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九等奖

    你妹!

    这特么是要用狂雷符劈死我吗?

    你个没良心的!

    枉你长成这么帅!

    却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

    白牧野身上瞬间激活一张飞行符。

    嗖的一下,斜着就蹿天上去了。

    飞一样的感觉!

    白牧野之前画符的时候尝试了几次,只要找到平衡点,还是可以的。

    不得不说,符篆中蕴含的神秘力量,真的是太让人着迷。

    白牧野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雄鹰!

    自由的翱翔在天地之间。

    轰隆隆!

    一大堆狂雷符,追着他炸开。

    轰在他的防御之上,都裂纹了……好怕怕!

    白牧野的精神力却始终在控符。

    一堆符篆,随着白牧野飞行的瞬间,贴着地面,悄无声息的不断接近着那个跟他一模一样的家伙。

    “爆!”

    白牧野用防御符硬生生的扛着狂雷符的攻击,突然喊了一声。

    然后,就在这一瞬间,贴着地皮的那些符篆,瞬间爆开了!

    爆炎符!

    强大的火系攻击符篆。

    那边的另一个白牧野,在这一瞬间,身子同样悬空而起,飞行的姿势那叫一个潇洒写意。

    比白牧野这自认为是雄鹰展翅,实际跟大鹅飞天差不多的姿势帅气了不知多少倍。

    我草!

    白牧野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家伙飞上天空,然后轰过来一堆爆炎符。

    整个人都不好了。

    简直无力吐槽。

    不是说特么跟我一模一样啊?

    为毛他飞天的姿势那么熟练?

    看上去潇洒且自然,如此的轻松写意?

    大鹏展翅?

    白鹤亮翅?

    狗日的系统作弊啊!

    白牧野直接打出一张龙卷风符篆。

    嗡!

    身前一道巨大的龙卷风,接天连地,瞬间形成。

    直接向着那些爆炎符席卷过去。

    气系攻击符篆——龙卷风!

    接着,白牧野再次拍出去十几张气爆符!

    夹杂着各种属性的攻击,在半空中炸开。

    双方的战斗,在没有人见证的情况下,瞬间白热化。

    全都浪到飞起,莽的一批。

    防御什么的,是要做的,不然沾上就死!

    哪怕是宗师级的符篆师,不做防御也经不起自己符篆的一次攻击。

    但双方的攻击手段,那叫一个层出不穷,那叫一个精彩纷呈。

    如果有观众在这里,绝对会看得目瞪口呆。

    没经验的小朋友看见,甚至会以为这是两个神符师在战斗!

    两人交战处色惨斑斓,五光十色!

    各种属性的强大攻击符篆猛烈对轰,造成的效果太绚丽。

    这就是全系符篆师的恐怖之处。

    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下一刻要拿出来的符篆是什么鬼。

    防?

    全系对全系,当然可以防。

    但精力不能有一点点松懈,不然,就等着死吧!

    对面那个白牧野也不是吃素的,就像他驾驭飞行符比真正的白牧野轻松写意一样,人家对符篆术的运用和把控,只比这个真正的白牧野更强,一点都不弱!

    同样浪到飞起。

    双方的精神力都在高速下降!

    白牧野见对方上钩了,瞬间开始稳了,几张精神力补充符直接奶在自己身上。

    浪?

    浪个屁啊!

    哪怕猜出这里是跟黑域差不多的虚拟世界,但死一次的滋味,都不用脑子想,就知道肯定无比难受。

    能活着,谁愿意死?

    玩个游戏控制的人物被偷袭打空血还特么想掀桌呢。

    一大堆剑符,顺着白牧野的身上飞了出去。

    这玩意儿最实用。

    量大、管饱、损耗低!

    同时,精神力补充符不断往自己身上玩命似的奶。

    同时又是一张飞行符被激活,现在还在高空中,要是忘了这茬,等会摔下去怕是得自己摔死。

    强大的气系风属性力量包裹着他,像风一样自由。

    一大堆剑符当中,同样暗戳戳的夹杂了一张控制符。

    这张控制符围绕着那个假白牧野不断飞行,寻找着机会。

    对面那位,反应相当迅速,一看白牧野不浪了,居然开始求稳,顿时也不再往外放那些消耗精神力巨大的符篆,同样用剑符过来招呼。

    “鸡贼!”白牧野翻了个白眼。

    然后直接拍出一张光系控制系符篆——爆闪!

