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莫名的敌意

    安静了一个假期的百花一中又迎来了开学季,一张张年轻的充满朝气的面孔看着就让人欢喜。

    对绝大多数学生来说,他们已经两个多月没见,那种些许的陌生和熟悉交织在一起,让人忍不住有些莫名的兴奋。

    白牧野依然低调的戴着帽子跟口罩,有意思的是,不知是不是他引领起的风潮,一中戴帽子和口罩的人多了起来。男生女生都有。

    白牧野混在这群口罩帽子大军当中,也没那么扎眼了。

    来到班级,看见一群同学,微笑着打了个云招呼,回到自己座位上。

    李敏第一时间来到白牧野身旁,欲言又止。

    虽然之前已经在网上联系过,确定了小白他们无恙,但在内心深处,那个结却是一直没有解开。

    来到白牧野身边,犹豫着,不知如何开口。

    白牧野正要说话,那边门口却传来一道声音,

    “呦,李敏同学,一些日子没见,变漂亮了呢!”单谷从门口进来,一眼看见李敏,笑嘻嘻打了个招呼。

    随后,姬彩衣也从外面走进来,看见里面,开心的笑起来:“敏敏,你来的很早啊!”

    看见姬彩衣,李敏眼圈有些微红,抿着嘴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白牧野在她身旁小声道:“大家都把你当好朋友的!”

    “可是我……”小白这些人越是不怪罪她,她越是有种强烈的负疚感。

    为什么当时要犹豫那几秒钟呢?

    为什么小白他们几个,见司音出事,就能毫不犹豫呢?

    说到底,还是自己勇气不足。

    也难怪李敏纠结,她是真想跟这些人成为好朋友的,无话不谈那种。

    想要彻底融入到他们当中去。

    但那件事情发生之后,李敏无比痛恨自己,也知道,自己跟他们,怕是永远达不到他们之间的那种感觉了。

    就算不会有人怪她,但她自己过不去那道坎。这让她无比的失落。

    幸好小白他们几个都安然无恙,如果他们真的出点什么意外,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开心。

    “嘻嘻!”姬彩衣凑过来,主动张开双臂,跟李敏抱了一下,在她耳边小声说道:“你当时离得那么远嘛,门关的又太快了,那门要是再开一会,你说你会不会进来?”

    “当然会!”李敏毫不犹豫地道。

    “那不就完了嘛,纠结个什么?昨天晚上我还跟你说,让你不要耿耿于怀。”姬彩衣说完,松开李敏,然后看着白牧野凶道:“你也不知道好好安慰安慰。”

    白牧野:“……”

    我这不是正准备安慰呢么。

    随后司音和刘志远也都从外面进来,纷纷跟李敏打招呼。

    司音还特意过来跟李敏抱了抱,姬彩衣和白牧野想趁机揉头,却被小机灵鬼司音迅速躲开。

    高级灵战士就是不一样。

    几个人嘻嘻哈哈之间,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班级里的其他同学似乎感觉到这些人之间发生了点什么,但又看不太出来。只觉得很神秘很厉害的样子。

    白牧野这些人利用假期进入远古遗迹的事情,并非所有人都知道。

    穆锡坐在角落里,看见白牧野这些人现身,微微低下头,心里面也松了口气。

    一双手在桌子底下用力的握了握拳头,心想:你没死,真的太好了!不然等我崛起那一天,一定会觉得寂寞的。百花城一中出来的符篆师,总要分个高下。

    班主任王良踩着上课的铃声来到教室,没有长篇大论废话连篇。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让大家都收收心,争取在新学期取得更好的成绩。

    说完之后,他看向白牧野几人,道:“飞仙的高中生联赛即将开始,你们接下来的时间,还是跟上学期一样,可以不用每天来上课,但最终的考试成绩,却必须要在及格线以上。”

    班级里面的那些同学全都羡慕的看着白牧野等人。

    不用上课,真是太爽了!

    白牧野却有些不开心。

    如果不是比赛同样非常重要,他最想安安安静坐在教室里上课。

    写作业不好玩吗?

    还是画符不开心?

