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这个小白有经验

    姬彩衣嫌弃地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又看了看其他几个人的狼狈样子,再看看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司小音,忍不住问道:“不用说你的收获了,我们都懂,司小音同学,我现在只好奇一件事。”

    “怎么啦?”司音奇怪的看着姬彩衣。

    “你为什么这么干净?难道就因为你的血脉力量强大而受到了优待?”姬彩衣问道。

    “那里面可以洗澡的呀!我每天都在洗呀!怎么?难道你们这么多天……都没洗过澡?”司音一脸奇怪表情。

    “可以洗澡?”姬彩衣觉得自己有种要崩溃的感觉,她看着司音:“我怎么不知道?”

    “你问那个大哥哥呀,它应该是个类似人工智能的生命体吧?很聪明的呢,一点都不死板,而且特别有智慧。”说起那个大家都咬牙切齿的系统,司音小脸上写满兴奋。

    “你问它,它就给你开辟了洗澡的地方?”姬彩衣追问道。

    “对呀!”司音回答得理所当然,然后看着白牧野道:“小白哥,我给你拿到了一个天大的宝物,你一定会喜欢!”

    姬彩衣跟单谷翻着白眼伸出手,刘志远跟白牧野面无表情的伸出手。

    四枚空间指环,就这样出现在了司音面前。

    “呀,你们也拿到这个九等奖了?我还以为就只有我呢。”司音微微一怔,但脸上笑容丝毫不减,只见她,一伸手,从自己的空间指环里面,抽出来一根大约一尺多长,通体紫色的小木棍……准确的说,应该是一根小法杖。

    “系统大哥哥说这个是一等奖,叫至尊权杖!”司音一脸兴奋的道。

    所有人全都目光呆滞的看着司音,把司音看得一脸害羞的样子,怯生生的:“怎么啦?是不是……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我有点炫耀了是吧?我,我是不是有点得意忘形有点膨胀了?我回头一定努力改正,不飘不飘……”

    司音说话的声音本身就有点奶声奶气的,加上有点害羞,简直萌死个人。

    可这几个人却全都有种被一股嘲讽风暴笼罩的感觉。

    司小音才是这“第七层”的运气女神吧?

    简直就是系统的亲生女儿啊!

    亏他们刚刚还想戏弄一下司音,结果呢?

    人家不但浑身上下干干净净,不像他们几个,包括小白在内,虽然还是辣么帅,可身上都已经有点馊了!

    任谁那么久不洗澡恐怕也都好不到哪去啊!

    而且最狠的是,他们每人都是九等奖,说起来空间指环这个奖励也屌炸天了,可总觉得有点不爽,有种被系统戏弄了的感觉。

    结果司小音倒好,直接把那个一等奖给弄来了!

    要说这系统没有黑幕没人会相信!

    不过……

    单谷突然有点回过神来,侧过脸,看着白牧野道:“我说白哥,我突然发现,你才是系统的亲儿子啊!”

    “毛线,我连人族天才都算不上。”白牧野吐槽道。

    “不是,不是那么回事,你看啊,司音中了这个一等奖,可这东西……这东西是你用的啊!”单谷瞪着白牧野:“难道我们的暴力大萝莉,还能拎着一根一尺多长的法杖去砸人不成?这玩意儿我听系统说了,是增幅精神力的啊!”

    “是啊,我也突然反应过来,这拐来拐去的,系统最终不还是成全了你么?”姬彩衣看着白牧野说道。

    “我很开心的呀!我有裂天锤已经够了呢,我现在都八级了,我……”司音在那努力解释着。

    “好了,你别说了,我们都知道了。”姬彩衣施展幽灵闪现,冲上去飞快的揉了揉司音的头发,揉乱,感觉好爽!

    心满意足的又一个幽灵闪现跑了。

    司音噘着嘴,把那根紫色小法杖递给白牧野。

    白牧野倒是也没客气,接过来之后,瞬间精神一震。

    法杖上那澎湃的精神力简直太猛了!