    这东西特别缺德,就跟晚上开车开大灯的贱人一样,能晃瞎人眼。

    天地之间,骤然间亮起一片白亮白亮的光芒,这光芒的强度,甚至比闪电的光芒更加耀眼。

    那个假白牧野瞬间失去了视野!

    这种东西,只要放出来,哪怕你再如何防备,也是没什么用的。

    接着,白牧野紧随爆闪之后拍出的另一张光系控制系符篆——光之枷锁,直接在那片区域爆开!

    爆闪是高级符篆师就可以使用的符篆术,但光之枷锁,却只能到宗师境界才能制作!

    白牧野身上,也就这么一张!

    激活光之枷锁,也必须得是宗师级的符篆师才可以。

    这东西一出,效果简直太震撼了!

    四面八方,无数道光,形成一个巨大的牢笼,瞬间将那个白牧野困在里面。

    它跟单纯的控制符还不一样,单纯的控制符一旦发挥作用,是身不能动口不能言。

    而光之枷锁却是将对方固定在一个区域内,那些光芒会不断消减目标身上的灵力和精神力!

    不过那张一直绕着假白牧野的控制符也没浪费,pia叽一下在他脸上炸开。

    小白终于忍不住对自己下手了!

    毕竟这样迷人的脸庞,有一张就够了。

    “小样,你虽然特别像我,但终究不是我,模仿哥是没前途的!邯郸学步,东施效颦,徒增笑尔!”白牧野露出一个帅气迷人的微笑,扔出了一堆狂雷符。

    轰死你!

    天空中爆发出一连串恐怖的晴天霹雳。

    被光之枷锁束缚的那个假白牧野只能眼睁睁看着一连串的雷电劈向自己。

    帅气的眼睛里闪烁着几乎要溢出来的委屈——

    被高级控制符控得连句遗言都没机会交代,直接灰飞烟灭。

    “少年,你果然是真正的天才,你战胜了自己,你……”

    “行了,别废话了,放我出去吧。”白牧野从天空中落下,摆摆手,伸手抹了一把湿漉漉的头发。

    他是赢了,但赢得非常侥幸!

    那个假的自己,技能再如何纯熟,心性再如何像他,但假的终究是假的,永远也真不了。

    人是这世上最复杂的生灵,上一秒还是这个念头呢,特别坚定。

    但下一秒,可能随时就会做出改变。

    比如上一秒想的是:我是不是应该接受她?

    下一秒却有可能会变成:是作业不够多还是游戏不好玩?做一只快乐的单身狗,凡事靠双手解决不好吗?

    这里系统模拟出来的白牧野,有一个巨大短板。

    他从始至终,都是在跟着白牧野的节奏走。

    而不是像个真正的活人一样,会想方设法,主动去带节奏,然后寻找机会。

    双方在绝大多数东西都一样的情况下,带节奏的……基本上是掌握着先机的。

    当然,这种事儿,白牧野是不会跟系统讲的。

    这里的系统能将他模拟得如此真实,已经够厉害了,不能再教他了!

    不然有朝一日这系统如果跑出去,利用这种本事,模拟出一个更像他的人怎么办?

    不能说小白脑洞大,实在是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还是存在的,而且不小。

    就像大漂亮那样,在网络上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如果她拥有足够自保能力,绝对可以肆无忌惮的攻入网络上的任何一个角落。

    在网络中,白牧野想不出有什么地方是大漂亮攻不破的。

    “你还真是无情无义呢,忘了这些天是谁给你提供大量的符篆材料?忘了是谁让你提升到如此强大?”系统的声音变得有些幽怨。

    “放我出去吧。”白牧野道。

    “难道就不能在这里多留一段时间吗?你们男人都是这个样子吗?”

    “放我出去吧。”白牧野又道。

    “你心真狠。”系统幽幽的道,下一刻,跟变身似的,声音立马恢复了激动和热情:“少年,恭喜成功闯过两关,作为奖励,你可以随机从这里带走一件宝物!”

    “还有奖励?”白牧野微微一怔。

    “当然有了!”系统的声音无比热情,“来来来,我最喜欢看手黑的人抽奖。”

    一个虚拟光幕,瞬间投影到白牧野面前,上面一个小按钮。

    白牧野的手本来都已经放上去,快要触碰到那个按钮了,闻言又收了回来。

    没好气道:“你怎么知道我手黑?”

    “口误,口误!”系统的机械声音一点歉意都没有,“那就祝你开门红,来吧,你是第一个抽奖的呢!”

    白牧野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按了一下按钮。

    一阵毫无意义的画面变幻之后,一枚黑色指环,静静出现在他面前。

    “哇!恭喜你,获得了巨人城试炼之地的……九等奖!当当当当……空间指环一枚!”

