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朱老师,你好。

    最近这段时间,一中出尽了风头。

    无论是之前百花杯上两支一中队伍最后会师决赛,还是前几天突然间冒出来的巨人城试炼场,一中都从中获取了难以想象的巨大好处。

    外面的人不知道,但内部人却很清楚,这一切的根源,都在几个人身上。

    高一一班的那几个以白牧野为首的孩子!

    刘志远是队长,灵魂却是白牧野!

    百花杯冠军是他们拿下的,巨人城试炼场的管理权,在别人还没弄明白应该如何跟那试炼场沟通的时候,就已经被跟白牧野关系亲近的孙岳琳直接拿下!

    不明真相的人根本就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但一中内部的一群人,都在私底下猜测,这件事,应该还是跟白牧野那群少年有关。

    准确的说,是白牧野之间,有巨大关系!

    是没什么证据证明,但这种事儿,也不需要证据。

    只要看谁是最后的受益人是谁就知道了。

    最近这几天,一中的领导们也一直都在跟飞仙大学那边接洽。

    别看在顶级天骄眼睛里飞仙大学也就那么回事,可它毕竟是飞仙星排名第一的综合性大学。

    这种学校,也绝非是谁想进就能进的!

    百花一中这种三级小城的高中能跟飞大扯上关系,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人家飞大那边话也说得非常透——因为我们看上你们的几个学生了!

    一中的一群校领导,也是直到此刻,才真正明白那个入学时精神力只有二十的小家伙,是个多么深藏不露的人。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才使得他们做出了一个让他们此时此刻后悔不已的决定。

    之前的符篆老师董颖因为个人原因,得很长一段时间离开工作岗位,一时半会回不来。

    一中这些校领导为了表示重视,专门从外面高价请了一个符篆老师回来!

    这位朱老师的来历,一中这群领导也不是很清楚。是被上级推荐过来的,他们没想太多,就直接聘用了。

    谁能想到这位居然来到这里第一天……就跟白牧野发生了如此严重的冲突。

    一条胳膊都被人给砍了……这特么以后还怎么教学?

    谁能服他?

    那位朱老师被几个人带着,快速的去医院处理去了。

    这边一名副校长让人迅速的将围观学生打发走,然后将白牧野这群人全部带回了办公楼。

    一间巨大的会议室内,众人都保持着沉默。

    会议室的光幕投影之上,播放着刚刚这场冲突的视频。

    可以说,从始至终,白牧野都是有礼有节,十分克制的。

    哪怕他是先动手的,但那也是因为朱老师手里已经拿出来一张剑符!

    通过视频看得清楚,朱老师当时目光狰狞,明白这是要出手的架势。

    而白牧野,却只不过打出一张控制符。

    虽然这种举动也有些不妥,但结合前因后果,白牧野只拍出一张控制符,真的算是非常克制了。

    随后就是几个学生跟朱老师直接对抗,再后来就是朱老师直接对白牧野动手……

    然后就乱成一团了。

    哪怕到这种时候,白牧野依然没下杀手。

    仁至义尽了!

    妈的!

    一群一中的校领导看见这画面,全都被气得七窍生烟。

    特么的把他聘请过来的时候,还专门交代过,说别看穆锡精神力最高,但白牧野才是他们最看重的人。

    没办法提醒这位老师太多东西,但一中这些校领导都觉得他们的意思已经传达到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很多话也不需要像教三岁小孩一样说得那么全吧?

    看视频记录,这混蛋分明就是冲着白牧野去的!

    “谁知道,这位朱老师,到底什么来头?”随后赶来的一中校长面色阴沉,冷眼看着会议室里面的众人问道。

    “这个……是我请来的人,是上面推荐的。谁能想到会这样……”一名副校长站起身,苦笑着解释起来。

    一中校长直接说道:“去,看住他,别让他溜了,这人的来头,十有八九是有问题的。”

    此刻。

    白牧野一群人则在会议室旁边的另一间会议室里。

    气氛有些沉闷。

    谁都没想到开学第一天就闹出这种事情。

    新来的老师不断找茬之后,竟然直接准备动手。

    不过小白也真果断,咔嚓一剑就是一条胳膊,可想而知,这种事情若是被有心人可以引导,会产生怎样的舆论风波。

    “那人的来头有问题。”一直闷着头在那不知鼓捣着什么的单谷突然抬起头说道:“我爸爸说,没有人熟悉这个人,他前段时间出现在丽明城,毛遂自荐,成了一名储备的符篆老师。”

    储备符篆老师,就是诸如百花一中这种,并非常年开班的情况下,一种无奈举措。

    成为储备符篆老师之后,哪里有需要,就可以直接去哪里。

    没有需要的时候,则可以去忙自己的事情。

    丽明城?