    虽然他没办法量化自己的精神力到底增幅多少,但那种提升巨大的感受,却是非常明显的。

    “谢谢你,司音。”白牧野一脸认真对司音道谢。

    “不用谢我呀,系统大哥哥说了,这个本来就是给小白哥你准备的,结果你好像惹他不高兴了,他想要惩治你一下……”司音声音软糯,奶声奶气地道。

    白牧野:“……”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白哥才是这系统的亲儿子,什么非人族天才,肯定是那根看大门的破柱子嫉妒你!”单谷一脸确定的道。

    “你才看大门的破柱子,你全家都看大门的破柱子!”柱子哥的机械声音响起。

    单谷:“嘿嘿嘿。”便宜占到了,你家单哥大度不跟你一般见识。

    “刚刚我拿着它的时候,都感觉精神特别好,小白哥你有什么感觉吗?”司音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白牧野。

    其他几个人,也全都看向白牧野。

    “感觉……”白牧野一笑:“超级好!”

    “耶!”司音欢快得跳起来。

    其他几个人也全都一脸开心,相互击掌。

    单谷道:“白哥以后就是大法师了,拎着一根法杖,横扫所有对手!”

    “不行。”刘志远在一旁摇摇头:“太招摇了。”

    “是啊,这种可以增幅精神力的宝物,我之前只是听说过,据说每一件这种宝物出现,都能掀起一番腥风血雨。”向来很莽的姬彩衣难得冷静,看着单谷道:“这个,也是秘密。”

    单谷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点点头道:“咱们经历的这些事儿,哪一件不是秘密?唉,还是想想回去之后,要怎么跟家里人解释咱们这段时间的经历吧。”

    “统一口径。”刘志远道。

    “对!”

    大家纷纷点头。

    “首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咱们的家人,应该在咱们失踪不久,就会来到这里。”

    “但我们回到第六层的时候,并没有见到他们身影,说明那个时候,他们还没进来。所以,他们应该在我们打完那个幻影族本体之后,进入到第六层。”

    “那么……他们就有很大可能会看见那辆战车。”

    刘志远看着众人:“他们一旦看见那辆战车,根据那里留下的痕迹,很容易就能推断出我们已经次元空间逃出来了。”

    “既然我们逃出来了,又没有回家,那么,他们怕是会猜到我们进入第七层了!”

    刘志远的分析能力,一直很强,而且他的这些分析,也算合情合理。

    不可能他们出了事,家里人一点都不关心,该干什么干什么。

    进入这片地宫寻找他们是必然的。

    那么肯定会根据李敏提供的消息,进入第六层展开搜寻。

    “所以,我们必须要统一好口径,想好回去之后怎么说,他们既不会太担心,也不会怀疑我们在撒谎骗他们。”

    刘志远说到这,停了下来。

    “接着说呀!”单谷道。

    刘志远却看着白牧野:“小白,这个你有经验,你说说想法。”

    “为啥我就有经验了?”白牧野瞪大眼睛看着刘志远,“我可是个好孩子!”

    “是不是好孩子,你自己心里没数吗?”姬彩衣吐槽道。

    “别这么说,咱家白哥肯定不坏,但要说是好孩子,咳咳,肯定都是被他外表给骗了的!”单谷道。

    白牧野摊开两手,自己一个内心淳朴心灵纯净的乖孩子,被人如此误解,无奈啊!

    “说别的咱都信,比如你长的好看,大家都认可。但要说你不骗人,我肯定不信。”单谷笑嘻嘻地道:“不过这也不怪你,你心里面不能说的秘密太多,所以就需要找理由去遮掩,你又那么聪明。所以老刘说你有经验,没毛病,这事儿我站老刘!”