    下午,符篆师课。

    符篆师班的几个学生看着讲台上那张陌生的脸,都有些不太适应。

    “我是你们的暂时代课老师,你们叫我朱老师就好。”

    一个四十多岁,体型微胖,带着眼镜的中年人站在讲台上,面色平静的看着下面六个学生。

    “你就是穆锡吧?”朱老师首先看向穆锡,脸上露出和善的微笑:“不错,是个好苗子,以后再接再厉,争取快一点提升,成为咱们一中的骄傲!”

    穆锡没有太大反应,心里却在想:董老师呢?

    朱老师随后又看向李敏:“你应该是李敏同学吧?你也很不错,看得出,你这个假期也有显著提升。”

    朱老师又夸了孙聪聪和孙莉莉几句。

    “我看过你们兄妹俩之前的一些资料,都很好!符篆师,是一门枯燥的职业,画符不同于画画,没什么乐趣可言……”

    这话白牧野非常不认同。

    画符怎么就没有乐趣?怎么就枯燥了?我就特别喜欢画符!

    一个说画符没乐趣的符篆老师……会是一个好的符篆师?真能教好学生么?

    “你是万全喜,你也很不错!法阵型的符篆师数量很少,但只要能在这条路上走出来,未来成就还是会很高的!”

    穆锡这会忍不住举手问道:“朱老师,董老师去哪了?”

    朱老师镜片下的眼里带着淡淡的笑意:“董老师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一时半会回不来。”

    “哦。”穆锡有些失落的低下头。

    朱老师最后看向白牧野,眉毛突然微微拧了拧,脸色也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白牧野,知道为什么最后一个提到你吗?”

    白牧野略微有些愕然的抬起头,看了一眼朱老师,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重要的人物压轴出场?”

    噗嗤!

    其他五个人,准确说是四个,全都忍不住笑出声来。穆锡没有笑,但眼里也没有了过去那种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表情。

    白牧野的表现,确实无可指摘。

    虽然不及他那张脸,但也足够优秀了。

    哪怕他再怎么觉得自己厉害,也不得不承认小白同样很优秀。

    虽然精神力差了点,但那又能怎样呢?

    在这高中阶段,又有多少精神力超高的?

    啪!

    朱老师重重拍了下桌子,发出一声脆响。

    把下面几个人都给吓了一跳。

    之前的董颖老师虽然也很严厉,但却没有跟他们拍过桌子。

    “很好玩是不是?”朱老师皱着眉,一脸严肃地看着白牧野,声音也冷下来:“是不是觉得拿个百花杯冠军,就可以目无尊长了?看看你这样子,像个学生吗?”

    这啥情况?

    孙聪聪看了一眼万全喜,又看了看自己的妹妹跟李敏。

    几人相互对视一眼,忍不住将担忧的目光投向白牧野那边。

    穆锡微微低着头,他觉得新来这个老师,有点不好相处。虽然他也不喜欢白牧野,但同样不喜欢老师这样莫名其妙的找茬。

    其实白牧野已经得到权限,可以不用上课。

    但他喜欢上课,哪怕听说董颖老师一直没回来,也并未因此打消他上课的积极性。

    “老师……”

    白牧野刚说了半句,就被朱老师粗暴打断:“老师什么老师?我问你话呢,是不是觉得拿个百花杯冠军,就可以目无尊长?”

    不让说话吗?

    白牧野面色平静的看着这位中年老师,闭上嘴巴,保持着沉默。

    “老师问你话……”朱老师勃然大怒,看上去似乎随时可能会出手一样。

    李敏腾的一下站起身来,一脸认真的说道:“老师,请问白牧野怎么得罪您了?为什么您一来就要针对他?还有,我们的董颖老师呢?我们喜欢的的符篆老师是董颖,抱歉不是您。”

    “你……”朱老师大概没想到会有别人跳出来,脸色顿时涨红,并且十分僵硬。

    白牧野看了李敏,一眼,说道:“李敏,你坐下,这和你没关系。”

    李敏大声说道:“这和我有关系!这和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关系!”