    白牧野微微皱了皱眉,拿起通讯器,给夏侯明发了一条消息,让他查查这个人什么来头。

    他也不是没怀疑过这人会不会跟夏侯明有关,但转念一想,老夏就算想要暗中对他下手,也不会通过这种方式。因为老夏比外人清楚他的实力有多可怕!

    所以他相信这件事跟老夏应该没关系。

    这位的手段,并不高明,甚至是有些低级。

    不过想想对方身上的剑符,跟他发生冲突之后毫不犹豫的把剑符给用出来……白牧野也不由感到一阵后怕。

    万一他没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呢?

    结果会怎样?

    幸亏这人不知道我的真正实力!

    “这王八蛋,绝不是找茬,他想杀小白!想要光明正大的将小白杀死。”姬彩衣坐在那,寒声说道。

    “没错,他想杀小白,却不想用暗杀的手段,杀完之后,还想全身而退。”刘志远道。

    “开什么玩笑?老师杀学生,杀完还想全身而退?”孙聪聪怒道:“哪有这种好事儿?”

    孙莉莉看了他一眼:“小白先动的手,虽然是控符,但那也是动手了,他再动手,真杀了小白的话,也是过失杀人,罪不至死的。”

    “那他也会坐牢的啊!”孙聪聪道。

    “对很多人来说,坐牢并不是问题。”姬彩衣站起身,开启通讯器,走到一旁打电话去了。

    这时候,白牧野的通讯器响起,他接通之后,是孙岳琳打过来的。

    “怎么回事?”孙岳琳显然也是刚刚听说,还不是很了解详细内情。

    “我没事,学校这边莫名其妙冒出来一个针对我的人。”白牧野解释了一下。

    孙岳琳在那边回应了一句:“行,这件事你别管了。”

    原本平静祥和的开学第一天,却因为这件事蒙上了一层阴影。

    事情根本就瞒不住,发生的时候就有太多人听到动静过来围观。

    哪怕有老师交代,但这种事儿,也根本压不住。

    很快便出现在网络上。

    于是网络上也出现了完全截然不同的两种声音。

    一方是站在那位朱老师那边的。

    认为无论怎样,也没有学生对老师动手的道理。

    哪怕这位老师再如何不堪,身为学生的小白也不能用攻击符篆去攻击自己的老师。

    “师长如父,这么做就是不对!”

    但原本就支持白牧野的那群人则认为,小白肯定是被激怒了,不然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在真相出来之前,别他妈胡乱造谣!”

    因为网络上都是传言,并没有任何证据。

    那些看热闹的人也都是在事情发生之后才赶过来的,所以事情的真相,难免有些失真。

    小白在一中是受欢迎,但嫉妒他的人数量也不少。

    在一些人推波助澜之下,这件事很快发酵,有愈演愈烈的迹象。

    就在这时,网络上突然出现了一段完整的视频录像。

    看完录像之后,之前一直疯狂指责小白的那些声音,一下子就小了很多,几乎消失。

    录像中,那位朱老师从进入教室那一刻起,就开始找白牧野的茬。

    随后更是不断用言语进行刺激,更是在激怒白牧野的时候,手里面暗戳戳的出现了一张符……后面的录像足以证明,那张符,就是典型的攻击符篆——剑符!

    一个老师,上来就找茬,激怒自己学生之后,拿出一张剑符……他是想要干什么?

    反观小白,始终有礼有节,哪怕到最后阶段,依然拍飞了穆锡的三剑符化成的三把剑。

    这种时候,就算再怎么想要给这位朱老师洗地,再怎么看小白不顺眼,也很难强行去强词夺理的。

    “小白做的没错!正当防卫而已。我不觉得小白做错了什么,相反,我很佩服小白,他已经很克制了!”

