的战车。

    这个发现让所有人精神为之一振!

    “孩子们,没死!”跟着宋星雨的一名年老宗师眯着眼,跟另一名宗师一起,蹲在那辆古战车跟前研究半天。

    最后得出结论。

    “真的?”承受了巨大压力的司文山终于有种心中照进一束光的感觉。

    但在内心深处,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

    毕竟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你们看,这两匹炎马,它们死去的时间并不长,而且这道伤口,看见了吗?这道伤口,应该是大剑造成的。”其中一名宋家老宗师一脸自信的看着众人:“从这伤口基本可以判断,出手的人,应该是他们团队中那个姓刘的孩子。”

    刘志远的父亲一脸震惊:“这也能看出来?”

    “呵呵,关于这几个孩子,我们之前已经掌握了足够的材料。那个身份是符篆师的孩子,不是送了他们一些兵器吗?那些兵器,产自我们宋家的一个分支,被称为小宋家。”宋家这名宗师微笑着道,“宋家打造出来的兵器,我们基本都能从伤口上判断出来。”

    宋星雨站在一旁,脸上也终于露出轻松笑意:“对,不要怀疑铁匠家族的专业性。”

    在几乎确定孩子们没事之后,宋星雨也终于变得愉悦起来。

    她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信息,她很清楚白牧野那孩子不简单。

    如今看来,果然不出所料。

    她之所以敢放心大胆的不去管姬彩衣他们这群孩子的事情,除了她本身就比较心大之外,更多原因,是因为白牧野。

    “这匹炎马身上的伤口,应该是暗月之刃……啧,那个符篆师少年可以呀,出手还真是大方!小宋家的兵刃,还真不是谁都能拿到的,他居然能给自己的队友们人手搞一件。”那名宋家的老宗师都忍不住有些感慨:“是个仗义的孩子!”

    “小宋家的兵刃……”在场众人都一脸震撼。

    孙岳琳看了弟弟一眼,孙岳峰摇头苦笑,低声道:“瑞叔说前阵子他们去了一趟丽明。”

    “臭小子真是有几把刷子!”孙岳琳低声嘀咕。

    孙岳峰心道:那可不是几把刷子!

    在场其他人还没能从震撼中彻底回过神来。

    那可是价值数千万,就算有钱也未必能买得到的兵器!

    在场众人都忍不住啧啧称赞起来。

    他们当中有人知道白牧野送了自家孩子一点礼物,有些人压根就不知道。

    毕竟白牧野送完兵刃没多久,他们就一起出发去了地下遗迹。

    之前不少人对小白的了解只局限于表面,经历了这件事,他们才突然发现,那个少年符篆师,要比他们想象中,厉害的多!

    这时候,一直蹲在那,同样在观察这两匹炎马尸体的孙岳峰突然站起身,说道:“从这两匹炎马的死亡时间可以判断出来,他们已经从那处次元空间逃了出来。但我们几乎翻遍了整个第六层,却没能找到他们……这说明,他们可能进第七层了。”

    孙岳琳一脸严肃的看着弟弟:“你确定?”

    “除了这个可能,我想不到其他的。”孙岳峰微笑着道:“打铁这世上最专业的是宋家,研究动物尸体……我不敢说自己是最专业的,但至少,我也是很专业的。判断个死亡时间,还是完全没问题的。”

    在场这些人对孙氏姐弟其实都不算特别了解,但知道他们可以代表白牧野的家人,也知道他们的父亲是谁。

    所以见孙岳峰如此肯定,全都在心里面松了口气。

    “根据李敏之前跟我们说的时间,和这两匹炎马的死亡时间一比对,就会得出这个结论。当然,前提是宋家的前辈判断无误,这炎马身上的伤口,就是小宋家的武器造成,而那群孩子手上,又的确有小宋家的兵器……”孙岳峰道。

    宋星雨点点头:“这点不会错!而且彩衣给我发过消息,说小白送了她两把暗月之刃。”

    “那也就是说,这群孩子从次元空间出来之后,又跟这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打了一架,杀了两匹炎马,然后找到了进入第七层的入口?”姬彩衣的父亲在一旁问道。

    “虽然是推断,但我觉得真相应该八九不离十。”孙岳峰点点头。

    “这,不可能吧?”司文山一脸震惊,“不是说城卫军的野战队用了很多年,都没能找到第七层吗?”