    姬彩衣看了一眼白牧野:“快说。”

    土豪小姐姐连过程都省略掉了,显然心里面也是认为白牧野骗人经验丰富。

    “我爸爸说,越是好看的男孩子越是会骗人,小白哥帅出天际,估计这方面经验一定很丰富吧?”司音在一旁补刀。

    白牧野看了一眼司音。

    司音嗖的一下藏到单谷身后去了。

    要是往姬彩衣身后藏,恐怕也难逃魔爪。

    “既然大家都这么信任我,那我就说说吧。”白牧野咬牙切齿的道。

    “快说快说!”单谷催道。

    “首先咱们进入次元空间这个是实锤,不需要编故事。”白牧野道。

    大家一起点头。

    “但次元空间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咱们得统一口径。”

    “嗯嗯嗯!”四个人用力点头。

    “里面有小恶魔,有巨人族,有龙麟剑齿虎,同时,还有一个可怕的神族生灵。”白牧野说道。

    “咦?不是说,不能提神族吗?”姬彩衣纠正道。

    “不能提我们干掉了神族,不代表不能提神族。”白牧野说道。

    “对,小白果然经验丰富。”刘志远点头,表示赞许。

    “你就坑吧!明明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白牧野瞥了刘志远一眼,这家伙看着稳重成熟,其实蔫儿坏。

    刘志远嘿嘿笑了几声,也不解释。

    “这神族生灵,是一道投影。”白牧野接着道。

    “哎,这个高!”刘志远竖起一根大拇指。

    神族投影这种事,并不算多稀奇。

    一些段位比较高的次元空间里面,经常会出现神族投影。

    控制着次元空间里的生灵,向进入的人类发起攻击,有些时候甚至亲自下场!

    那种已经开放了很多年,没什么太大危险的次元空间中,这种事情就比较罕有了。

    反正总的来说,这种事儿大家都听说过。

    “关键时刻,我的精神力封印被冲开,展现出了高级符篆师的实力,跟大家一起,从这神族投影的追杀中逃了出来。”白牧野道。

    “这个……能说?”几个人都有些疑惑。

    不是说他们不相信自己家人,而是白牧野身上的秘密关系重大,一旦泄露出去,后果会很严重。

    “这个没什么了不得,能说。”白牧野想起老头子跟他说过的那些话,笑着点点头:“但也告诉他们,我肯定会继续封印自己的精神力,不会一下子展现出那么大的反差来。”

    回头到了飞仙高中生联赛的赛场上,如果白牧野直接亮出两百点精神力,恐怕会吓死一群人。

    会让绝大多数对手连跟他们战斗的勇气都丧失掉,从而招来无数不必要的关注。

    他只想安静的学习,没事画画符写写作业不好吗?

    “白哥,我以前也见过不少高级符篆师的战斗视频,我怎么感觉,那些人跟你比起来,都弱爆了呢?”单谷疑惑道。

    “我本来就比他们厉害!”白牧野说道。

    几个小伙伴齐齐翻了个白眼,就连司音都翻了个特别萌的小白眼。

    小白哥吹起牛来,也真叫一个凶!

    “说后面。”刘志远道。

    “我们跑出来之后,害怕那神族投影追杀,于是就打算赶紧回家!”白牧野道。

    “对,这句是关键!说明我们不是那种故意不回家的熊孩子!”姬彩衣一脸兴奋。

    大家瞄了她一眼。

    “你看,小白有经验吧?继续继续。”刘志远搓着手,笑得一脸慈祥。

    白牧野瞪他一眼:“结果呢,从第六层的废墟之上,猛然间冲过来一辆马车,炎马……对,那东西应该就是传说中会喷火的炎马吧?两匹黑色炎马拉的车!也不知道那两匹炎马发了什么疯,居然向我们冲过来,并且发起了攻击!”

    “同时,那辆车竟然也疯了一样对我们发起攻击!”

    单谷:“哥,你等等,咱先慢点开车。炎马对咱们发起攻击没毛病,那车哪来的?还有……车也成精了吗?”

    白牧野一脸高深莫测:“我哪知道啊!”