    “如果他没有那么克制的话,那位朱老师就不是掉一条胳膊那么简单了,脑袋恐怕都掉了!”

    “你们有没有发现,咱们一秒哥……好像跟以前有点不大一样了!”

    “他又帅了吗?本来就帅……看不大出来呀。”

    “楼上是个大花痴,他们说的是小白的精神力好像比以前高了!也比以前更厉害了!”

    “我们家白白本来就厉害!又帅又厉害!”

    尽管录像已经证明了小白的清白,但网络上依然还是一些追着他咬的狗子。

    ??:别黑我。

    没办法,千人千面,什么样的奇葩都有。

    那些人根本不在乎什么录像之类,他们甚至什么都不用看,就能编出一段完整的小白恶意攻击老师的故事。

    不过这些声音,在更大的浪潮中,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一中这边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所有人也都有些焦头烂额。不过有一点,他们并没有为难白牧野。

    在看完那段录像之后,就让白牧野这些人先回去了。

    至于那个朱老师,肯定是要好好查查的。

    可没过多久,就有消息传来——朱老师消失了。

    被送到医院之后,那位朱老师先是把胳膊接好,然后就被送入了特殊病房。

    那病房封禁灵力,但却没办法封印精神力。

    结果,病房那坚固的墙直接被剑符破开,刚刚接好胳膊的朱老师扬长而去。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外面居然还有人在接应他!

    这结果令人有些难以接受,尤其是一中这边,一群人更是勃然大怒。

    请过来这位朱老师的人,直接引咎辞职。

    出了事,总要有人担责任的。

    一场风波,就这样暂时被压制下来。

    但谁都知道,这件事没完。

    因为这件事,很多人第一次听说了“储备符篆老师”这个说法。

    这才明白,在飞仙星教符篆术的老师,绝大多数都并非是真正的老师。

    这件事等于给很多学校提了个醒,选择老师,一定要谨慎。

    随着开学,飞仙星高中生联赛的报名工作,也开始了。大家决定交给队长刘志远去处理。

    白牧野这几天每天晚上都会进入黑域打几场比赛。

    一周之后,他的连胜场次,终于达到了八十场。终于不再倔强,成为了一名白银级的小高手。

    这期间,他见了小顾,也跟小顾说起在黑域组队的事情,却没提以后现实中一起组团的事儿。还不到时候。

    但小顾同学已经非常开心了,觉得自己的坚持,终于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他跟白牧野说,过阵子可能会有一段时间没办法登录黑域,说是要到一个地方去上学。

    白牧野也没多想,每天进黑域,打比赛,赚取黑域币,买材料,画符……

    关于龙傲天那件事,他查了几次都没能查出什么头绪来,也就暂时作罢。

    于秀秀这几天很忙,几乎见不到人影,萧玥玥更是踪迹不见,白牧野猜测她应该是离开三仙岛,外出执行任务去了。

    林子衿倒是每天准时准点,出现在黑域中。

    不过两人之间的交集,基本上都是通过黑域里面的通讯器进行联络。

    并未再光明正大的进行联络。

    哪怕现在没人知道把自己弄成饼子脸龅牙村妞的小妖女是林子衿,可万一呢?

    林子衿也明白这个道理,哪怕心里面再怎么想着每天都能跟哥哥腻在一起,也只能默默忍着。

    不过已经比从前好太多了!

    至少可以经常见到,还可以在黑域中悄悄联系。

    这种感觉,相比之前,已经很幸福了。

    白牧野没跟她说起开学遇到的那件事,不想让她担心。

    孙岳琳这几天倒是每天都会跟白牧野进行联系,她告诉白牧野,已经查到了那位朱老师的行踪,去了丽明城。

    白牧野听了之后,没有再跟夏侯明进行联系。

    他依然不怀疑老夏,但他想知道,夏侯明对待这件事的态度。

    开学第八天,飞仙高中生联赛报名已经完成。

    白牧野在这天下午,接到了夏侯明的电话。

    “小白,那个人我抓到了,现在人在我手上,我并没有问他任何问题。我是偷偷给你送过去,还是怎么办?”

    老夏果然还是靠谱的!

    不管事实怎样,但至少,这通电话本身,还是足以说明夏侯明这人,是个讲信用的。

    白牧野想了想,问道:“把他送过来,方便吗?”

