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罗笑笑

    那是一个非常狡诈的家伙!

    最后一场的地图是一片丛林,这里长满了参天大树。

    对方一进入到这张地图,就直接躲藏起来,一点都没有近战灵战士的觉悟。

    白银级的地图时间限制是一个小时。

    如果在一个小时之内不能找到对方解决战斗的话,那么双方这一场比赛,算是平局。

    一旦出现平局这种现象,那么连胜自然也就终止了。

    当然,这种现象并不常见。

    但也绝非没有。

    甚至在帝国高中联赛上,都曾出现过这种现象!

    那时候还有没有单人赛呢,两支团队进入到地图之后,全都隐藏起来,希望能打一个漂亮的伏击战。

    结果双方都这么想的。

    一直到比赛时间结束,这两方竟然谁都没动。

    因为那是一场淘汰赛,最后不得不直接启用擂台加赛的方式一决高下。

    根据赛后采访,双方都表示,一开始是有机会站出来主动寻找对方的。可却害怕自己一动,会被对方伏击。

    所以谁都不敢动,以至于到最后,双方只能通过擂台加时赛来分出胜负。

    所以说,真正的比赛中,什么样的情况都有可能会遇到。

    这就是复杂地形的特点。

    如果是在擂台上,就算想要藏起来,也没地儿藏,只能通过排兵布阵硬刚。

    可真正现实中的战斗,却不可能给你一个公平的擂台,让你站在擂台上对攻。哪一方更强大,哪一方获胜几率就会更高。

    这个对手,隐藏在这片丛林中,以白牧野的精神力,竟然都很难寻找到对方的存在。

    因为这片丛林太过浓密,所以就算飞上天空往下寻找,也会被巨大的树冠所遮挡。

    所以白牧野在做好了随时给自己拍防御符的准备之后,主动出击,去寻找对方。

    对一个比较脆的符篆师来说,他这举动,多少有些冒险。

    白银级以上的比赛,非请勿入!

    双方看上去都没有开放观战权限,一个围观的人都没有。

    这就是一场特别纯粹的白银级较量。

    白牧野在丛林中仔仔细细,寻找了半天,依然一无所获。

    树上、地上、石缝里……但凡的被他寻找过的地方,几乎没有什么死角存在。

    可问题是,对方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失,从来都很淡定的白牧野也忍不住有些急了。

    心说你进来打这一仗就是为了终结我连胜纪录的吗?

    于是,他干脆在表面上,放松了一些警惕,让自己的精神变得松弛下来。

    是真正让自己精神放松那种,不是外松内紧。

    真正的强者,甚至可以通过感知对方的呼吸频率来判断对方的状态。

    白牧野是觉得,他应该遇到了一个这样的对手。

    可当他的精神力彻底放松之后,对方依然一直没出现。

    这片丛林里面非常安静,除了一些小型的动物和各种昆虫之外,也没有任何有威胁的生灵存在。

    “这特么的……还能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不成?”白牧野满头黑线的在心里面嘀咕一句。

    这片丛林的地上,也找不到任何痕迹。

    于是,他静下心,开始判断对方大致可能的藏身之地。

    要么是他的视角盲区,要么就是对方非常擅长隐匿,把自己完美的藏匿起来。

    这片丛林不算大,一个小时的时间,足够他走个遍。

    如今时间已经过去四十多分钟,整片丛林被他走了一多半了。

    就在此时,不远处,一片枯枝烂叶下面,一双眼,正透过树叶的缝隙看着他。

    白牧野其实已经在这里路过两次了!

    第一次,白牧野精神高度集中,随时准备往自己身上拍符。

    藏在树叶下那人没有任何反应,在白牧野走过他的那一刻,双方距离只有不到两米远!

    但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连心跳都控制在最低点。

    第二次,白牧野精神松懈下来,溜溜达达从他脑袋边走过去,距离不到一米!

    只要他瞬间暴起出手,有八成把握,是能得手的。

    但他依然没动!

    他从小就在进行着这种训练,这种藏匿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而且,这场战斗的对手,看上去也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家伙。

    他第一次精神高度集中,那是担心他随时可能暴起出手。

    第二次路过的时候精神看上去很放松,却是为了引他出来!

    如今这是第三次!

    他甚至不用看,也能感觉到对方那一股焦躁的情绪在滋生。

    连胜纪录……嘿嘿,这种无用的东西,一点好处都没有,却深受绝大多数人的追捧。

    就连那些顶尖的天才,都不能免俗!

    对这个记录,非常看重。

    可实际上,这个记录除了让人在关键时刻会感到焦躁之外,一点意义都没有!

    他就完全不在乎连胜纪录,甚至有些时候,会故意输掉一场比赛,中止这个记录。

    对方已经很急了!

    他一定很想我立即出现在他面前,跟他一番大战!

    可惜,我依然不会如你的愿。

    藏在树叶下面这人脑子在飞快转动着,但脸上,却没有任何情绪流露出来!

    今天这个对手,他认识!

    大魔王!

    一个如今在黑域中名声不怎么响亮,但却非常危险的高级符篆师!

