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妖精

    当然,这只是理论上存在的一种可能罢了,而修炼并不是简单的数据堆积。

    如果造神真的那么简单,齐王身边恐怕早就神人环绕,即便他是一头猪,也早已君临天下了!

    所以不是说手上有五十多颗灵珠,就能直接堆积出一个神级的灵战士。

    哪怕天赋如林子衿和司音如这种,到了高级宗师之后,每往前进一步,也都没那么简单。

    从宗师到大宗师的那道桎梏,更是无比困难!

    正常情况下,一个天赋还凑合的灵战士,终其一生,应该是有机会进入到高级领域的。

    也就是七级。

    但基本上,也就这样了。

    七级之后的修炼桎梏坚如磐石,高级进宗师更是铜墙铁壁,每一道关卡,都没那么容易打通。

    说到底,资源这东西就像食物,没有食物无法存活;但人能长多高,动物能长多大,却取决于先天的基因。

    先天基因差,最多吃出一个胖子,却没办法吃出一个真正的高个子来。

    能够进入百花一中的学生,天赋自然不会太差。

    所以,像这种重点高中的学生,只要资源足够,自身又足够勤奋,他们都是有机会突破到七级以上的。

    老刘在退居幕后的时候曾说过他的天赋不怎么样,就算再怎么努力,也难以突破到宗师境界。

    现在看来,这家伙绝对是撒谎了!

    他将两颗灵珠一次性用掉,一口气干到九级,这很老刘。

    人狠话不多。

    说用就用。

    不过大概也是彩衣逼着他这么做的。

    身为团队的队长,上不上场是一回事,但像是一只弱鸡肯定是不行的。

    而且境界不够,眼界跟格局自然也难以上去。

    就算老刘下学期会离开,但至少在这个学期,他还要承担起团队的各种幕后工作。

    修为太差,会跟不上形势的。

    就算是使用灵珠进行突破,但他不靠丹药,在短短数日之内接连打破三道桎梏,连升三级,这种天赋,谁敢说不好?

    这明明是一种强大天赋之下的厚积薄发好吧?

    说起来,老刘这份天赋,甚至未必比万雄差!

    只能说,人各有志。

    姬彩衣跟单谷的天赋,自然也是极好的,但却达不到顶级。

    也就是说,他们的天赋值,高于一般的优秀人才,可以进入天才领域,但跟黑域中那些超级天才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

    越是超级天才,越是很少会使用外物进行提升。

    而他们一旦使用……那种突破速度,绝对是惊世骇俗的!

    不过这种差距,在晋升大宗师之前,却是没那么明显的。

    所以,以白牧野目前手里的灵珠储备,他有绝对的信心,在高三毕业之前,将单谷、彩衣和司音几个人,全部打造成宗师级的灵战士!

    大学之前踏入宗师境界,哪怕未来晋级大宗师的路没有那么容易走,但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他们几乎就是一支无敌的团队。

    姬彩衣跟单谷虽然都有点不好意思,但他们也清楚,小白在这方面,是个绝对靠谱的人。

    他既然敢这样放话,那么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他们两个全都去突破了。

    司音依然很稳。

    如今她的修为,每一天都在稳步上涨。

    那两颗灵珠,她是打算进入宗师级之后再说!

    一颗四百,两颗八百。

    但只要踏入宗师级,她准备一口气先莽到中级宗师再说!

    别看她整天像个迷糊宝宝似的,可谁还没有点梦想和心愿呢?

    随着白牧野的回归,团队每天依然继续发一些训练和生活的照片、视频。

    现在他们的团队粉丝,已经超过了五千万!

    速度增长之快,让无数同为参加飞仙联赛的团队都羡慕不已。

    没办法,颜狗太多。

    从照片和视频中可以看得出,他们团队已经和好如初,毫无裂痕。

    当然,阴谋论者,是永远都不可能被击败的。

    他们依然秉承着一贯的观点——摆拍,装的!

    用老刘的话说就是生活这东西真真假假,九分真一分假,越是这样,那些躲藏在阴影中的人才越是会相信,他们团队是出了问题的!

    因为在这之前,他们这支团队可是从来没有如此高调的晒过友情和团结。

    就像那些阴谋论者的想法一样。

    以己度人。

    这是无数人的一种自然习惯。

    外面纷纷扰扰,一直封闭训练的训练场馆内,却是一片欢腾。

    单谷跟彩衣双双提升到七级巅峰!

    这两个天赋高于老刘的家伙,同样依靠自己的能力,硬生生冲开了踏入高级灵战士的桎梏,进入到七级之后,才使用灵珠进行突破。

    两颗品相不怎么好的灵珠,瞬间将他们的灵海拓宽到七级的巅峰极限。

    灵力双双两百五十九。

    前面横亘着七级进入八级的桎梏。

    两人原本是打算想要一鼓作气,像老刘那样,直接冲开那道桎梏,踏入八级。

    但仔细想想,还是不约而同的做出了一个决定——先留着。

    “我们要在赛场上临阵突破!”

