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水漫金山

    那人看着白胜,咬牙道:“威胁我没用!我既然能叫得出你们名字,自然就是认得你们!我已将你们来这里的消息散播出去……”

    白胜冷笑道:“我们连面都懒得蒙,容更懒得易,会在乎你传递消息出去?”

    “你们究竟想干什么?”那人眼里闪过强烈恐惧。

    这和他所了解到的那个白胜,似乎有点不大一样,不,是完全不一样!

    这两人在闯过来那一瞬间,就已经被系统自动识别了身份,所以他才能一口叫破。

    但他所了解的那个白胜,却是一个说好听点叫做事极为稳重,说难听点就是瞻前顾后之人!

    这两位的事情他有所了解,很多年前曾闹得沸沸扬扬,甚至连皇室都有好几个人卷进去。

    到最后,以白胜黯然远走,林采薇终生不嫁,皇室那几个人受到严厉惩罚而告终。

    他之所以了解当年发生那件事,是因为这座岛……正是当年受到惩罚的一个皇室子弟的产业!

    准确地说,是核心产业之一!

    这里,存放着大量财富,同样也隐藏着不少秘密。

    外人根本不知道,知道的也绝对没胆子来闹事。

    所以这里的人乍闻有人闯过来,第一反应不是别的,而是一种难以置信的愤怒——

    你们怎么敢?

    没想到他们不但敢,而且还胆大包天!

    连帝国开国皇帝的雕像都给劈了!

    这是那个瞻前顾后的白家昔年天才能做出来的事儿?

    说出去都没人敢信!

    “你是不是傻?我们想干什么,刚才不是和你说了么?我们在报复啊!”

    白胜一扬手里的符,“你知道这是什么符吗?我告诉你,这叫洪水符!里面封着一座湖!淹你这岛屿,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你……”那人脸色惨白。

    如果白胜真这么干,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可怕!

    一旦这座岛被淹,将会有无尽的财富被毁掉。到那时,这座岛的主人会怎么报复白胜跟林采薇他不知道,但他,和他们这群岛上的守卫者,会有怎样的下场?想想都瘆得慌!

    就在这时,白胜身上的通讯器突然响起。

    白胜微微皱眉,犹豫一下,将通讯器打开。

    一道投影,出现在白胜面前。

    一旁站着那人一见这道投影,顿时激动起来,大声道:“白家主,是白家主吧?我是齐王门下,曾在一个月前见过您一次……”

    那边那道投影脸上顿时微微一僵。

    白胜露出玩味笑容,看了一眼林采薇,冲她道:“采薇,麻烦你,把这岛上的人都赶到一个高地去,让他们把被冻住的那些人也都扛走。”

    “白胜,你要做什么?”那边那道投影是一个相貌威严的中年人,他没理会白胜身旁那人。

    简直就是个猪队友!

    有话你就说话,说什么一个月前见过我?这特么不是明摆着上眼药呢吗?

    我之前根本不知道你们会去对白牧野下手,让你这么一说,我特么是黄泥巴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知不知道都没用了。

    “报复。”白胜言简意赅,只用两个字便诠释了他此行的用意。

    “胡闹!”投影那威严中年人皱起眉头:“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岛上那人似乎也反应过来刚刚失言了,情绪激荡,惊怒交加,慌不择言。心中也不由有些后悔,闻言插嘴道:“他知道,白家主,你一定要严惩……”

    啪!

    一张控制符直接在这人身上炸开,随后被白胜抬起脚一脚踹出很远。

    “我当然知道,用你说么?”

    “白胜你够了!”投影中,白家家主白瑞怒视着白胜。

    “少来这套。”白胜看着投影中的白瑞:“我今天要毁了这地方,回头还要娶林采薇!”

    “什么?”哪怕眼看着他跟林采薇几乎要把齐王这座岛给拆了,白瑞都没这么激动。听见这话,却一下子炸了。

    “白胜你是不是疯了?”

    投影中,白瑞那张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脸终于垮了,又惊又怒的看着白胜。

    “我从未像现在这么清醒过!当年如果不是我没担当,如果不是关键时刻被你们欺骗,我和采薇的孙子可能都有小白那么大了。”

    远处的林采薇看了白胜一眼,含情脉脉。

    白胜此刻,彻底平静下来,看了一眼在远处驱赶岛上人的林采薇,眼神变得愈发柔和起来。

    他轻声道:“曾经的李、白、林三家多好啊!李家执掌天下,白、林两家暗中辅佐。顶级资源,三家共分之!曾经的三仙岛也很好,是多少顶级天骄神往之地?有多少英雄豪杰自那里踏入人间?八千多年前那场大战,大量三姓子弟,你我先祖从那里走出,义无反顾投身战场,抛头颅洒热血埋骨他乡……那个时候,纵然也有各自的小心思,但祖训却都还记得!”

