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除厄

    下午白牧野上了一堂符篆师课,课堂上的白牧野依旧很低调,专心听讲。

    别人只当他精神力还是二十点,其实此刻他的精神力,已经悄然涨到了二十四点。

    符篆师的职业起步,之所以放在高中阶段,就是因为人在接近成年的时候,精神力提升速度会越来越快。

    尤其是二十岁到四十岁的这个区间,是精神力高速增长的阶段。

    白牧野的精神力一直增长的很快,最近这段时间,通过使用高级材料制符,这种感觉更加明显。

    但终究还没到三十点,所以制作出来的符篆,依然只有可怜的一秒,不过品质却都有很大提升。

    飞仙星和帝国的高中生联赛,每年的春天开始举办,一年一次。

    白牧野他们这群人还有时间。

    但到明年春天的高一下学期,可以报名的时候,他们只有资格报名飞仙星的高中生联赛。

    想要拿到参加帝国高中生联赛资格,就必须要像万雄他们那样,在飞仙星高中生联赛上获得一个好成绩。

    所以大家表面看上去每天很轻松,实际上都在私下里努力着。

    想要获得成功,不付出是没可能的。

    下课之后,白牧野全副武装,出了校门便看见姚谦正等候在那里。

    春风满面的,似乎有什么喜事。

    “姚哥,今天看上去挺高兴?”

    上了车,白牧野随口问了一句。

    “嘿,我哪天不高兴?”姚谦呲牙一笑,开着车往城外飞去。

    “前几天嫂子不是还怀疑你在外面包养女学生跟你吵架来着?”白牧野一脸纳闷的瞥了姚谦一眼:“怎么?现在同意你娶小的进门了?”

    “同意个屁!”

    姚谦黑着脸瞪了白牧野一眼。

    因为这个月他一直充当白牧野的专车司机,天天来一中接人,他老婆心生怀疑,以为丈夫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

    跟他吵了好几天,姚谦无奈之下,只能在前几天带着老婆来一中,让她见一见白牧野。

    结果这位也是个奇葩大姐姐,发现姚谦接的人是个男生之后,一开始还很平静。

    可当白牧野上了车,摘掉帽子和口罩跟她打招呼的时候,这位姐姐当场看直了眼。那眼神差点让老姚吃醋。

    他老婆呢,当着白牧野倒是什么都没说。

    极其温柔的跟白牧野打了招呼,又和风细雨的聊了几句,让他们别耽误正事儿,下车自己离开了。

    白牧野和姚谦都以为一场风波终于消失了。

    没想到等姚谦回家之后,一场风暴却骤然降临。

    他老婆怒质疑他竟然不喜欢女人反而喜欢上了男人!

    白牧野听姚谦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也有点崩溃,问嫂子脑洞怎么这么大?

    姚谦说他老婆的理由很简单——

    那么好看的男生,肯定不止我们女人喜欢!

    不然你天天载他出去干什么?

    不就是想泡他么?

    面对这种污蔑姚谦肯定不能认啊,于是两口子就吵。

    吵架的大体过程是这样的——

    “到底是不是?”

    “当然不是,你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喜欢一个男孩子?”

    “真不是?不是你天天去接他?他那么帅,我就看一眼,心都快化了,当着他连一句重话都舍不得说,也说不出口,你会不喜欢?”

    “……”

    “你倒是说话呀!”

    “你让我说什么?”

    “好啊姚谦你现在连话都懒得跟我说了是吗?”

    “天呐,老婆,我错了,求你放过我吧!”

    “那你说说,你错哪了?”

    姚谦想死。

    不过到最后,他老婆态度也软化下来。

    说你愿意的话,就娶个小的吧,反正帝国法律也没禁止这件事。只要你取向没问题,随你开心!总之你不能再跟一个那么帅的男孩子来往了!

    姚谦差点被气疯。

    好容易才跟妻子解释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因为孙家的强大背景,姚谦怕惹出不必要的麻烦,之前一直保密来着。

    姚谦的老婆这才知道闹了个大乌龙,这些天对姚谦一直无比温柔。

    但却绝口不提让他娶个小的这种话。

    她不提,姚谦肯定也不敢问啊。

    幸好姚谦这种心思也不重,所以总的来说心情还是挺好的。

    结果白牧野哪壶不开提哪壶,长那么帅也是个熊孩子!

    “说正事儿,那边是不是快结束了?”姚谦设定好自动驾驶,靠在座椅上问道。

    白牧野点点头:“快了,今天应该就能全部制作完成。”

    “有把握吗?”姚谦问道。

    “理论上没问题,但我也是第一次做,不敢保证百分之百。”白牧野谨慎回应。

    “只要你的符篆真实有效,这就足够了。毕竟这么多年,以孙家的财力和能力,都没能找到一个可以治疗孙先生的符医。”一个月来,姚谦对白牧野的能力已经有了更清晰的认知。

    除了精神力低,这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符篆师天才!

    精神力低,注定了白牧野很难成为高等级的符篆师,但这并不代表他在符篆师这条路上没有作为。

    别的不说,就算熬,就算嗑药,白牧野到老也应该有机会熬成一个高级符篆师。

    以他的能力,这辈子大富大贵一点问题都没有!

    一个强大的符医,绝对会受到无数大人物的追捧和尊重!