    不是为了装逼,而是想要在战斗中冲开桎梏,然后在晋级那一瞬间,领悟到那种状态之下的感觉。

    战士,如果可以的话,就应该在战场上进行提升。

    至此,整个团队已经显得很豪华。

    老刘九级灵战士,灵力值三百九十九,往前一步,便是宗师!

    但这一步,需要多久才能真正踏出,就很难说了。

    司音八级,灵力值超过三百,已经达到三百零二。

    等到回头赛场上,姬彩衣跟单谷突破到八级,他们这支团队的整体实力,绝对是一支真正的强队!

    这是让白牧野最开心的地方。

    大家谁都不要掉队。

    哪怕是新闻发言人刘某。

    于是小白又开始了他的幸福生活。

    画符。

    他没有急着将那些打猎打来的完美级功法拿出来。

    不仅仅是容易暴露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刚刚提升等级的这些人,还需要不断磨合跟夯实自己的基础。

    基础打牢,眼界跟格局提升之后,再去学那些完美的功法,效果会更好!

    至少在这场飞仙联赛结束之前,这些东西,他是不打算拿出来的。

    不过他不着急,有人倒是着急了。

    就在十八进九的比赛抽签即将开始的时候,白岳城的长老赵璐女士终于沉不住气,主动联系了白牧野。

    “老板,我要见你。”

    呦呵?

    老板?

    这个称呼很新鲜嘛!

    白牧野多少有点意外,心说怎么不叫公子改叫老板了?

    “有话不能直接说吗?”他刚画好一张符,笔法完美,品相完美,已经接近大师级的控制符,心情很愉悦。

    “不能,我要见您!”

    好嘛,你都换成您了。

    白牧野想了想,还是决定见见她。

    跟小伙伴们打了个招呼,让大漂亮关闭所有监控。

    小白再次偷偷摸摸的顺着训练场馆那偏僻的后门溜了出去。

    赵璐选择的会面地点,也挺有意思。

    居然是一家隐藏在白岳城闹市区小巷深处的小酒馆。

    此时正是白天,没有客人,只有一个长相普通的女服务员,有些困顿的趴在吧台前。

    看见白牧野来了,都没站起身,懒洋洋往里面一指。

    白牧野看见坐在里面角落的赵璐。

    这女人,居然没有易容。

    顶着一张精致的脸,两根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支女士香烟,面前放着一瓶酒,桌子上摆着几盘下酒小菜。

    看见白牧野进来,赵璐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老板,这里。”

    白牧野易容成一个容貌普普通通的青年,来到赵璐面前坐下:“你怎么知道是我?”

    赵璐说道:“这家酒馆,我开的。”

    Σ(っ°Д°;)っ

    “赵长老还有这种闲情逸致?”有些无语的看了赵璐一眼,“不过这大白天的,你就出现在这里,没问题么?”

    赵璐抽了一口烟,露出一丝迷人笑容:“我每天都来这里喝一杯,而且我这酒馆,白天从来不开门营业的。”

    “那你怎么知道,白天不会有人突然闯进来?”白牧野吐槽了一句:“太不严谨。”

    “嘻嘻,你在担心我吗?”赵璐冲着白牧野挑了挑眉毛:“你现在这样子,不好看。”

    白牧野没理她。

    赵璐也没在意,说道:“要是一点本事都没有,我凭什么成为飞仙三十六长老之一?实话跟你说吧,白天只要我在这里,就没人能进来的。”

    白牧野回想一下,自己推门进来的时候,并没有见到任何阻拦,而且他易容过来,赵璐也不可能知道他的模样。

    难道,这女人派人跟踪我了?

    仔细回想一下,并未感觉到任何异常,所以心中觉得有些奇怪。

    赵璐端起酒杯,轻轻摇晃了一下,微笑着道:“自你从训练场馆后门一出来,我的人就一直在盯着你,而且他们没有使用任何高科技产品进行沟通,相互之间传递信息用的也是……最古老的方法。”

    “你在监视我?”白牧野看了一眼赵璐。

    “您这可是冤枉我了,见您一面多难啊,我得保证万无一失不是?”赵璐笑眯眯的看着白牧野:“再说了,我这不是都跟老板您坦白了么?”

    白牧野看她一眼,赵璐用一个微笑做回应。

    她说的也有道理,身为飞仙星三十六大长老之一,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也的确有些说不过去。

    但白牧野也同时在心里暗暗提醒自己,任何时候,都不要麻痹大意。

    他只是让大漂亮封闭了所有的监控系统,任何人试图通过监控来定位他,基本上不可能实现。

    但他却忘记了还有最原始最古老的盯人方式。

    以他的精神力,如果有人一直盯着他看,他自然能在第一时间感应到。

    可如果人家只是远远的用眼角余光看一眼,或是随意的跟他擦肩而过呢?