    她挨个看过去:“穆锡,孙聪聪,孙莉莉,万全喜……我不需要你们表态,也不需要你们说什么,但我想说,什么样的老师来教我们,跟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有关系的!我不想不明不白的多出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老师。请问白牧野做错了什么?您上来就针对他?他刚叫了句老师就被您打断,打断之后您还接着问。”

    李敏一双眼,冷冷看着朱老师:“请问,您是有病吗?”

    哎呦我去!

    这怼的可有点狠了。

    就连孙聪聪这种平日里皮了吧唧的熊孩子都倒吸一口凉气。

    心说李敏哪来这么大火气?难道她跟小白老师有一腿不成?

    看着也不像啊!

    “你给我出去!”朱老师怒视着李敏,伸出一只手,用手指指着李敏:“滚!”

    李敏冷笑了一下,迈开两条大长腿,直接往外走去。

    出去就出去,能怎么的?

    符篆师的这条路上,达者为先!

    董老师都不如白牧野懂得多!

    你还真以为人家坐在下面就是不如你了?

    对这种神经病一样的人,李敏打心眼里瞧不起。

    一点都不知道尊重别人,还想得到别人的尊重,凭什么?

    就凭你头上顶着老师那两个字了?

    为人师表懂不懂?

    白牧野站起身道:“李敏,你等下。”

    朱老师怒视着白牧野:“你也给我滚!”

    白牧野停止,微微皱眉。

    超强的精神力让他精准的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杀机。

    朱老师的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张符!

    在白牧野看向他的一瞬间,朱老师镜片下的双眼绽放出一抹冰冷杀意。

    啪!

    一张控制符,直接在他脸上炸开。

    这张控制符,不是传说中的一秒,也不是两秒,更不是三秒!

    时间整整过去了十秒钟,朱老师依然身不能动口不能言。

    其他几个人则都有些被吓到了。

    谁都没想到会发展到动手的地步。

    而且明摆着,这位朱老师是准备先动手的!

    他想干什么?

    小白老师果然不愧是小白老师,这反应也是屌炸天。

    毫不犹豫就动手。

    还真是强势!

    白牧野就这样静静站在那,等了大约十五秒左右,这位朱老师终于恢复了正常。

    “你,是高级符篆师?”他手里依然捏着那张符,目光阴冷的看着白牧野:“也就是说,你一直都在伪装?”

    白牧野将自己的精神力封印到两百零一,刚刚过高级,对他来说,这也谈不上多高。但对别人来说,这份精神力,却是惊世骇俗的!

    至少其他几个同学全都傻眼了,包括跟他一起去远古遗迹的李敏。

    更包括穆锡。

    穆锡目瞪口呆的看着白牧野,心中只剩下一个如同晴天霹雳般的声音:高级符篆师?

    怎么可能?

    白牧野……一个入学的时候精神力只有二十的家伙,怎么可能是高级符篆师?

    就算他得到了什么精神力宝物,也绝不可能提升得这么快呀!

    这怎么可能呢?我是不是在做梦?

    穆锡整个人都懵了,呆呆坐在那。

    晋升高级符篆师是吃饭喝水那么简单吗?

    白牧野则平静的看着这位朱老师:“第一,你从哪来?是来这教学还是杀人?第二,我跟你有什么仇怨?你上来就针对我?我刚刚不用符控住你,你手里这张剑符就已经打出来了吧?你一个高级符篆师,平时都用剑符教育学生的?”

    白牧野这话一出,剩下几个人纷纷看向这位朱老师的手,那手上,的的确确捏着一张符!

    “真是剑符?”穆锡眼神很好,从那符篆的纹路上认出那的确是一张剑符,当下一脸震惊。

    都快忘了白牧野为什么是高级符篆师了。

    几个人瞬间聚在一起。

    包括已经走到门口的李敏。

    穆锡是攻击型符篆师,李敏是辅助型,万全喜是法阵系,孙聪聪跟孙莉莉兄妹两人全都是防御型的符篆师。

    哪怕是跟白牧野有恩怨的穆锡,在这一刻,也毫不犹豫的站在白牧野身旁,手上瞬间出现五张剑符。

    一个假期,他也不是白过的!