    像他这种不是刺客,但却擅长藏匿和暴起突袭的人,最喜欢的……其实就是符篆师。

    他们特别好打!

    别看符篆师有防御符,但符篆从发出到激活,那是需要时间的!

    只要抓住这个时间差,击败一个符篆师简直轻而易举。

    不过这个小黑胖子不在此列。

    可能连白牧野自己都不知道,他今天这个对手,已经在暗中观察他很久。

    就连他的战斗,对方都看过十几场!

    可以说对他已经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

    白牧野叹了口气,突然开口道:“兄弟,我也不在乎什么连胜纪录,如果你不想出来……”

    就是现在!

    话多,永远死的快!

    藏在树叶下面这位,要的就是这时候。

    在白牧野精神最放松,同时还在说话的一刻,他出手了!

    他的手中,是一把锋利的剑!

    整个人如同一道光,从地下暴起,庞大的灵力似乎都要溢散出来。

    绝杀一击!

    直刺白牧野的心脏!

    要么不出手,要么……就是一击必杀!

    嗡!

    一声轻响。

    这人感觉自己一剑刺在棉花上。

    不好!

    他激活符篆的速度怎么能这么快?

    我杀过的高级符篆师不下二十个,却没有一个……能拥有如此可怕的控符速度。

    一击不中,他瞬间往后退去,整个身形几乎都要化作一道残影了。

    这人真的不是刺客,但他的举动,却比刺客还要刺客!

    如果是在擂台上,他未必会这么打。

    但在这丛林中,这么打的成功率太高了!

    谁说灵战士一定要分那么细的?我是主攻型的近战灵战士,难道就不可以会用弓箭?难道就不可以擅长刺客手段?

    嗖!

    一张控制符,从他身后,向他的身体拍过来。

    卧槽!

    这特么控符手段!

    幸亏之前看过他的比赛视频。

    这人心里面想着,就地一个翻滚,试图避开那张控制符。

    可谁曾想,刚一倒地,他立马感受到更大的一股危险,从另一个方向传来!

    日,真是狡猾啊!

    果然,在看台上观战,跟当面对战,还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

    啪!

    这张控制符直接在他肩头炸开。

    他不懂动了。

    也不能说话。

    上品控制符!

    这人心中叹了口气,准备迎接死亡。

    被一个符篆师用控符给控住,还能有什么好下场?

    当然,对方也可能等着他自己主动认输。

    但这种人非常少。

    为什么要等?万一他不认输,厚着脸皮抽冷子来一下呢?

    不过是死,其实……对真正心性坚毅的人来说,死,也没什么可怕的。

    但他没想到,自己会是被一颗大树给砸死。

    白牧野一张控符控住他之后,突发奇想,直接用一张剑符斩断了一颗参天大树!

    这颗大树朝着被控住这位轰然砸落。

    卧槽,大魔王,我日你先人啊!

    这人差点崩溃!

    死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可谁愿意临死之前看见这一幕啊!

    狗日的真不是个东西!

    轰隆隆!

    参天大树倒下去,将这位活生生给砸死了。

    白牧野跳到这棵树上,若有所思的喃喃道:“身处环境,利用环境,也是战斗的一部分!单纯的藏匿,还是太简单低级了点。”

    黑域主城。

    某一间鸽子笼似的房间里,一个黑衣少年,一脸愤怒的出现在房间中。

    他就是被大树砸死的那位九级灵战士。

    “该死!”

    “太坏了!”

    “狗日的大魔王,怪不得有人冒充你黑你!你妈老子也想黑你啊!”

    哪怕被一刀砍死,被一剑刺死,他都不觉得有什么,可问题是,被一颗大树砸死……然他有种日了狗的感觉。

    “大魔王,你给我等着,等我磨练够了,就用一颗灵珠提升到宗师境,到时候,我肯定用一种更有创意的办法干掉你!”

    少年从始至终,就没想过他可以通过认输结束战斗这件事。

    在他看来,战斗嘛,就应该这样。

    如果对方拎着刀下不去手,跟他玩什么仁慈和素质,让他主动认输,他只会觉得对方愚蠢,是个超级大蠢货!

    认个毛啊!

    这不是高中生联赛!

    这是黑域!

    有朝一日踏上战场,见到神族,你击败对手之后,会停止攻击,让对方认输?

    所以,必须要狠。

    这种想法,其实也不算错,但却多少显得有些偏激。

    因为那些会给对手认输机会的人,也未必就是心慈手软,而是根据时间地点和人物,来进行判断。

    比如说对手是熟人,大家相互切磋。那么就没这个必要。

    比如说是擂台战,当着一大群观众的面,在已经彻底掌控全局的情况下,给对手认输的机会,也等于是给对手一个体面下台的机会。

    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所以也不能说谁一定是对的。

    反正对这黑衣少年来说,死就死了,虽然有点不忿,但也只是因为最后被大树砸死而不爽罢了。

    抱怨一通之后,他伸手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所有的头发,连同整个面部一起……都跟着扭曲起来。

    要是有人看见,非得吓得不轻。

    接着,一个完整的人皮头套,被他抓了下来。

    露出里面一张不算太漂亮,但很耐看的少女脸庞。

    短发,圆脸,大眼睛,皮肤白净,两道眉毛稍微有点点粗,却并不影响她的形象,反倒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

    要白牧野在这里,一定会被吓一跳。

    因为这张脸,他也认识!

