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城北的大佬

    那碗跟个爆竹似的,砰地一声响,在那人头上炸开。碎个稀巴烂,连汤带水砸了满头满脸,。

    那人也被这只碗给狠狠地砸了出去,一屁股坐在跌坐在门口。

    头也被打破了,汤水混着鲜血流淌下来。

    整个人都被打懵了,连疼都忘了喊,看上去无比狼狈。

    白牧野在姬彩衣动手的一瞬间,手瞬间就已经插在口袋里,几张符被捏在手中。

    这几乎已经成了一种本能,得益于这段时间的训练和磨合。

    哪怕他不清楚姬彩衣为什么突然大发雷霆直接动手,但却在第一时间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郭姐从后厨走出来,一脸惊慌:“哎,彩衣……”

    “郭姐你别怕,也什么都不用说,这件事跟你没关系,我早看这群王八蛋不顺眼了!”

    姬彩衣站起身,大步向外走去:“小白,我们走!”

    “彩衣……彩衣……”郭姐在身后焦急的喊着。

    姬彩衣也不回应,来到门口,见那人一脸懵的坐在地上,上去又是一脚。

    嘭!

    这下彻底昏过去了。

    姬彩衣一脸嫌弃的看了一眼:“把他拉一边去,影响做生意。”

    白牧野一脸无语,心说,得,你开心就行。

    走上前一把拎起这人衣襟,把他拎到一旁,往那一扔,跟条死狗似的。

    但白牧野知道,这人只是昏过去而已,死是不可能的,但一个脑震荡也肯定跑不了。

    “走!”姬彩衣气势汹汹,也不理追出门来一脸担忧的郭姐,拉着白牧野便走进一条巷子。

    “郭姐什么都好,就是胆子太小了,被这群该死的混混欺负那么多年,从来都不知道反抗!”姬彩衣气呼呼的说道。

    白牧野看了一眼姬彩衣,心说咋反抗,拿眼神凶人吗?

    你当谁都跟你似的,要家世有家世,要能力有能力?

    “我看这群该死的混混不顺眼已经很久了,收保护费、欺老凌弱、踢寡妇门、挖绝户坟……他们干的损事儿一天一夜都说不完。”

    “城北这种地方,从地上到地下,错综复杂。就算城卫军来了,也会有种狗咬刺猬无从下口的感觉。”

    “关键这群混蛋还都罪不至死,城卫军也不可能真正组织大规模行动来剿灭他们……”

    “我一直在找机会收拾这群该死的混蛋,可他们之前一直都拦着我。说我能教训他们一次,不可能天天教训他们。等我回头走了,他们会变本加厉的来欺负郭姐,呸,我就不信这个邪!”

    姬彩衣越说越气,怒气冲冲的看着白牧野:“小白你说,是不是越不敢反抗就会被欺负得越厉害?就像穆锡,那天咱们要是被欺负住,你当他不敢变本加厉?董老师可以原谅他,我却不会原谅那种人!不管他有怎样的理由,都不是他仗着自己精神力高拿着攻击符篆欺负别人的理由!”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咱能不能先消消火?冷静一下?不然待会真的要跟人打起来,也容易吃亏不是?”白牧野没有直接阻止姬彩衣。

    看得出她这火气已经憋了很久,刘志远和单谷他们几个也明摆着都不怎么支持她。

    怪不得她事前不跟说,这是怕我也拦着吧?

    “我已经够冷静了!要是不冷静,你当刚刚那个烂混混还能活着?”姬彩衣咬牙说道。

    “就咱俩,不会吃亏吧?”白牧野问了一句。

    “怎么,你怕?”姬彩衣站住,看了白牧野一眼,随即说道:“怕你也得跟着,我自己肯定吃亏!你得保护我!”

    白牧野:→_→

    还行,脑子还没坏掉,还知道自己去得吃亏。

    “行,你确定咱俩不会吃亏就行。前边带路,咱们去挑了他们老巢!”

    白牧野掏出可爱猫口罩戴上,想了想,又掏出一个好多鱼口罩递给姬彩衣:“先蒙面!”

    姬彩衣:“……”

    “干嘛?”

    “你不拦我?”姬彩衣一边戴上口罩,一边闷闷的道,又不放心的追问一句:“这口罩你戴过没?”

    “新的!”白牧野翻了个白眼,然后看着她道:“拦你干嘛?这种烂混混,我也想揍啊!”

    “好吧,现在我有点相信你是真的想揍穆锡一顿了,这些人都是欠收拾!”

    姬彩衣大有找到知己的感觉,带着白牧野走街串巷,看上去对这一带十分熟悉。

    “你之前来过?”白牧野不由感到奇怪。

    “多新鲜啊,小偷下手之前还得先踩点呢,我想收拾这群王八蛋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别忘了,我是个刺客!”

    姬彩衣得到白牧野的支持,情绪变好了很多,显得有些神采飞扬,像个侠女。

    只是脸上的好多鱼口罩让她看上去有点萌。

    “您这专业程度,我看更像个斥候。”白牧野点评道。

    “嘿嘿……太过奖了。”姬彩衣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小白?”

    “嗯?”

    “你觉得司音怎么样?”

    “挺好的呀!她早晚能成长起来的,我觉得你们不用太过担心她。”白牧野认真的道。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觉得司音这个人……怎么样?”姬彩衣偏头看了一眼白牧野。

    “啥意思?你要当红娘?”

    “不行么?”