    不但精神力有所提升,对剑符的掌控,也比过去强了很多!

    这个年龄的符篆师,成长速度是最快的!

    孙聪聪、孙莉莉兄妹各自的防御符也都取出来。

    万全喜两只手上都是符。

    教室里的气氛,瞬间降到冰点。

    就连白牧野自己都有些意外,他不过是一句猜测。

    毕竟一中也不是谁说进来就能进来的。

    尤其是教符篆这门课的老师,更是精挑细选。

    这人能出现在讲台上,就说明他应该是从正规渠道过来的老师。

    他只是感受到这位朱老师对他的强烈敌意,对方拿出了一张剑符,几乎就要对他出手。所以他不可能坐以待毙。

    所以,如果他刚刚没有扔出那张控制符,结果真的很难说。

    但他依然没想到几个同学竟然毫不犹豫的站在他这边。

    “你们要造反吗?”朱老师气得七窍生烟,怒视着下面这几个人。

    然后目光落到白牧野身上:“你居然敢对我动手?真是反了你了!还从来没见过你这么胆大包天的学生,你一定会被开除的!”

    白牧野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人,到现在他都没弄明白,为什么会被刻意的针对。

    如果他不是一名老师,他绝不会隐忍到现在,更不会只用一张控制符警告对方别乱来。

    但这人明摆着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这就没办法忍了。

    白牧野看着身边几个人,笑着说道:“你们别那么紧张,都回去坐好,李敏,你也坐好,我来跟朱老师好好聊聊。”

    “我跟你没什么可说,简直无法无天,我教过的学生无数,成材的也一大把,还从来没见过你这种学生,你出去……”朱老师怒不可遏,额头青筋暴起,大声斥责。

    白牧野看着他这模样,突然轻笑起来,点点头,站起身向外走去:“行,我出去。”

    “我也走!”

    “我也出去!”

    “这老师,我们用不起!”

    剩下五个人,连同穆锡在内,竟然一起站起身,要跟着白牧野一起往外走。

    “你们今天谁敢跟着他出去,明天就会被开除!”朱老师咆哮道。

    孙聪聪笑着回了一句:“拉倒吧,朱老师,整整十年时间,百花城才好容易划拉出来我们这几个人,您说开除就开除?您比校长都能!”

    几个人一起往外走去。

    这的确大大出乎了这位朱老师的预料之外。

    他冷笑道:“那咱们就拭目以待!”

    白牧野突然转回身,深深看了一眼这位朱老师,淡淡道:“你别自找麻烦。”

    唰!

    在白牧野转身的一刹那,这位朱老师瞬间出手!

    一道剑符,直接劈向白牧野!

    穆锡几个人的反应全都慢了半拍,谁都没想到这老师竟然真敢公然用剑符在教室里面攻击自己的学生。

    但白牧野却像是早有防备一般,身前瞬间爆开一道防御符。

    在这一刹那,白牧野直接解开了自己的封印。

    嗡!

    那剑符斩在白牧野的防御之上,连点涟漪都没能泛起。

    随后,同样一张剑符从白牧野身上飞了出去。

    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他身旁的几个人甚至到现在都还没能从那震撼中回过神呢。

    锵!

    这张剑符直接化成一把锋锐无匹的剑,斩向这位朱老师。

    朱老师再次祭出两张剑符,其中一张迎向白牧野祭出的剑符,另一张……却依然刺向白牧野!

    这是要杀人!

    哐哐哐!

    在这一瞬间白牧野身上至少被打了三张各种不同的防御符!

    穆锡的三剑符也出手了!

    万全喜急得够呛,这场地不适合施展法阵符啊!

    只能怒吼一声狗贼受死来壮壮声势!

    嘭!

    一声爆响。

    朱老师斩向白牧野剑符的那张符化成的剑,被白牧野剑符化成的剑直接撞的稀巴烂!

