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我需要换一顶帽子

    孙岳琳看了父亲一眼,撇撇嘴道“爸,人家有经纪人的!”

    “哈哈,有经纪人,他也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能够只字不提钱,说明心性还是很成熟的。”孙恒笑着道。

    “我跟姚谦说了,只要能治好您,咱们的悬赏肯定第一时间兑现!绝不会食言。”孙岳琳说道“一个亿,足够一个普通家庭十分富足的生活一辈子了!”

    孙恒点点头,说道“这点钱对符篆师来说也不算什么,画不了几张好符篆。”

    “是啊,符篆师是个烧钱的职业……”孙岳琳说到这,抬起头,看着自己父亲“您想亲自培养他?”

    “我?我未必有那个资格。”孙恒摇摇头,说道“你别忘了,人家背后也有人。我只希望他能治好我的病,以后若真能再加入第七军团,我就心满意足啦!”

    “我要不要跟弟弟那边打个招呼?”孙岳琳看着父亲。

    孙恒摇摇头“算了,让他自己慢慢成长吧。他背后的人都放心把他自己一个人扔在这,咱们没必要去操这种心。只要跟他保持一个良好的关系就可以了。”

    “那我明白了爸!”孙岳琳点点头。

    第二天一早,白牧野起来吃过早餐,没有看见姚谦,打开个人智脑看了一眼,姚谦留言说家里有点事先回去了。

    吃过早餐之后,白牧野上了孙岳琳的车。

    然后他就后悔了。

    当孙岳琳将车子停在一中门口的时候,白牧野面色有些苍白的下了车,差点连帽子和口罩都忘了戴。

    两眼无神的看了一眼孙岳琳“姐,放学之后,就不麻烦您来接我了,我自己打车去您家……”

    这女人开起车来简直就是个疯子!

    能想象吗?她硬是把一辆车开出了飞机的速度——时速接近一千公里。

    虽然那辆飞车的性能足够好,但也很少会有人把它开到接近爆表。

    白牧野不是不敢开快车,但自己开跟坐别人开的快车,那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受。

    从孙家庄园开到百花市内正常需要半个多小时,结果在这位大小姐的狂飙之下,只用了不到十分钟。

    好几次在白牧野的视角看来几乎都要跟其他车撞上了,太特么吓人了!

    白牧野发誓以后再也不上她的车!

    来到班级,已经来了好多同学,正谈论着昨天发生的事情。

    单谷看见白牧野,顿时两眼放光,冲着白牧野招手。

    “白哥,白哥,这里这里,过来一下。”

    白牧野走到单谷身边,单谷悄声问道“昨天协助城卫军打败黑幽灵那个人是不是你?”

    白牧野点点头“嗯。”

    单谷明显愣了一下,有种卧槽真是你啊的既视感,接着便一脸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哈哈,我就说是你嘛,视频虽然只给出了你的背影,但我是谁啊,不是跟你吹,我这眼力,一百米外的一只蚊子我都分得出公母……”

    白牧野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这家伙叫自己过来,其实是想要吹捧自己吧?

    午饭的时候,其他几个小伙伴也都已经知道了协助城卫军的人是白牧野。

    虽然当着众人不好太过直接的表现出来,但看向白牧野的眼神中,都充满敬佩。

    这个年龄的同龄人都在努力学习拼命修炼,都还沉浸在浓浓的校园氛围中呢。

    而这个精神力并不高的符篆师学徒,却已经可以参与到这种战斗中了!

    着实令人羡慕且敬佩。

    符篆课上,董颖也提到了昨天那场空间生灵的入侵战斗。

    “我们虽然不清楚那个符篆师的真正身份,但必须要为他的行为点赞。关键时刻,临危不乱,抓住时机出手,帮助城卫军一举定胜负……”

    “不过,老师说这个,并不是希望你们去效仿,毕竟这太危险了!”

    “你们都还年轻,还需要积累大量……”

    穆锡突然站起身,有些傲然的道“老师,如果遇上这种事,我也会挺身而出!”

    “老师相信你,但……”

    穆锡打断董颖的话,一脸骄傲的道“我有那个能力!”

    董颖微微皱了皱眉“穆锡同学,你先坐下。”

    穆锡站在那,直视着董颖说道“老师,我说的是真的!”

    “穆锡同学,首先你要清楚一件事,你的精神力高达五十五,的确是个天才!”

    董颖声音清冷的道“但现在,你还太弱!”

    穆锡脸上顿时露出不服气的表情,似乎想要反驳。

    董颖道“另外,我是你的老师,我希望在我说话的时候,你能尊重一下我。如果我说完了,你还想说,我会考虑给你机会,但不是现在。”

    穆锡悻悻闭上嘴巴,心中却在冷笑区区一个中级符篆师,牛什么?一百七十九点精神力,不知道有多少是靠外物硬生生堆积上去的!用不了几年我就能超过你!

    董颖目光有些清冷地看着下面的六个学生,“如今的你们,还太年轻,无论精神力高低,都并不具备真正实战的资格。”

    “我知道,我这样说,你们可能会有点不服气。甚至你们可能认为昨天那个神秘的符篆师只是运气好,机缘巧合罢了。我现在就给你们讲一讲,他协助城卫军击杀黑幽灵,到底是不是运气!”