    “不行的,我有女朋友。”白牧野说道。

    “骗人!”姬彩衣白了他一眼,还想说什么,迎面走过来两个身材高大的青年。

    看见姬彩衣,都是眼睛一亮。

    贫民区这种地方,这种气质的女孩他们从未见过,当场差点看直了眼。

    “小妹妹,要去哪呀?”其中一个青年笑眯眯的看着姬彩衣,一双眼不住的在姬彩衣身上来回打量着。

    另一个一脸麻子的青年也贪婪的看着姬彩衣,喃喃道:“这妞好靓!”

    帅气的小白则无情的被无视了。

    姬彩衣柳眉一竖,瞬间冲出去。

    就听砰砰两声闷响。

    两个青年直接倒飞出去。

    狠狠摔在七八米外的地方,一边一个,砸在路两旁的垃圾堆里昏了过去,那些垃圾稀里哗啦,差点把他们给埋了。

    白牧野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还好脑袋是露在外面的。

    “垃圾!”

    姬彩衣骂了一句,回头看着白牧野:“你说你有女朋友,我见过没?”

    “你应该没见过吧,她在紫云。”白牧野想了想说道。

    “呦,来头还不小!得,司音这事儿当我没说啊!”姬彩衣压根不信白牧野的话,也觉得自己贸然牵线有点不妥。

    感情这种事儿,勉强不来的。

    没理会那两个昏过去的混混,看着白牧野问道:“你带了多少张控制符?”

    “十几张吧……”

    白牧野随口说道,其实经历了次元空间降临那件事之后,白牧野口袋里又岂止只有控制符?

    “应该够了!”姬彩衣说着,带着白牧野来到一栋破旧的院子外面,离得老远就能听见里面传来一阵阵开怀的笑声。

    姬彩衣走到院门口,抬起那条大长腿,一脚将木质的大门踹开。

    没等白牧野反应过来呢,她人就已经没影了。

    接着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一阵怒喝声,紧接着就是稀里哗啦,桌翻碗碎,杯盘狼藉。

    直接就打了起来!

    卧槽真莽啊!

    我之前是不是夸过她现实中很冷静?

    好吧是我错了!

    白牧野来不及去想太多,也赶忙冲了进去。

    一眨眼的功夫,地上已经横七竖八倒了十几个人了。

    翻到的桌子,碎掉的杯盘碗碟……简直一地狼藉,惨不忍睹。

    白牧野却松了口气。

    难怪姬彩衣胆子这么肥,这群被她打倒的混混一个个虽然看上去身强体壮,实际上连灵战士都算不上。

    欺负欺负普通人还行,遇到真正的灵战士,几十个抱成团都不够一个中级灵战士打。

    不过这里也不是没有灵战士,眼下就有两人跟姬彩衣打的难解难分。

    职业等级这东西,如果没有拿到对方具体数据,是很难一眼看出来的。但从这两人跟姬彩衣的战斗中不难看出,他们的等级并不低。

    应该跟姬彩衣差不多。

    对于普通平民来说,能有这份实力,已经算是挺了不得。

    都已经这样了,也只能先打了再说。

    白牧野当即将两张控制符拍出去。

    一群可怜的小混混,连个高级灵战士都几乎没见过,做梦也想不到有朝一日他们居然会有幸跟符篆师打一架。

    面对白牧野打出的符篆,正专心跟姬彩衣打架这两位连躲一下的动作都没有。

    啪!

    啪!

    两张控制符直接在他们身上炸开。

    然后,这两位就跟中了定身法一样,一脸扭曲,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嘭!

    嘭!

    姬彩衣一人一拳,将这两人打翻。

    冲白牧野竖起一根大拇指:“帅!”

    这时从里面的屋子里走出一个中年男人。

    光头,五短身材,一脸横肉,下巴留着一缕白胡子……应该是故意染白的。脖子带着一根粗大的金色链子,身上穿着对开襟的祖龙服。

    老头子管这种衣服叫唐装,白牧野觉得老头子骗他,衣服又不甜,叫什么糖装?

    难道是因为口袋能装糖?

    别的衣服也可以啊!

    光头中年人两只手腕上各自带着一串大珠子,手上还捻着一串很长的小珠串。

    总之这中年人给人的第一印象特像一个附庸风雅的坏人。

    很有贫民窟大佬的范儿。

    光头中年人一边捻着小珠子,一边缓步走出来。

    在他身边,还站着两个三十几岁的青年,身材不算多高大,但眼神锐利,给人一种不好相与的感觉。

    “不错,不错,初生牛犊不怕虎,连我刘某人的地盘也敢闯。小姑娘长的挺标志,还有一身侠肝义胆,就是不知道,我刘某人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呢?”

    光头中年人无视那一群被打得鼻青脸肿爬不起来的手下,看着姬彩衣和白牧野两人,文绉绉的说道。

    姬彩衣看了一眼白牧野,双手一抖,两把匕首出现在掌中。

    光头中年人左边那个青年惊呼一声:“储物戒?”

    姬彩衣却已经冲了上去!

    哪那么多废话?

    装什么大佬?

    她甚至连白牧野都没看,因为她知道,白牧野绝对会将符扔在最正确的位置上!

    嗖!

    嗖!

    白牧野手中两张控制符飞了出去。

    但紧随其后,又有三张符,成品字形,飞向那三人!

    没办法,等级太低,符篆无法达到武器传导,所以有备无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