    白胜抬起头,一脸认真跟投影中的白瑞对视着:“可后来呢?后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白、林两家的子弟通婚……居然都成了禁忌?是谁把它变成禁忌的?为什么会成禁忌?近亲通婚了吗?还是影响到某些人利益了?可笑的是,当年害怕这些事的人最后自己也没得到那个位置,哈哈,更可笑的是,就连自家出现天才,都特么成了一件麻烦事,所以家族?家族算个屁?哪有你们自己的小家重要?看看你们的直系血亲如今都在什么地方?跟着谁在做事?当我们都是瞎子?卖族求荣之辈,这些年愈发多了。”

    投影中的白家家主白瑞沉默着,面色阴沉得厉害,一双眼射出锐利的光芒,看着白胜:“你别说的那么冠冕堂皇,白胜,我就想问你一句,你真要跟林采薇结婚?”

    “对!”白胜斩钉截铁地道:“我已经对她不起一次,当年她为这事儿脱离了家族,我却因为可笑的顾全大局四个字,蹉跎岁月这么多年!”

    “现在我想明白了,指望你们这群人想通了开恩,简直是白日做梦!当年你们的目标是我,因为我影响到了你们背后的人;现在你们的目标是小白,因为他影响到了你们如今想要扶植的人。未来还不知道会是谁?”

    “反正只要影响到你们的布局,影响了你们的利益,你们这群人脑子里就不会有任何亲情可言!白瑞,我都不稀的说你,要是大哥还活着,看你这狗样,看你这样对待他儿孙,你说他会不会后悔把家族交到你手上?会不会干脆利落的一巴掌抽死你?”

    “白胜!你够了!”投影中的白瑞如同白踩了尾巴的猫,暴怒道:“当年不是我,你能那么容易脱身?若不是我,白修远两口子大闹三仙岛你当他们能活?”

    “放你的屁!当年两件事,全都是太……是皇帝开口了!你真当我不知道?”

    “在你们这些人眼中,三仙岛利益大过家族,为什么?因为三仙岛现在是你们的!”

    “所以你才强行让把小白送入三仙岛,所以你听说小白逃离才会暴跳如雷,又对追杀他的人视而不见,甚至暗中下绊子阻止修远两口子。你还有脸说救了他们?”

    “李白林三家祖先亲如兄弟,但到了近代,早已经变味了!”

    “你们这群人不思进取,不想着发展家族只顾着自家那一脉利益,跟皇室中的一些人沆瀣一气……”

    “如今的三仙岛,早成了你们餐盘里一块美味蛋糕!昔年的三仙岛,是培养天骄之地。如今的三仙岛是什么你自己心里没数?”

    “培养忠诚之士?我呸!分明是培养傀儡之地!”

    “白胜,我不跟你吵,你对我成见太深。你也少大义凛然地指责我。这次他们对白牧野暗中下手的事情我不知道,你报复就报复了,我给你担着。但你跟林采薇的事情,我不允许!”投影中,白瑞脸色极为难看。

    “不用你担着,也无需你允许!”白胜哈哈一笑,“其实我想知道,皇帝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的表情!嘿,白瑞,你和你的主子不想知道吗?黑域重启,战时条例开启,你们却还在这拼命忙活自己的私利。努力一代不成功就冲着二代去,将来可能又盯着第三代,哈哈哈哈,真替你们感到心疼。终日算计,你们不累吗?”

    投影那边,白瑞脸色阴晴不定,最终叹了口气:“白胜,你我兄弟一场,非要闹成这样吗?”

    “我跟你闹?白瑞,我发现你们这些人真有意思,脸皮比城墙都厚。不管到什么时候,都能把道理讲到自己那边去。你们当年针对我,现在针对白牧野。我想知道,你们是不是都特别害怕家族里面出现一个不是自己那一脉的天才?”

    白瑞怒道:“你胡说什么?”

    这时候,林采薇从远处走过来,看都不看投影中的白瑞一眼,对白胜嫣然一笑:“搞定!”

    白胜看了一眼,这座岛屿最高处,聚集着上千人,瑟瑟发抖的靠在一起。

    看上去特别弱小无助可怜。

    还有至少上百个被冻成冰块的“雕像”,也都被聚集在那里。

    谁敢相信这是一群平日无法无天目中无人的主?

    白胜冲着投影中的白瑞微微一笑:“兄弟,想看水漫金山戏码不?”

    说着,也不理会投影中的白瑞有什么表情,白胜手中洪水符轻轻一抖,符篆飞出。

    轰!

    一股惊天洪流,宛若九天而降!

    投影中的白瑞,闭目仰天长叹,关了通讯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