    这姑娘名叫罗笑笑,来自三仙岛,正是白牧野幼时的伙伴之一。

    不过在那个时候,她并没有展露出太多这种藏匿的天赋来。

    性子沉稳,话不多,跟林子衿的关系非常亲近。

    在他们逃离三仙岛的时候,罗笑笑跟于秀秀和萧玥玥这些人一起,都在暗中帮忙,替白牧野和林子衿两人各种打掩护。

    这些女孩子跟白牧野和林子衿这种来头极大的人不同,她们都属于三仙岛在外面带回来的超级天才,连名字都是在岛上取的。

    跟着的师父姓什么,她们就姓什么。

    至于她们父亲姓什么,母亲姓什么,则没有人知道。

    罗笑笑这些年跟于秀秀和萧玥玥那些人走的并不近。

    原因也很简单,她觉得于秀秀有点过于张扬了!

    的确,于秀秀的确非常优秀,如今精神力都已经过了三百,妥妥的顶级天才水准。

    而且人非常聪明,又拥有不可思议的洞察能力。

    但她有点太骄傲了!

    骄傲就是最大的弱点!

    太容易被利用。

    罗笑笑之前也劝过于秀秀几次,别把岛上那些老家伙当傻子,人家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都多!人家修为比你高深,见识比你广博,你凭什么觉得自己能把人家玩弄于股掌之间?

    但没用。

    罗笑笑也就不再劝了。

    虽然大家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但在三仙岛上,朋友其实是个很奢侈很稀有的产物。

    因为大家连父母都不知道是谁,根儿在哪都不知道!

    骨子里,真的很难做到彻底信任别人。

    所以她挺羡慕于秀秀跟萧玥玥她们的。

    都这么大了,还能保持这么好的关系,还能彼此那么信任,真是又傻又叫人羡慕。

    于秀秀顶着自己本来模样公开进入黑域,这件事在三仙岛上,当时就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只是有些争议是明面上的,有些……则是私下里的。

    私下里那些,对于秀秀来说,一点都不友好。

    其实于秀秀自己也明白!

    人家是怀疑她以本来面目进入黑域,是想要寻找白牧野和林子衿!

    那两个三仙岛有史以来,唯一一次被人突破防线,从里面逃出去的两个人。

    之所以三仙岛没有强力阻止于秀秀,原因也简单的很。

    人家想要通过她,找到白牧野!

    好在于秀秀也不傻,不需要罗笑笑去提醒,也知道应该怎么做。

    在黑域里面大大咧咧,非常擅长交际,跟这个关系很好,跟那个看起来也不差!

    以至于黑域那些老家伙们对她也非常头疼。

    培养这么多年的超级天才,没犯什么不可原谅的错误之前,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最多只能让人暗中盯着就是了。

    然后,有意思的是,这些年跟于秀秀走的没有那么近的罗笑笑,也成了暗中盯着于秀秀的人之一。

    但她才懒得管这破事呢!

    做做表面工作就行了,所以她才通过于秀秀,知道了小黑胖子大魔王。

    然后偷偷关注,看了不少大魔王的比赛。

    她不是没想过大魔王会不会是白牧野,但最终也懒得去想了。

    是不是能怎么?

    跟她有一毛钱关系吗?

    那是她幼时的好友,就算真是,她也不可能出卖。

    她只想着有朝一日可以离开三仙岛,去外面执行任务。

    到时候只要找到一个机会,直接就跑路!

    还是小白跟林子衿聪明啊!

    早早的就跑了。

    不过他们也因此错过了许多资源,多少有点可惜。

    但也没什么可惜的,毕竟……自由更有价值!

    罗笑笑在小黑屋里安静的坐了一会,抛开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在脑子里复盘了一遍跟大魔王之间的战斗,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

    似乎无论她怎么做,实际上都没有办法击败他。

    “这个家伙,的确厉害的很!看来,我必须要尽快努力,抓紧时间进入宗师级了,我的基础,也已经夯实得足够坚实。”罗笑笑嘀咕着,眼神中凝聚起坚毅的目光。

    再过不了多久,她就有机会出去了!

    三仙岛发现的那处远古遗迹非常巨大,想要动用极大的力量才行。

    师父也说过,这次会给他们这群年轻人机会的。

    只要有机会就行!

    先去那遗迹里面溜达一圈,看能不能有点什么收获,然后再找机会逃走!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一次很多人的目光,都会放到于秀秀和萧玥玥她们身上,因为绝大多数岛上的老人,都认为她们一直想要逃走。

    “只有我这种从来不张扬,也不显山露水的人,逃走的机会才最大。秀秀,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你的目标太明显了!”

    罗笑笑说着,选择了下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