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阴魂不散(求保底月票)

    “朱老师”沉默的看着白牧野。

    如果眼神能杀人,小白这会儿估计都成渣了。

    “你瞅啥呀?”白牧野皱着眉头看着“朱老师”,“你能瞪死我不成?”

    “小畜生,你真能伪装!”朱老师终于不再沉默,冷冷看着白牧野说道,“落到你手里,算我倒霉,要杀就杀,你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嗯,你开心就好。”白牧野搬了把椅子,坐在朱老师面前。

    朱老师直接闭上双眼,也不再说话。

    白牧野坐在那里,自言自语道:“其实现在叫你朱老师,已经不合适了,因为你本来也不是什么老师。来到一中,目的就是想要杀我,可惜手段低级了点,让人看不起。虽然看上去你年龄比我大很多,但因为你的手段太弱智,所以我还是叫你一声小朱吧。”

    “朱老师”躺在箱子里,一言不发,但在听见小朱这两个字的时候,眼皮子忍不住跳了跳。

    “小朱啊,你说你咋这么傻呢?这件事要是换做我,肯定不会这么干。既然都已经混进一中了,何必急于一时?你的时间就那么值钱么?”

    “就不能老老实实的,低调隐忍一段时间?你看,我身上有那么多值得夸赞的地方,你可以拼命拍我马屁呀!”

    “让我先喜欢你,然后信任你,到时你再找个机会,抽冷子下手,说不定你就成功了呢。”

    “可你倒好,上来就一副瞧不起我的样子,试图激怒我,彻彻底底的激怒我,然后又拿出一张符在手上,引诱我对你发起攻击……你就不怕我当时就直接干掉你?”

    “哦,对了,你不怕,因为在你看来,我只是一个精神力二十多的普通人,呵呵,你真是个蠢货,也不知哪个白痴给你的信息,是不是都从网上找的,从来都没更新过吧?”

    朱老师躺在那里,身体根本动不了,但嘴巴却是可以说话的,听着白牧野在那一个人自言自语,骂他愚蠢,终于有些忍不住,闭着眼冷冷道:“你没必要说那么多废话,我说过,要杀要剐,随便你!落到你手上,算我倒霉!”

    “别这么说!千万别把自己包装得这么大义凛然,立人设最容易崩。你要这么有骨气,当时也不至于从医院逃走,跟一条丧家之犬似的跑掉。”白牧野笑呵呵的道。

    “我那是要将你的真实信息传递出去!”“朱老师”冷冷道。

    “拉倒吧你,真能闹,你知道个啥?还我真实信息,瞅瞅你没出息的样子。小爷真实信息是宗师!你看我骄傲了吗?”白牧野冷笑。

    “哈哈哈哈!”“朱老师”突然间睁开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白牧野,突然寒声道:“你说我要是现在突然间对你暴起出手,会不会杀了你?”

    “哎呦你有点吓到我了。”白牧野直起身子:“小爷身上还有被动激活防御符呢,你都没听说过吧?想出手就来呀?”

    “小兔崽子,你也别费什么心机了,干脆利落的杀了我,然后你就提心吊胆的活着吧!”

    “朱老师”冷笑道:“从今往后,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因为暗中将会一直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你。你最好什么时候都不要放松,因为你一旦放松了警惕,那个人会随时给你致命一击!”

    白牧野点点头,道:“行,谢谢您提醒。”

    说着,他站起身,开始从身上往外拿各种符。

    “朱老师”躺在那,眼睛看不到白牧野拿出了一些什么符篆,嘴里却冷笑道:“我说过,你不要枉费心机……想要通过折磨让我屈服……”

    啪!

    一张符,瞬间在他脸上炸开。

    一股强烈的无力感,瞬间从他身体蔓延开来。

    之前虽然被封印,但身体中的力量感依然还在。

    但随着这张符在他身上炸开,“朱老师”一下子感觉自己变得无比虚弱。

    “这张符,叫衰弱,品阶不算多高,我还没能把它提升到上品,不过我的等级很高啊!宗师级的符篆,你可以慢慢享受。”

    白牧野说完,坐在椅子上,仔仔细细观察着“朱老师”的反应。

    白牧野此刻封印全开,四百多点精神力的宗师出手,真的是不一样的。

    如果他手上再握着那根至尊权杖的话,他此刻的精神力将达到惊人的六百以上!