    这对任何一个受过训练的人来说,都是小儿科,再简单不过。

    “所以说老板,到什么时候都不要小瞧人的力量。科技产品再厉害,那也终究是一堆死物。”

    同样在听着这一切的大漂亮也在反思,不过听见这话,顿时很不服气。

    说谁死物呢?

    赵璐喝了口酒,微笑着说道:“老板能够用科技产品抓住我的把柄,我无话可说。可同样,我也有我的办法,能得到我想要的信息。”

    “说吧,今天叫我来,有什么事?”白牧野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了。

    这次,就当是一个教训,以后再多加小心就是。

    “想请老板您喝一杯。”赵璐拿过一个空杯,给白牧野到了一点点,推到白牧野面前。

    “我不喝酒。”白牧野说道。

    还真是个难搞的小男孩呢!

    赵璐心里面吐了句槽,一脸微笑的看着白牧野:“其实我这么做,包括跟您坦白,只是想让您知道,我是个有用的人。”

    “嗯,你已经证明你的能力了,还有事情吗?”白牧野道。

    赵璐忍不住风情万种的瞟了白牧野一眼。

    可惜,媚眼抛给瞎子看了,小白同学无动于衷。

    他身边尽是些美女,子衿就不说了,彩衣、司音、于秀秀……甚至包括之前一直加他但最近很久没动静的大明星秦冉冉,哪个不是绝色美女?

    “我说老板,您就不能赏个笑脸给我?难道刚刚这件事,还不够引起老板您的警惕?既然我能这样监控你,别人自然也能啊!”

    赵璐瘪着嘴,不开心的道:“真是的,好歹我这也算给老板您提了个醒对吧?您就不打算奖赏我一点什么?”

    白牧野冲她露出一个特别温和的微笑。

    每当他忘记戴口罩和帽子出门,被围住的时候,他都是用这种微笑来解围的。

    趁着那些人失神的功夫,拔腿就跑。

    可惜,他现在这张脸,释放出的微笑,威力无限接近于零。

    所以——

    “老板您倒是说话呀?”

    “奖赏完了呀!”

    “哈?”

    “我的笑脸呀,刚刚你要的么。”

    赵璐低头看了一眼桌子,然后不断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我的店,这桌子是我花钱买的!

    半天才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说真的,老板您前几天出去,就挺危险的。幸亏这是在我的主场,如果换做是在别人眼皮子底下,您能那么容易跑出去吗?”

    白牧野心中微微一动,看着赵璐:“你在说什么,我听不太懂。”

    赵璐有些不开心的看着白牧野道:“我都是您的人了,难道您一点信任都不想给我吗?”

    说着,她摆了摆手:“你们都出去。”

    这时候,屋子里其他几个角落,瞬间冒出来几个人。

    跟幽灵似的,身上的衣服几乎跟这房间可以完美的融为一体!

    如果他们不动,真的没人能发现他们的存在。

    这几个人,包括吧台那懒洋洋的普通吧员姑娘,全都顺着一道小门,鱼贯而出。

    白牧野看着赵璐:“埋伏这么多人,想对我下手?”

    “你个没良心的家伙!”人都走光了,赵璐也不装了,看着白牧野,怒气冲冲的道:“我的致命把柄都在你手上,我对你下手有什么好处?这些人是一直跟在我身边的,关系比我跟您还要牢靠!只有上一次!就是见你那次……他们没跟着!”

    “他们就算跟着,也没什么用吧。”白牧野道。

    赵璐给自己倒了半杯酒,一口喝下去,郁闷的点点头:“谁能想到那个老家伙居然晋级大宗师了……”

    这是她上次唯一算错的事情!

    如果不是因为算错了孙瑞的境界,她怎么会一个少年收服?

    有把柄怎么了?

    先弄死你再说!

    只是搞砸了这么一件事,命运就彻底被改写。

    这代价,不可谓不大。

    “又差点被你把话题带偏了!”赵璐瞪了白牧野一眼,然后伸出一只白生生的手,放在白牧野面前。

    白牧野愣了一下,然后拿起筷子,夹起一颗花生,放在赵璐白皙的手掌心。

    “吃吧,别客气。”

    “白……牧……野!”

    赵璐有些怒了,怒气冲冲的瞪着白牧野:“灵珠!我要灵珠!”

    “啥灵珠?”白牧野继续装傻。

    “你答应给我的灵珠!我只要一颗灵珠!”赵璐看着白牧野:“你答应过我的!”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白牧野一脸无辜的看着赵璐。

    赵璐有种要吐血的感觉。

    这个混蛋简直就像她命里面的克星一样。

    她从小到大,从来没在第二个人手上吃过这么大的亏!