    “不是……你这……”单谷瞠目结舌的看着白牧野。

    刘志远在一旁幽幽说道:“小白说的很对,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

    “干嘛要这么编啊?”单谷还是一脸不理解。

    “因为……咱们跟影族生灵本体的战斗痕迹,是没办法用区区两匹炎马就解释得过去的,蠢货!”姬彩衣在一旁抓住机会,会心一击。

    单谷顿时被打得有些眩晕:“居然连你都能明白的道理……”

    “单谷,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正好我在巨人城试炼之地学到了不少新的杀招,你要不要试试?”姬彩衣一脸危险的看着单谷。

    “姐,有话好说,莫动手。”单谷秒怂,立马一脸无辜的将头转向白牧野:“然后呢?”

    “我们跟那辆古战车大战一场,斩了两匹炎马,就走了呀!”白牧野道。

    “走……走了?就走了?”单谷目瞪口呆:“那第七层呢?”

    就在这时,身旁那根柱子上传来机械声音:“还真是愚蠢,不走了还能去哪?你们去探索第五层了,然后又去探索第四层了,至于为什么没遇见,第五层辣么大,第四层辣么大,没遇见不是很正常吗?”

    单谷:“……”

    其他几个人:“……”

    单谷:我特么又被这看大门的柱子给嘲笑了?

    白牧野则在心中暗道:果然是智能生命!是有独立自主思考能力的!虽然柱子哥看上去比巨人城试炼场那位要稍微差一些,但这也绝对是一个真正的生命体。

    他现在对上古文明愈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之前觉得已经很了解了,现在才发现,他所了解的那些,不过是一点皮毛。

    “之前检测到你们身上就有四块承载着功法的玉简,你们估计想要圆谎估计并不容易。我好心大方一次,再送给你们两枚玉简,这样,你们就可以说,又在这里面寻找到两枚。然后你们就可以开开心心骗你们爸爸妈妈了。”

    柱子哥特大方,说完之后,直接从柱子里面飞出两枚玉简。

    哪怕大家之前在试炼场中都学到了完美级的功法,但对玉简这东西,依然充满了兴趣。

    刘志远认真对着柱子道谢:“谢谢您啊!”

    “有礼貌的少年,才招人喜欢。”依然是机械声,平平无奇,但这里面蕴含的情绪,却是让每一个人都能清楚感受得到。

    白牧野这时候,走到柱子跟前,认真说道:“柱子哥,谢了啊,还有,也谢谢试炼场的管理员大人,这个恩情我会记住。另外,你们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吗?”

    其他几个人微微一怔,就连刘志远都没想到这茬。

    到现在他们才突然有点反应过来:这根会说话的柱子也好,还是试炼场那个声音充满激情的家伙也好,跟他们之前使用的人工智能……完全就不是一回事啊!

    刘志远瞥了一眼白牧野,心里面非常感慨。他甚至有种冲动,想让小白别学什么符篆术,别当什么符篆师了。有这种智慧,根本不需要亲自下场打打杀杀啊!

    但那只是他的理想,不是小白的,所以他忍住了。

    其实这还真不是白牧野这方面智慧高过众人,而是他跟大漂亮打交道习惯了。

    内心深处是认同智能生命也是一种特殊的智慧生命体的。

    柱子沉默了一下,响起机械音:“谢谢你,非人族天才的少年,我们必须留在这,守在这里,等待未来的人族血脉天才……”

    白牧野:小心眼儿的柱子哥,什么时候都不忘记嘲笑我!

    “如果你们有需要,其实可以随时回来进入巨人城的试炼场,虽然你不是人族天才,但我可以放你进去。”柱子哥补充了一句。

    “嘿,那我还真得谢谢您了,放心,我肯定会再来的!”不为别的,就说那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还不用花钱的符篆材料,就有足够的理由让白牧野再次踏足这里。

    所以他说的也是真心话,如果有时间,他真的会再回来的!

    挥别了声音机械话语毒舌人性十足的柱子哥,一群统一了口径的小伙伴们终于离开这座让他们经历丰富收获巨大的地宫,踏上了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