    不过对付这种人,还不需要权杖的加持。

    “朱老师”一开始根本不相信什么狗屁宗师,这少年是个高级符篆师的事实,就已经彻底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

    如果之前就知道这个信息,他怎能落到这步田地?

    白牧野说的那些手段,难道他真的不明白吗?

    正因为他所知道的白牧野,是那个人送外号“一秒哥”“两秒哥”“不到三秒哥”,精神力连三十都不到的废渣!

    他妈的,虚假资料害死个人!

    不过转眼间,“朱老师”的一颗心,越来越震惊。

    这符篆的效果……怎么这么久?

    因为时间已经过去三十秒,但那股虚弱的力量,依然在他的身体中,不成有半分减弱!

    他现在感觉自己连说话的力气都要没有了。

    他难道真的是一个宗师境界的符篆师?

    不可能!

    他这种年龄,怎么可能成为宗师?

    就算用神像去堆,也不可能!

    从高级到宗师的那道桎梏,又岂是那么容易冲开的?

    而高级符篆师的符篆效果,通常来说,最强的水准,也就在半分钟左右。

    可现在……都他妈快要一分钟了!

    那股虚弱的力量不但没有减弱,反倒愈发强烈起来。

    “朱老师”心头一片冰冷,他现在才明白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也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在丽明城,自己跟自己身后那些人……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但凡是跟他有关系的那些人,全死了!

    一个都没剩下!

    三个九级灵战士,两个比他弱一点,但也踏入高级境界的符篆师,被人家一窝端。

    这少年……绝不是自己能够招惹得起的存在啊!

    该死的王八蛋,你这一次……是真的害死我了!

    时间接近九十秒,那种虚弱的力量终于停止了。

    而此时,“朱老师”整个人也已经虚弱到完全没有说话的力气。

    白牧野拿出一张很久之前画的灵力补充符,想了想,随手拍在“朱老师”身上,这符篆补充的灵力极少,对“朱老师”的状态来说,也不过是杯水车薪,根本不顶什么用。

    但却可以让他能够勉强说出几句话。

    “你……真的,是宗师境界?”“朱老师”到现在都不敢相信。

    “小朱,我是个诚实的人。实话告诉你,我这呢,还有大量各种符篆,刚刚那个,叫衰弱,我这还有一种符篆叫衰老。衰弱符,是可逆的;但衰老符,却是不可逆的,它会让你的身体机能,迅速衰老到连你自己都不敢相信你能活到那岁数的地步。喏……”

    白牧野说着,两根手指,夹起一张符篆,冲他一扬眉:“宗师级,中品衰老符,很漂亮是吧?这可是控制住诅咒系符篆当中,很强的一种了呢。待会我会把它拍在你身上。”

    “小畜生……想不到,你竟如此歹毒?”“朱老师”忍不住无比怨毒的骂道。

    “小朱,你别这么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白牧野站起身,居高临下,俯视着“朱老师”。

    突然间怒斥道:“姓朱的,我到现在都不认识你,跟你更是谈不上任何的仇怨。而你在学校的时候就想要杀我,还想主动逼我出手,然后反击,杀完我之后全身而退?我没在学校当场杀了你,甚至阻止了我同学要杀你。不是我有多软弱,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小爷不是一个圣母婊!操!”

    人们都只看见他这张脸好看,却忽略了他的脾气。

    面对白牧野的突然暴怒,“朱老师”一双眼中,忍不住露出一丝淡淡的恐惧。

    这少年,着实太让他感到震惊。

    此刻他的心里面,甚至没办法组织起有效的词汇,来形容这个好看得不像话的少年。

    “不在学校杀你,是不想留下一身污名,因为不管怎样,你到了学校,头上顶着的都是一个老师的名头!尊师重道那是传统,哪怕你是个假的,哪怕是你主动想要杀我的,但我在那杀了你,依然会有无数圣母婊跳出来谴责我。我还要上学的,我还要好好学习呢!我不想从今以后走到哪,别人看向我的目光都充满恐惧。小爷是个热爱学习的好学生!懂?”