    符篆化成的剑光芒闪烁,直奔朱老师眉心劈过去。

    穆锡的三剑符这会也到了。

    白牧野略微一犹豫,那把光芒闪烁的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掉头,劈飞了穆锡的三把剑。

    对方身份终究是老师,这里又是学校,他不想这样不明不白的杀人。

    他的符速度太快了!

    哪怕斩落了穆锡的三剑符,依然如光似电。

    朱老师似乎想要闪避,但失败了。

    光芒闪烁的剑,狠狠斩在这位朱老师肩膀之上。

    一条手臂,应声而落。

    同时掉落的,还有那只手上捏着的好几张符。

    无一例外,全都是剑符。

    至于他斩向白牧野的第二张剑符,打在依然没有散去的防御之上,只引起了一点轻轻的波动,根本无法破开这道防御。

    出事了!

    在场这些人脑子里全都嗡的一声。

    这可不是小事。

    学生跟老师在教室里面直接打起来,老师还被斩掉一条手臂……

    哪怕是穆锡这种胆子很大的人,也禁不住一阵阵脊背生寒。

    小屁孩子而已。

    哪里还顾得上小白为啥是高级符篆师?

    “去把校领导找来。”白牧野沉声道。

    被斩落一条手臂的朱老师疼的面色扭曲的站在那,一脸骇然的看着白牧野。

    他身为一个高级高级符篆师,一身精神力已经达到两百四十多。

    面对白牧野,却连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被碾压着打!

    被按在地上摩擦!

    很显然,之前得到的那些情报,全他妈都错得离谱!

    这小子哪里是什么精神力羸弱之辈?

    去他妈他只是擅长的符篆术更多些……这特么分明就是一头深藏不露的猛虎!

    更可怕的是,白牧野毫不犹豫的对他出手,跟他对攻。

    哪怕已经斩落他一条手臂,依然面色不变。

    这他妈的是个只会打比赛的学生吗?

    太失策了!

    原以为不过是个少年,稍微一激就会热血沸腾。

    再刺激的狠一点,就会引得他主动出手。

    只要白牧野出手,他还手……怎么还,都是正常的!

    没想到对方的实力,彻底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

    栽了!

    这个跟头栽的实在是太狠了。

    现在这情况,想跑都难。

    当然,如果拼着这条胳膊不要,应该也有机会逃走,可问题是,只要看看白牧野的眼神就能明白。

    这小王八羔子,是不会让他逃走的。

    “我不问你为什么,想必你现在也不会回答我。我只想告诉你一句话,想要在一中这里撒野,就凭你这种货色,还不够格!”白牧野冷冷道。

    他在百花城,仇家不多。

    要么是跟麻爷有关,要么,就是跟他身世有关。看这货的手段,不想三仙岛出来的。

    那座岛做事没这么冒失,也没这么掉价。

    无论哪一种,如今的白牧野心中都并不畏惧。

    他身上的符多着呢!

    怕个毛。

    这边发生的动静,很快惊动了很多人。

    瞬间招来一群围观的,都忍不住窃窃私语议论起来。

    想不到开学第一天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所有人都是惊愕中带着一丝莫名的兴奋。

    姬彩衣、单谷、司音和刘志远四人第一时间赶来。

    看着被白牧野等人堵在教室里,断了一条胳膊的朱老师,几个人也全都被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刘志远来到白牧野身边问道。

    白牧野摇摇头:“还不清楚,上来就针对我,还想要对我下手。”

    “你胡说八道!分明就是你偷袭导致!”朱老师冷冷的反咬一口。

    李敏在一旁道:“你当我们几个都瞎了吗?而且这里有视频记录为证!”

    姬彩衣几人眼神瞬间冰冷下来,就连司音身上那股萌劲儿都不见了。

    只剩下凶。

    一群百花一中的校领导很快出现在这里。

    看见这一幕,也全都有些呆住了。

    好在这都是一群成熟的成年人,哪怕面对这种突发状况,也都能快速反应过来。

    “赶紧带朱老师去把胳膊接上……”

    如今的医疗技术很发达,断掉的胳膊接回来是没问题的,而且以后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但这件事太大了!

    而且影响太恶劣!

    动手的人……竟然是白牧野这种乖孩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