    “他们找不到,不代表别人找不到,尤其是寻宝这件事,很多时候还是需要一点运气成分的。”一个宋家老宗师笑着说道。

    他也是认同孙岳峰的推断的。

    “呼!这群小东西,真是太胆大包天了,不行,这次之后,我说什么也不能再让他们冒这种险了。”司文山刚才听说孩子们应该都还活着,松了口气。

    可转念就听说他们可能进了第七层,一颗心又直接悬起来,不由自主吐露了心声。

    宋星雨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我倒是觉得你没有那个必要。”

    “唉……”司文山叹了口气。

    面对强势的宋星雨,他是不敢支毛炸刺的,但心里面的不情愿,也是溢于言表。

    “你家女儿,如果不是因为你这样护着,早就成长起来了。”宋星月撇撇嘴,淡淡一笑:“经过这一次,恐怕你就算想拦……也拦不住了!”

    宋家的老宗师说道:“孩子嘛,总是要经历一些危险,才能真正成长起来的。说起来,这个姓白的孩子,我倒是真想认识认识,不简单啊!”

    另一个宋家老宗师点头:“不错,从现场的战斗痕迹中,多少能看出一些东西。那孩子的本事,可远不止你们给的那点资料。”

    孙岳琳跟孙岳峰姐弟两人相互对视一眼,都只是笑笑,谁都没说话。

    宋星雨看着两人道:“两位叔叔,这件事……”

    “我们懂,明白,来之前,家主就已经有过交代,放心,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从我们这边泄露出去的。”

    宋星雨点点头:“那就多谢两位叔叔了!”

    她看了一眼众人:“既然这样,我们还是回城等着吧。古琴城的罗家和赵家,我也需要和他们好好聊一聊。”

    基本上可以确定孩子们安然无恙,那么另外一件事,就提上了这群人的日程上。

    李敏跟彭宗师和孔宗师见到他们之后,并未隐瞒任何事情,将小白他们跟古琴城罗家和赵家子弟之间发生的冲突,也都说了。

    之前着急找孩子顾不上这事,现在不着急了,这件事自然被提上了日程。

    “对,不能什么事情都让孩子们去承担,咱们的孩子受点委屈没什么,但想要杀咱家的孩子,这事,就得好好说道说道了。”宋家的一个老宗师说道。

    另一个老宗师点头应是:“为点利益脸都不要了。”

    这群人从地宫出来之后,便匆匆离去。

    他们本以为几个孩子很快就会回来,谁曾想,这一等,几乎就是一个月!

    ……

    ……

    白牧野根本没有多少想要挑战自己的想法。

    至少在这些符篆术全部熟练之前,他是没那个兴趣的。

    画符多好玩啊!

    写作业不快乐吗?

    满屋子的符篆材料,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上哪找这种机会去?

    他不知道这些材料是怎么凭空变出来的,但有种感觉,这种地方,似乎跟黑域差不多!

    这些材料虽然无比的真实,跟真的没什么两样,但十有八九是带不出去的。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干脆就在这里,把目前所有能学习的符篆术,全都撸一遍再说?

    在黑域还得通过打架获取黑域币才能购买呢。

    在这里,压根就不需要!

    他画了这么多天,根本就没见这些材料减少过!

    幸福!

    真他妈幸福!

    能写作业的日子简直就是神仙过的日子!

    这才是一个顶级天才,应有的资源和待遇。

    大漂亮始终没冒头,白牧野也没喊她。

    就这样,他一个人在这里安静的画符,时间一天天过去。

    就像之前那充满激动的声音说的那样,在这里学习到天荒地老都没问题!

    天荒地老是不可能的,白牧野心里面有数。

    他倒是无所谓,估计消息传出去,也就琳姐跟峰哥会担心,反正这时候瑞叔跟恒叔也已经归队了,就算着急也回不来。

    但这几个小伙伴,他们的家可都在这百花城,如果太久回去,恐怕他们的家人真会被急疯了。

    这么多天,他几乎将目前所掌握的符篆术,全都尝试了一遍。

    那感觉,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

    爽!