    白牧野一双眼中,闪烁着极其冰冷的光芒:“我经历过的那些事,都是你从来没见过,想都没想过的!所以,小朱先生,小爷从来就不是一个心慈面软的胆小如鼠的废物!我敢干的事情,说出来都能吓死你!就你这种垃圾,也配跟我玩这一套?”

    “现在你明白了吗?你今天无论如何,都是活不了的!所以,每多在这世上停留一秒钟,那都是我给你的恩赐!尽情呼吸人世间这夹杂着灵气的甜美空气吧!因为一会……你就再也呼吸不到了呢。”

    “你以为我真那么在乎你是哪来的?不错,我是想弄清楚。但弄不清楚又能怎样?”

    “从小我就明白一个道理,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如果我每天都把心思放在你们这群魑魅魍魉的垃圾身上,我还用不用上学了?还用不用画符了?”

    “不要太拿自己当回事,还一双眼睛在暗中盯着我,你他妈让他来盯我一下试试?看小爷是不是分分钟就把他揪出来就地打死?”

    白牧野如同发泄似的,怒喷一通,终于感觉念头有些通达了。

    真的太不爽了!

    开学第一天,本来心情美美的。

    最近经历了很多事情,如疾风骤雨。

    哪怕比同龄人都成熟,但依然觉得身心俱疲乏力

    眼下终于平静下来,也没有了那么多的烦心事,所有一切都朝着良好的方向去发展。

    现实中备战飞仙高中生联赛,没事可以去巨人城试炼场溜达溜达,去黑域跟林子衿聊聊天,再顺手虐一虐那些超级天才。

    这种生活对白牧野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

    谁能想到会遇上这种恶心人的腌臜事?

    这就像一盘香气扑鼻的美味佳肴刚端上来,还没等吃呢,就有一只苍蝇PIA叽一下扑上去。

    妈的,恶心死个人!

    白牧野拿着那张衰老符,毫不犹豫的往“朱老师”脸上拍去。

    “好好享受迅速变老的这个过程吧!因为很快,你连变老的资格都没有!”白牧野说道。

    “住手!”就在这张符拍在他脸上的一瞬间,“朱老师”终于崩溃了,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大了几分。

    “住手,我什么都说,留我一命,留我一条狗命……”“朱老师”痛哭流涕。

    那张衰老符,堪堪停在他的眼前,上面那复杂细密的铭文,看得“朱老师”头皮一阵阵发麻。

    他甚至都不认识这符!

    别看他是符篆师,但他是个典型的攻击型符篆师,他连防御符都画得一般,最拿手的,就是剑符,最擅长的,就是突然暴起,发动攻击。

    白牧野叹了口气:“我真的很想试试这衰老符的威力,你这人,忒没劲。”

    这世上,哪儿有那么多不怕死的人?

    生死间有大恐怖!

    现实不是虚拟,虚拟世界真实度再高,心里也是有底的。

    不会真死!

    但在这现实中,一旦死了,那可就是死了啊!

    “我也是受人指使,为他搭上一条命,不值得,不值得呀……”“朱老师”躺在那里,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那道心理防线一旦彻底崩溃,再想挽回,根本不可能。

    白牧野收起那张符,对自己的控符能力感到满意。

    刚刚那种情况,换一个符篆师,怕是想收手都来不及。

    他也懒得催,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躺在那嚎啕大哭的“朱老师”。

    “我什么都说,你能不能……放过我,饶了我这条狗命?我的命不值钱,一看公子您……就是大人物,杀我这种垃圾,真的会脏了您的手……”

    “朱老师”在那哭嚎着,语气中充满哀求。

    白牧野无动于衷。

    如果哀求有用的话,三仙岛会不依不饶?齐王会一次次想要置他于死地?夏侯明会屈服?赵璐会妥协?

    这特么是一个危险而又恐怖还很肮脏的世界!

    那些龌龊,从来都是掩藏在高度繁荣的文明背后。

    有些幸运者,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但有些人,生下来就注定要承担这些东西。

    比如他自己。

    “你要再废话,我这张符立马就会拍在你脸上。”白牧野幽幽说道。

    “是,是赵强派我来的。”“朱老师”认命似的说道。

    赵强?