    她聪明,腹黑,心狠手辣!

    这些年来,打她主意的人不计其数,可真正在她身上占到便宜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结果来了飞仙星,一头栽在这少年身上,连爬起来反抗一下的余地都没有。

    她回去总结了失败的教训,认为问题出在她太过于相信高科技产品。将全部的秘密都隐藏在电子产品中,结果被人直接扼住了喉咙。

    同时也是她太自负了。

    她觉得就算孙家派出一个高手来保护白牧野,也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然后就栽了。

    无论是那些证据,还是晋级大宗师的孙瑞,都压得她无法喘息!

    她的那些秘密当中,可以要她命的东西就一堆,可以要她家人命的东西……同样大把。

    所以哪怕她是个妖精,也只能屈从于白牧野。

    但这口气,却是一直没办法咽下去。

    谁还不是个天之骄女呢?

    凭什么我就要在你手上吃那么大的一个亏?

    凭什么这辈子我就只能一直受制于你?

    就算被迫成了你的人,我也得让你看清楚我的价值!

    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她告诉了白牧野关于齐王生日礼物这件事。

    她的本意,是想要跟白牧野一起,把跟她有仇的杜雨长老的贺礼直接给劫了。

    她有办法让这件事神不知鬼不觉,到时候,就算有人会怀疑到她头上,她也不怕。

    大人物对小人物可以不讲证据,可大人物对大人物,该讲证据的时候……还是得讲的。

    没想到的是,白牧野根本没甩她,拿到资料信息之后,竟然自己一个人就暗戳戳的下手了!

    简直就是胆大包天!

    而且不但下手了,这小子也黑得简直没边了!

    说她赵璐贪婪,可白牧野这小混蛋比她贪婪一百倍!

    他竟然胆大包天的将整个飞仙星神秘组织送给齐王的贺礼全都给劫了!

    一份都没剩!

    就连她的那份……也被吞了。

    当然,要是就剩下她那份,那她会更想哭。因为那明摆着就是在害她了,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你个没良心的小破孩!”赵璐终于怒了,冲着白牧野怒道:“亏我心里面还惦记着怎么坑那个赵强这件事,如果不是因为这,我一时半会甚至都不知道你已经偷偷动手了!”

    呃?

    赵强?

    “他怎么了?”白牧野好奇的问道。

    “他基本上是废了,这次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而且……齐王以后,很难再信任他了。”

    赵璐靠在椅子上,眸光清冷的看着白牧野,眼中依然有难以压抑的怒气:“我费尽心思坑了他,但你呢?你却到现在还想瞒着我!”

    “不是,你把话说清楚,你怎么坑他的?”白牧野问道。

    “哼,我让人把接飞仙星这批贺礼的任务交给了他。他一根毛都没接到不说,在接货过程中还自作聪明的自己一个人押运……反正他现在很惨。我委托的那个人,专门跟我说起这件事,跟我说对不起我,但他也救不了赵强……”

    等到赵璐将事情经过全部说了一遍,白牧野才明白过来,他不由得一脸震撼的看着这个漂亮妖娆的女人。

    这女人……真特么是个妖精啊!

    “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不敢把你怎么样的!”赵璐撇着嘴,忍不住小声嘀咕:“无耻的小东西……”

    沉默了一会,赵璐才接着说道:“别看我跟你这才第二次接触,但我了解你!从你当时一口吞掉夏侯家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年纪虽然不大,但却是一个比我还狠的人!我只是有点贪财,但你的野心和手段却让人感到害怕!”

    赵璐喝了口酒,把烟按灭在烟灰缸里,淡淡说道:“所以我当时就知道,这件事只要我跟你说了,你就不可能会放弃。于是我在第一时间布下了第二个局,顺手坑一下那个赵强。当然,如果你什么都没干,那么……我就等于小小帮了一把那个赵强,这也没什么。因为在那之前,我还让人放出了大量对他不利的谣言,而区区接货这种小事,并不足以抵消那些谣言对他的伤害。他就算被坑死,也还得记得我的好。”

    白牧野无语的看着赵璐。

    这女人,真厉害!

    事实再次证明,任何人都不能小瞧。

    如果不是漂亮姐在第一时间抓住了她全部把柄,想要像收服夏侯家一样去收服她……恐怕得反过来被她给玩死!

    “跟你比,我真是甘拜下风,佩服!”白牧野心服口服的道。

    “别,您这么说,更显得我无能。”赵璐一脸郁闷,倒了半杯酒,咕咚一口喝了。

    然后再次伸出一只手:“拿来!我吸取教训,不贪,就要一颗。”

    -----------

    拿来,不贪,就要一张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