    虽然不可能,但真想在这里画到天荒地老。

    如果这里的材料能带出去的话,那就算耽误了飞仙高中生联赛他都在所不惜。

    但看着干画不少的符篆材料,他也就什么都明白了。

    不过心中还是感到很震撼的。

    这地方……很牛逼啊!

    毕竟这些符篆材料,那也是需要能量来具现的!

    而具现这些高级符篆材料所需的能量,显然是一个天文数字。

    换算成灵珠的话,不知得耗掉多少颗。

    也难怪那幻影族生灵对这里念念不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地方……还真是埋藏着无数的宝藏!

    只不过这宝藏跟很多人想象中的,不大一样罢了。

    大约进入到这里二十天的时候。

    白牧野终于决定,要挑战自己。

    当他提出要求的时候,那始终保持着热情,充满激动的声音随之传来。

    “少年,不需要继续学习了吗?你看,这里符篆材料那么多,可以让你随意的画符,难道你要放弃这里的幸福日子,也放弃我了吗?”

    白牧野认真想了想:“滚!”

    妈的!

    这东西肯定跟大漂亮同出一源!

    简直就是戏精本精!

    什么特么玩意儿?

    还想忽悠爷!

    包里面的寒冰巨鳄肉已经吃光,那些可以补充身体能量的高压缩食物也所剩无几。

    继续留在,等着被饿成地老天荒吗?

    “还真是无情。”那充满热情和激动的声音似乎有些惆怅:“那好吧,带着你画好的符篆,去面对你自己吧!祝你胜利。”

    下一刻,白牧野眼前场景一变!

    他出现在一片荒野当中。

    这片荒野十分巨大,一眼居然望不到尽头。

    至此,白牧野几乎可以百分百确定,这地方,就是一个类似黑域的真实虚拟世界。

    只是不知道上古那个时代的人,究竟怎么做到的,居然连虚拟舱都不需要,就那么一道光门,进来之后,就什么都搞定了。

    这技术看上去,比现在还要先进啊!

    果然一个文明有一个文明的厉害之处。

    不能因为自己生在当下,就认为古人无能。

    这片荒野中有高矮不同的山,有河流,有湖泊,还有一些湿地。

    基本上算是一处野外全地形了。

    要在这里挑战自己吗?

    白牧野身后的大背包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符篆。

    这一次,是真的全啊!

    诅咒系符篆、辅助系,各种元素系,林林总总,大量符篆应有尽有。

    土、水、火、气、光、暗、特殊……甚至还有极少数的复合型符篆!

    也就只能在这种地方,才能做到如此奢侈了。

    换做在外面,光是这些符篆材料,恐怕就是一笔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了。

    很多东西,就算有钱,也根本买不到!

    以白牧野现在这几十亿身家,根本就不够看。

    远处,一道气场强大,无比帅气的身影,同样背着一个大背包,缓缓出现在白牧野视线中。

    没说的,干就完了!

    白牧野当场激活一张防御符,没有使用元素防御符篆,因为元素相生相克,比如他用一张黑暗之盾符篆,对方只需要一张光球符篆就能破掉。

    宗师级上品的防御符,纯粹能量凝结,管你什么属性,只要能量不空,防御就一直都在!

    随后,至少有二十多张风刃符篆,被白牧野直接祭出。

    风刃!

    气系符篆术中最常见的一种。

    但威力却相当恐怖。

    特点是速度快,而且足够凌厉!

    嗡!

    对面那个白牧野,则瞬间支起了一道光之屏障!

    呦呵?

    小样的,上来就用光系的顶级防御符是吧?

    光之屏障,哪怕宗师级符篆师去画,也会显得有一点勉强的。

    白牧野记得自己只画了一张,这种符篆术对精神力消耗极大。

    对方上来就用光之屏障,多少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换做是我,应该不会这么干啊?

    我这真是在挑战自我吗?

    那些风刃打在光之屏障上,无一例外的,全部被拦下。

    对面那白牧野露出一个特别帅气的笑容,连白牧野自己都被感染到了——

    原来他们没骗我,我平时笑起来,真的那么好看!

    轰!

    一大堆狂雷符,瞬间劈向白牧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