    巨人城试炼之地?

    随后白牧野就怒了。

    妈的,九等奖?

    哥手有那么黑吗?

    “你们的奖品,一共分几等?”

    “九等!”

    “最好的就是九等?”

    “一等。”

    (╯°Д°)╯︵┻┻

    不过,空间指环啊……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这东西有钱也不容易买到,产量极低。

    像彩衣身上那种,就已经价值连城,但能装的东西却极少。

    据说真正的空间指环,来源于上一个文明。

    就是这片遗迹所在的那个时代。

    这时候,这枚黑色指环,出现在白牧野面前,他试了试,带在中指上面正合适。

    于是,他把这枚空间指环带在自己右手中指上,弯下其他手指,只留一个中指,左看右看。

    “这东西……能带出去?”他问。

    “当然。”

    “这里不是一个虚拟世界吗?”

    “少年,这就是你太幼稚了,虚拟世界算个什么玩意儿?这是小世界!拥有独立法则的小世界!”

    热情的声音似乎有长篇大论的趋势,正准备滔滔不绝呢,被白牧野无情打断。

    “你可以给我一个关于这里的说明书,我可以回去之后慢慢研究。”

    “无情无义,给了礼物之后就这样对我,本来还想开启特权,让你再抽一次的,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

    “那你说吧,我洗耳恭听!”

    “不,你没机会了!”

    白牧野竖起了带着空间指环的中指。

    “还是你们那个叫单谷的小朋友最可爱,他贼喜欢陪我聊天!”系统嘀咕了一句,把白牧野直接从这里踢了出来。

    下一刻,白牧野发现自己居然出现在第四层那座宫殿当中。

    小心眼!

    不过,看着手指上那枚指环,白牧野忍不住嘿嘿笑起来。

    九等奖就九等奖吧,空间指环呢!

    他尝试着用精神力去沟通了一下。

    瞬间,一个很神奇的次元空间出现在他面前,他的精神力可以直接“看见”里面的场景。

    嚯!

    白牧野被震撼得不轻。

    记得彩衣说她那枚储物戒指空间很小,只能放下两把暗月之刃和一些小东西。

    可白牧野手上这枚空间指环,里面的空间竟然有一间房子那么大!

    这就有点霸道了昂!

    他直接把身上的大背包摘下来,随手扔进空间指环当中。

    大背包神奇的消失了。

    “嘿,好玩!”

    下一刻,他用意念又把大背包从空间指环里面掏了出来。

    然后再用意念扔进去。

    再掏出来,再扔进去。

    玩了半天之后,依然乐此不疲,还尝试着用指环去触摸,发现也能收回去,顿时开心的发出十八岁年轻帅气小哥哥的爽朗笑声。

    “哈哈哈哈!”

    那根柱子上骤然传来一道机械声音:“你无不无聊?傻笑个毛!”

    白牧野被吓了一跳,随即怒视着柱子:“关你屁事!”

    “区区一枚空间指环,便欢喜成这样,若是你抽到一等奖的那根至尊权杖,还不得活活笑死过去?”柱子的机械音没有任何情绪,可却愈发叫人感觉很嘲讽。

    “至尊权杖是什么玩意儿?哥稀罕吗?”白牧野冷笑。

    他现在几乎可以断定,柱子上这个看大门的,等级应该稍逊里面那个比单谷还要话痨的系统,但也是个碎嘴子!

    而且很毒舌!

    “真是无知呢,你不是个符篆师吗?那根至尊权杖,可以随时让你的精神力增幅百分之五十。”柱子上的机械音语气平平地道。

    白牧野却整个人都呆住了。

    精神力增幅百分之五十?

    那是什么概念?

    那是神器啊!

    比如一个巅峰级宗师,精神力满值就是一千九百九十九,突破桎梏到了两千,那就是大宗师了!

    如果这根碎嘴毒舌柱子哥说的是真的,那么一个精神力一九九九的巅峰符篆宗师,拿着至尊权杖,他的精神力岂不是接近三千?比一个精神力两千的初级大宗师还猛?

    当然,账肯定不能这么算,大宗师绝不仅仅是精神力高那么简单。

    但在同境界中,精神力高出百分之五十,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了啊!

    “嘿嘿嘿。”白牧野露出一个特别符合别人心理预期的和善微笑:“能不能送我回去,再历练一次?”