    这个是明星无论如何都比不了的,天皇巨星也不行。

    跟他在一起,绝对会水涨船高。

    来到孙家庄园,白牧野熟门熟路的进入到一栋小别墅里。

    这是一栋单独的别墅,专门给白牧野一个人准备的!

    孙恒妻子已经不在,身边只有这一双儿女,除了管事孙瑞之外,偌大庄园里的佣人数量其实并不多。

    白牧野的到来,给这里增加了不少的生气。

    那些佣人们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一边干活一边偷偷的看白牧野,干活都不觉得累了。

    今天孙岳峰和孙岳琳姐弟两人都回来的很早。

    他们也都听说白牧野的制符工作快要结束了,一旦结束,就意味着可以开始治疗了!

    那么,折磨他们父亲十几年的残酷病痛,将大大得到缓解!

    至于彻底根治,他们当然希望,但却不敢奢求。

    甚至连孙恒自己,都不敢去想这个。

    但对白牧野来说,准备了这么久,如果不能一次性清除掉孙恒身体中的烈火之毒,那和失败没区别。

    精神药剂的确是好东西,大大的填补了白牧野精神力少的空白。

    虽然没办法让白牧野直接制作出高级符篆,但却可以让他精力充沛的连续制符!

    这在之前,是白牧野完全不敢去想的。

    白牧野查过精神药剂的价格,一支市价一万多,大概能补充二十五点精神力。

    这价格当真是不便宜,偶尔买个几支,关键时刻补充一下没什么问题。

    但像现在这样,几百支精神药剂整齐排列在手边,想喝就喝的幸福日子,就算成了亿万富翁,白牧野也不敢这么浪。

    有钱真好!

    想要成为大符篆师,一定得先有钱!

    白牧野回来之后,一直在房间里忙活到晚上九点多。

    最后补充一支精神药剂之后,神采奕奕的出来。

    身上带着九十张上品净化符篆!

    他的精神力等级画不出上品,可架不住材料牛逼啊!

    所以在这一刻,白牧野的内心也是充满激动的。

    孙家这边,家主孙恒,管事孙瑞,一双子女孙岳峰和孙岳琳,全都在翘首以盼的等待着白牧野。

    姚谦回家了。

    不是他不想留下来等待见证这重要的一刻,直到刚刚他老婆给他发了一张内容劲爆的照片——

    火辣美女图片.JPG

    于是情难自禁的姚哥就这样被勾回家了。

    看见白牧野,房间里四个孙家人全都眼睛一亮。

    孙岳琳看着白牧野,开口问道:“怎么样?”

    白牧野点点头,然后看向孙恒:“前辈准备好了吗?”

    孙恒一笑:“为这一天,我已经准备了十三年!”

    孙岳峰沉默着,但望向白牧野的眼神,却充满希冀。

    男人的情感表达方式通常更加内敛,但这不代表他不心疼自己的父亲。

    父亲对于男人来说,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是一座伟岸的丰碑。

    对孙岳峰来说,尤其如此。

    他从小最崇拜的人,就是他的父亲。

    孙瑞眼圈微红,心中充满激动,那个他眼中一往无前的战士,叱咤沙场的将军,终于要归来了吗?

    孙岳琳冲着白牧野鞠躬:“那就拜托您了!”

    “您千万别这么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白牧野侧过身。

    孙岳琳道:“对我们家来说,这一刻实在太重要!不管我爸爸能不能重回前线……”

    沉默了一下,孙岳琳看着白牧野:“只要他能摆脱病痛折磨,你就是我们孙家最大的恩人!”

    白牧野笑道:“姐,您要再说下去,我都不好意思要酬劳了。”

    房间里几个人全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是一个月来,白牧野第一次提到酬劳这两个字。

    但在场几人都知道白牧野是在开玩笑,缓解他们的紧张情绪,心里愈发喜欢这个少年。

    “那就开始吧!”白牧野将厚厚一沓净化符放在桌子上,看着孙恒:“前辈坐好就行。”

    孙恒点头,眼中不由露出几分紧张。

    “没事的,很快就好。”白牧野安慰。

    九十张高级材料制成的上品净化符,品质上去了,但符篆等级依然是初级。

    所以每张符持续的时间却并没有变化,依旧是一秒。

    加起来也不过九十秒,一分半钟而已。

    白牧野拿起一张净化符,干脆利落的拍向孙恒。

    符篆落到孙恒身上,瞬间激活!

    一道淡淡的光芒,在孙恒身上一闪而逝。

    接下来,就成了白牧野的个人表演时间。

    在其他三人的见证下,白牧野生平第一次,展现出了一个符篆师的风采。

    一边拍符,一边喝奶……呃,是精神药剂!

    站在孙恒面前,神态沉稳举止从容。

    在其他几人眼中,白牧野身上竟隐隐透出一股渊渟岳峙的大家风范!

    九十秒,对这个世界来说,不过是一分半钟,转眼就过去。

    但对在场的人,却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

    紧张和煎熬!

    期待和激动!

    从第一张符篆拍到孙恒身上那刻起,光芒就没有中断过。

    孙恒胸前像是有光芒特效一般,映照着那张儒雅英俊的脸。

    铁血战士,此刻也难掩激动。

    随着一张张符篆加身,孙恒可以无比清晰的感知到自己身体传来的每一点变化!

    若梦魇般,在他体内疯狂肆虐十三年的烈火之毒,如漫天铅云遇到猛烈狂风——

    乌云尽散,光芒万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