    随后,董颖开始根据有限的视频材料,分析起昨天那场堪称经典的战斗。

    “黑幽灵的可怕之处,在于它的诅咒是瞬发的,而且覆盖面很大,一旦被沾染,状态肯定会被影响到!”

    “而当时的黑幽灵,明显是在呼唤同伴,所以当时很危险,生死可能只在一瞬间!”

    “那名神秘的符篆师,能在那种情况下,跟城卫军配合得天衣无缝……这已经不仅仅是技术上的强大,更是心理素质的强大。”

    董颖深入浅出的给众人讲了一堂符篆师跟灵战士之间配合的重要性。

    就连白牧野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自己竟然那么厉害,他当时出手那会儿,根本没想那么多。

    不得不说,董颖的确是个好老师。

    讲的课白牧野非常喜欢。

    董颖也没有给穆锡说话的机会,直到下课,都像是忘了这件事一样。

    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穆锡站起身,大声道“老师您好像忘了一件事。”

    董颖微微皱了皱眉,静静看着他“穆锡,你可能还是不太明白你的问题在哪。”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勇敢本身并没有错,我们这个世界需要勇敢者。”

    “十七岁,精神力五十五,也的确是天才,但如果单看你目前的五十五点精神力,其实是不够看的,你拥有的是未来,并非现在。”

    “而且,未来的你,究竟能够成长到什么地步,也是一个未知数。”

    “你现在能看见的世界,还很小。外面像你这样的天才,还有很多。”

    “老师想让你明白,一个人,无论有多么优秀,也都要先学会如何尊重别人,都要学会谦虚。”

    “另外,多说一句,我十七岁像你这么大的时候,精神力是四十九!虽然不如你,但也没比你低多少。”

    “然而直到今天,我依然只是一个中级符篆师,想要成为高级符篆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或许终其一生,我也没办法踏入高级的门槛。”

    “我之所以会批评你,是因为你这孩子有点太过自负。”

    “人可以自信,但不能目中无人。很多时候,你特别看不起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给你一个惊掉下巴的大惊喜。”

    “所以,你好自为之,老师希望你未来会更优秀!”

    董颖说完,直接转身离开了。

    有一件事她没说,通过视频认出协助城卫军的人是白牧野的,不仅仅只有单谷!

    毕竟那身影辨识度太高,只要看过一次,就会彻底记住。

    没人知道董颖认出那人是白牧野的时候,内心有多么震撼。

    哪怕他只有二十点精神力,这也是一个极有可能给一中甚至整个飞仙星创造巨大奇迹和荣耀的学生!

    所以现在,白牧野才是董颖最关注的人!

    绝不仅仅只因为他长的好看。

    穆锡脸色非常难看,忍不住冲着董颖的背影大声喊道“总有一天您会为今天这番话而愧疚的!”

    “呵呵。”坐在座位上没动的孙莉莉突然冷笑一声。

    “你笑什么?很好笑吗?”穆锡猛地回过头,怒视着孙莉莉。

    孙聪聪脸色一冷,冷眼看着穆锡。

    孙莉莉一脸茫然的抬起头,看看左右,再看看穆锡,从耳朵上拿下耳机,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穆锡脸色瞬间涨红,一甩袖子,狠狠摔门而去。

    “呸!”孙聪聪冲着门口的方向冷笑道“什么东西!”

    “人家是精神力五十五的天才,先被老师训斥,又被我们孤立,自然会不开心嘛。”万全喜撇撇嘴,淡淡说道。

    “我们可没孤立他,是他自己太骄傲了。”李敏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老师也不过是给了他一些忠告罢了,忠言虽逆耳,但我觉得说的没错。”

    万全喜点点头“是没错,可惜他未必愿意接受。”

    孙聪聪冲着自己妹妹竖起一根大拇指“高!”

    孙莉莉当然是装的,她刚刚的确就是在嘲笑穆锡。

    她没搭理自己哥哥,突然将头转向白牧野,脆生生问道“白牧野,昨天协助城卫军击杀黑幽灵的人,是你吧?”

    这话一出,在场几个人顿时都将目光集中到白牧野身上。

    白牧野却皱了皱眉“看来我真得换一顶帽子了。”

    众人“……”

    孙莉莉认真说道“跟帽子没关系,看身形就看出来了。”

    孙聪聪道“孙莉莉,你能从一个背影看出我来吗?”

    孙莉莉皱了皱眉“你有点太普通,未必能一眼认出来。”

    孙聪聪“???”

    这说的叫人话吗?

    我是你哥啊!

    跟你朝夕相处了十六七年的亲哥!

    “我想,老师应该也认出来了。”李敏在一旁笑着说道,看向白牧野的眼神,也是异彩连连。

    万全喜后知后觉的看着白牧野“那个人真的是你?”

    白牧野只是笑笑。

    “是呀,你没看那个视频吗?”李敏奇怪的看着万全喜。

    “我看了啊,但那视频上只有一个背影啊!”万全喜有些茫然。

    “一个背影就够了呀!”李敏理所当然的说道,然后看着孙莉莉“是吧莉莉?”

    孙莉莉点点头“嗯,一个背影就够了。”

    万全喜看了看孙聪聪,孙聪聪也看了看万全喜,视线交织到一起,无语凝噎。

    人生了无生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