    “这没什么不方便,每天往来丽明和百花的航班有很多,其中有一部分,就是我们的。”夏侯明在那边说道。

    白牧野顿时恍然大悟,心说怎么忘了他们那个组织了?

    “你们在百花城……找到新的合伙人了?”

    夏侯明在那边笑着说道:“算是找到了吧,说起来,这人跟那个王二麻子还是有仇的,曾经被王二麻子打压得抬不起头来,被迫离开百花城。这次听说王二麻子进去了,再也出不来了,才回到百花城,这人做事比王二麻子讲究多了,所以您放心就是。”

    白牧野没有继续追问更多,关于那个组织,他现在也不想去过问太多。

    再说,他还有漂亮姐呢!

    老夏那边提供给他的很多信息是真是假,漂亮姐验证一下就知道了。

    “行,你帮我把他送回来。”白牧野道。

    “好!”

    夏侯明那边干脆利落的答应下来。

    一个高级符篆师,在老夏眼里,真的算不上什么。

    如果不是因为女儿,小白想拿捏老夏这种人的命脉,几乎是不可能的。

    “对了,紫月已经进入了第一学院的附属高中,这件事……真的谢谢您了!”夏侯明在那边认真道谢。

    白牧野拿神族要挟他是一回事,但治好了他女儿,却是另一回事。

    老夏这人也算是一个枭雄的性子,恩怨分明。既然被白牧野拿捏得死死的,完全没有翻身的可能,也就没有再幻想着如何去翻盘。

    而是当机立断,转投白牧野,并且保持了绝对的忠诚。

    他没有跟白牧野邀功,说自己是如何抓到那个朱老师的,但这过程,显然不会是风平浪静那种。

    白牧野也没多问,很多事情,心里有数就行了。

    当晚进入黑域,再一次连胜了五场,他的连胜场次,已经达到了八十五场。

    而连胜终止的林子衿同学,通过这些天的努力,终于又达到了三十二场连胜。

    但经过这一次,她对连胜率的追求,已经没那么在乎了。

    排行榜上排名第一的,依然是那位问君能有几多愁,此时她的连胜,已经超过了两百场,达到两百零三场!

    看这速度,明摆着是想用最短的时间去冲击钻石。

    不过最近这段时间,进入黑域的人开始变得多了起来!

    很多人虽然连胜场次不高,但实力却超强。

    黑域论坛上有人专门爆料,说有几个超级天才,应该可以碾压问君能有几多愁!

    白牧野对这些事情也不是很在意,如果真遇到那种对手,打一架就知道谁强谁弱了。

    第二天白牧野没有去上课,因为老夏那边,已经把人给他送来了!

    快递来的,他需要收货。

    下午的时候,刘志远突然打来电话,说起在地下遗迹和李敏一起找到那两枚灵珠的事情。

    “准确的说,应该是一颗半,这一颗半灵珠,按照价钱来计算,也是一笔天文数字。李敏一直没提,而且严格的保守着这个秘密。所以,我觉得,咱不能亏待人家。这件事,小白你怎么想?”

    白牧野一拍脑门,他差点都忘了这件事。

    那两颗给彭宗师和孔宗师准备好的灵珠都还在他的空间指环里面放着呢。

    “我觉得应该给的,关键一颗下品灵珠……到底值多少钱啊?”白牧野有些挠头。

    “我查过了,最近三年在拍卖行的成交记录,一颗品相完好的下品灵珠,最便宜的一次成交价格,是五百亿。”

    刘志远在那边苦笑道:“所以,就算按照内部分配法,不算另外那颗品相没那么好的,价格也不能低了五百亿。咱们一共有六个人,李敏那边,同样是跟着出力的,没道理比我们拿得少。至少也得分到七八十亿吧……”

    啧!

    七八十亿……简直就是一笔真正的天文数字了!

    太可怕了!

    他们现在没人能拿出这笔钱来。

    白牧野算是运气好的,赚钱能力超强的那种。

    但这么多,他也拿不出来呀!

    街头卖画那点钱根本算不上什么第一桶金,他真正的第一桶金是在孙家拿到的。

    一个亿!