    “冒险者身份非人族天才,拒绝进入。”冰冷的机械声毫不留情地传来。

    白牧野:“……”

    狗日的你就在这等着我呢是吧?

    他现在有点不想说话。

    再看右手中指上的这枚空间指环,也没了之前的兴奋。

    “其实不给你那根权杖,也是对你好。”柱子哥似乎多少有点同情心,安慰了白牧野一句。

    白牧野没理它,这东西毒舌的很,天知道搭理它下句是什么。

    “如果你拿着它,会被无数当世的强者盯上,至尊权杖,非至尊不能掌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很多人手上,它是一件不祥之物。”柱子哥说道。

    “柱子哥,我挺好奇的,你说我不是人族天才,难道我一个十七岁……哦不,已经过年了,我十八了……十八了?”

    白牧野嘀咕着,说道:“我一个十八岁的宗师级符篆师,难道还不够天才吗?还是说,我不是人类?”

    “你想多了,你是人类,但你不是人族天才,在我的判定中,只有血脉力量够强的人类,才是人族天才。”柱子哥的机械声音说的很认真。

    白牧野却想骂人。

    这个问题困扰了他很多天,结果却是这个二货柱子哥只认血脉,不认精神力!

    果然还是智能等级差!

    LOW货!

    白牧野在心里面吐槽。

    下一刻,一道身影瞬间出现,嘴里还在大呼小叫:“哎,系统哥,系统哥,咱有话好商量,你不是说最欢我吗?你太无情无义了!要我陪你聊天的时候就说我最好,抽奖的时候就摆出一副公正系统的嘴脸,你就让我再抽一次呗?就一次……操!”

    不用想,出来这家伙肯定是单谷。

    他最后发现自己被踢出来了,忍不住骂了一句,一抬头,看见白牧野,顿时乐了:“嘿,白哥,咱抽了个空间指环!哈哈,怎么样?牛逼吧?”

    白牧野默默对他竖起右手中指。

    “哎白哥你学坏了……咦?你怎么也有一个?那狗日的系统还说我这是唯一的!”单谷怒气冲冲。

    “它没跟你说这是九等奖?”白牧野面无表情地道。

    “说了呀,但它说这东西只有一个,我还寻思出来送你呢,居然骗我,是每个抽奖界面都有一个吧!日!”单谷怒气冲冲,顺手把指环戴在右手中指上,然后默默对白牧野比划了一下。

    白牧野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

    “白哥,我跟你说,我最后成功的击败了我自己,我擦,你都不知道,我学的那些东西,那叫一个牛逼。真的,你那个朋友也厉害,我现在终于敢断定,他给你那套弓箭手的呼吸法,是完美级!完美级啊!你那朋友真是个土豪……”

    看来单谷在里面也获益匪浅,从他身上这股精气神就能感受出来。

    不过——

    白牧野微微皱了皱眉,看了一眼单谷,有些嫌弃地道:“兄弟,你都馊了!”

    单谷微微一怔,闻了闻自己身上,然后又凑到白牧野身边闻了闻,像一条好奇的小狗子。

    然后叉腰道:“你还说我,你自己也是臭的!”

    说着,用手捋了一下脑袋上都打绺了的灰白头发,看上去就像个造型犀利的乞丐。

    这时候,姬彩衣也出来了,看了一眼两人,然后默默拿出一枚黑色指环,走到白牧野面前:“喏,小白,这个送你了。”

    白牧野看了一眼,默默平伸出自己的右手。

    姬彩衣看了一眼,顿时怒了:“骗子系统,居然跟我说……”

    “只有一个!”单谷在那边懒洋洋的接过话来,说道:“它跟我也这么说的。”

    这时候,刘志远哈哈大笑着出来:“哈哈哈,兄弟,我弄了一枚空间指环,虽然是九等奖,但这东西真大啊,有一栋房子那么大,咱们以后不愁没有地方装东西了!都可以把家……”

    他说着,看着另外三人默默对他伸出手。

    只不过单谷竖起的是一根中指。

    “操。”刘志远顿时不想说话了。

    “小白哥,小白哥,哈哈哈哈,我给你弄了个天大的宝物,真的,你肯定会特别开心!一直都是你帮我,我终于也可以帮到你一次了!”

    一连串欢快的笑声,骤然响起。

    司音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从里面走出来。

    蘑菇头秀发靓丽,精致的小脸上满是兴奋的动人红晕,一双萌萌的大眼睛充满幸福光泽。

    白生生的小手上,带着一枚黑黝黝的指环。

    ---------------

    投月票的,回头也能中个九等奖,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