    白牧野皱起眉头,对这个名字感到无比的陌生。

    哪怕说是齐王派来的,他都不会有多奇怪。

    但赵强是哪路神仙?

    “赵强说,麻爷对他有恩,而你,却是扳倒麻爷的罪魁祸首!他告诉我,说其他那几个人,背景都很强硬,不好杀,只有你,没什么背景,精神力也不高,他妈的……他骗了我,他骗了我啊!”

    “朱老师”说着,又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白牧野翻了个白眼,合着就特么看我好欺负是吧?

    “本来我好好的当我的高级符篆师,有体面的职业,有极高的收入,我吃饱了撑的……来干这种事儿?我,我也是头一次做这种事啊!”

    白牧野坐在那里思索片刻,随后恍然大悟。

    他知道那个赵强是谁了!

    就是当年光哥身边那个小弟,那个小赵!

    因为被麻爷看中,硬生生逼得光哥把小赵推了出去。

    记得之前大漂亮查麻爷底细的时候查过这人,好像在第一学院当助教。

    这人在那时候似乎早跟麻爷断了联系,有了大出息嘛,基本上也不可能再回到百花这种小地方。

    白牧野当时也只是让大漂亮监控他的动向,没有把太多心思放在那人身上。

    没想到那家伙竟然忍了这么久。

    不过,那位小赵……有这本事?

    隔着那么远,就能把这个姓朱的安插到丽明城教育系统,让他成为一名储备符篆老师?

    白牧野问道:“你真名叫什么?又是怎么成为丽明城教育系统一名储备符篆师的?”

    “我,我叫朱达,我的身份识别码是……”朱达此刻终于有点平静下来,说道:“成为储备教师,非常简单,只要有相应的资质就可以,我过去……过去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情,所以我的履历非常干净,他们从我这里,审核不出任何有异常的东西。自然不会拒绝我的加入。”

    “那你们,又是怎么知道百花一中会缺符篆老师的?”白牧野问道。

    “这……”朱达顿时有些犹豫起来。

    “说!”白牧野突然想到一种可能,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是,是赵强,通过手段,引开了一中原本的符篆老师董颖,然后……然后我才去的丽明城,成为储备符篆老师之后,又拿钱……拿钱贿赂了一些人,得到了前往百花一中任教的机会。这个……不难的。”

    呼!

    白牧野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冷冷看着朱达:“董老师现在在哪?”

    董颖消失了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之前大家都觉得她是去忙自己的事情了,现在看来,她很可能会有危险!

    “我,我不知道,这件事是赵强做的,他只告诉我结果,没有告诉我他怎么做的。”朱达说道。

    “赵强现在是什么身份,他在哪?”白牧野问道,他需要核实。

    “他表面的身份,是第一学院的一名助教,私下里……私下里……”

    “说!”白牧野厉声喝道。

    “是齐王殿下的人。”朱达说完这句话,浑身上下所有力气像是被彻底抽离了一样,虚弱无比的躺在那,就像一条死鱼。

    白牧野心里面有种日了狗的感觉,那个从百花城走出去,被麻爷大力扶植的人,竟然混到了齐王身边?

    恐怕就连麻爷,到死都不知道他隶属的组织是齐王的!

    所以赵强混到齐王身边这件事,如果如果是麻爷的意思,那么只能说明一件事——

    这老王八,野心不小啊!

    那么早就开始布局!

    “他在齐王身边,是什么身份?”白牧野问道。

    “他和我一样,都是齐王收罗的人才,但他的身份比我高,应该是有资格可以面见齐王那种……”朱达说道。

    白牧野微微皱眉,有资格见齐王?

    那这赵强是否清楚齐王跟他之间的恩怨?又是否知道齐王想要杀他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时候,为了活命的朱达继续说道:“不过这次的事情,是他背着齐王干的,当时他许诺我,这件事如果做成了,就给我再提一级,说不定将来能有机会,亲眼见到齐王殿下……”

    白牧野直起身,一双干净的眼睛里闪烁着浓浓的怒火。

    一群阴魂不散的狗东西!

    -----------

    新的一个月,新的开始,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