    虽然给了姚谦佣金之后,剩下不到一个亿,但对小白来说,那已经是一笔巨款。

    后来在夏侯明那里赚到三十个亿,在发现白牧野没有毁了他们夏侯家的意思之后,夏侯明又悄悄的多给了他十五个亿!

    除此之外,夏侯明又给了白牧野大量的符篆材料以及那四件来自小宋家的武器。

    所以小白前前后后从夏侯家挖出来的利益不是什么三十亿加材料加武器。

    而是四十五亿加材料加武器!

    总价值已经超过了六十亿!

    这几乎掏空了整个夏侯家的大半现金。

    堪称凶残。

    但从始至终,老夏那边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愿赌服输,稳如老狗。

    按说身怀四十多亿巨款的白牧野,已经算是一个超级有钱人了,可在购买了一些品质极高的符篆材料之后,他的身上,现在也只剩下三十三亿左右。

    如果去购买顶级符篆材料,恐怕这三十个亿也会被很快烧掉。

    灵珠的确太值钱了,但这玩意儿不能轻易卖呀!

    他身上那三颗灵珠,两颗品相一般,一颗品相完好,都是给林子衿留的。

    所以听到刘志远的话之后,白牧野也有些挠头:“你觉得应该怎么办?要不咱们匀一点米线店的股份给她?”

    “扯淡,靠分红哪辈子才能分到七八十亿?”

    “那你说咋办?”小白也有点一筹莫展。

    “这样,我把我那两颗灵珠,卖掉一颗,除去分给李敏的钱,剩下那些我就留着了,那么大一笔钱,可以保证我以后不会因为它犯错。”通讯器那头,刘志远问道。

    白牧野沉默了一下,道:“老刘,这样对你不公平,钱应该大家出。”

    “要真那么说的话,我们还说好了所有收益都归你呢!这笔账怎么算?而且没有你,我们一颗灵珠都拿不到,命都没了,这笔账又要怎么算?”

    刘志远在那边说道:“小白,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其实也是我的选择。”

    “他们几个知道吗?”白牧野问道。

    “你觉得他们需要现在知道吗?”刘志远笑着问了一句。

    “啧,这回头他们要知道了,不得怪我?”白牧野翻了个白眼,他明白老刘跟他商量的原因了。

    就是不想让其他几个人知道,不然的话,这些人肯定争着抢着要卖自己的。

    而老刘觉得他们几个都比他更有希望冲到宗师境界,所以根本不想让他们知道这件事。

    以后知道了也没什么,反正木已成舟。

    但白牧野还是觉得有些可惜了,不过灵珠是老刘的,这也是他自己选择的路。

    面对这种情况,他也不好说太多。

    “他们不会怪你。”老刘在那边轻松的笑道:“他们都清楚我的性格。”

    “那你打算怎么卖?”白牧野问道。

    这东西,涉及到大几百亿的交易额,绝不是说今天想卖,明天就有人买。

    首先就是保密的问题,这绝对是重中之重!

    否则身份暴露,会有无数双眼睛看过来——你是从哪整的?

    “我是这么想的,咱们接下来不是要出去打比赛吗,我已经查了一些信誉度极高的拍卖行,我们可以放在那里进行拍卖。如果想要迅速拿回现金,也可以折价卖给拍卖行。这种东西,相信他们一定会收。”刘志远道。

    “会收……是一定的,但不太保险啊……这样,我来想想办法吧。”白牧野说道。

    挂断通讯器,白牧野看着冒出来的大漂亮:“你说老夏那人……可信吗?”

    大漂亮沉思了片刻,说道:“看上去,应该是可信的,只是……那是五百多亿啊!”

    是啊!

    五百多亿!

    “算了,反正这件事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完成的,先不想了。走,咱们去看看那个人。”白牧野道。

    老夏这件事办得非常靠谱,从百花城逃出去的那位“朱老师”,现在就在他家的地下室里面关着呢。

    全身被封禁!

    整个人被封印在一个箱子里面,被当成货物,直接送到了白牧野家里。

    来到地下室,白牧野打开箱子。

    “朱老师”瞬间睁开双眼,一双眼露出森寒目光,看着白牧野,没说话。

    “朱老师,你好。”白牧野看着他,露出一个特别好看的笑容。

    -------------

    还剩下最后几个小时了,大家如果手里还有月票,就投出来吧,别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