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这就是真正的战斗

    姬彩衣小声问道:“郭姐怎么办?”

    “她不会有事,你要想的是我们怎么办!那不是我们在擂台上的对手,那是一群穷凶极恶的歹徒。”万雄说着,手中合金刀上闪过一抹淡淡的火光。

    虽然一闪而逝,但身后几人都看得清楚。

    属性武技!

    也是万雄能打进飞仙高中生联赛前十的根本依仗——炎月斩!

    刘志远有些羡慕的看了一眼,他现在还不能将风雷斩发挥到这种程度。但他相信自己再有一两年,也一定是可以的!

    转过一个回廊,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空旷的大厅。

    大厅里的情况,也瞬间被众人收入眼底。

    光哥一群人,包括他身边那几个有点实力的灵战士,此刻全都倒在地上,身上、脸上都有伤。

    显然是经历了一番战斗留下的。

    对方人并不多,只有八个,有两个人抓着被控制住的郭姐。郭姐的嘴被胶布封死,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看见他们进来,郭姐的眼神中充满了希望同时又满是紧张。

    她想被救走,但也怕连累这群孩子。

    那个叫平哥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留着寸发,身上肌肉发达,眼神淡漠。

    看见万雄等人进来,嘴角泛起一抹不屑的冷笑。

    “几个小屁孩就想学人家……”

    唰!

    万雄距离他足有十几米,手中合金刀就已经斩出去。

    莫说这位平哥,就算是白牧野几人也都被吓了一跳。

    他们之前都看过万雄的比赛录像,但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隔着十米就出手的时候!

    他应该真的已经再次提升过了。

    一道火光,顺着万雄手中合金刀一起斩出去。

    给人的感觉仿佛万雄手里拎着一把长长的火焰刀。

    平哥被吓了一跳,连忙向后躲闪。

    他的速度也极快,境界明显不低!

    但面对万雄这突如其来的霸道一刀,却是显得有些慢了。

    火光从他肩膀切下去,一条胳膊当场就掉落在地上。

    刘志远在万雄出手一瞬间,大吼一声,朝着平哥身边一人冲去,手中剑狠狠斩下。

    单谷一松手。

    八支箭带着弧度,全部射出去!

    不偏不向,对方这八个人,一人一箭。

    有两个人大吼着在地上翻滚,避开了单谷的箭,另外那六人,包括万雄和刘志远选定的对手,身上全部中箭。

    万雄的反应太快了。

    他在一刀斩下一人胳膊之后,紧跟着一刀斩向一个翻滚躲避单谷箭矢的人。

    咔嚓!

    那人一条腿被万雄切断。

    紧接着回手掏……呃,是回手一刀。

    将另外一人一只手留在地上。

    哐!

    刘志远手中剑跟对方仓皇抬起的刀对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巨响。

    因为那人腹部中箭,根本使不出气力,被刘志远连人带刀劈飞出去。

    挟持着郭姐那两人双手捂着喉咙,身子软软倒下去。

    战斗结束了。

    姬彩衣和白牧野根本没来得及动手。

    那边地上横七竖八的一群人全都看傻了眼。

    可以主宰他们生死的一群“强者”,就这样被干翻了?

    连装逼的机会都没给,就躺在地上发出和他们刚刚没有任何区别的哀嚎了?

    白牧野看了一眼一脸轻描淡写的万雄,心里忍不住有些感慨:这就是实力啊!

    万雄一丁点藏私的念头都没有,光明磊落,坦坦荡荡,也感觉不到人家有半点炫耀的意思。

    仿佛山就在那,他就是山。

    姬彩衣冲过去把郭姐嘴上的胶布慢慢撕下来,郭姐抱着姬彩衣痛哭。

    万雄沉声道:“城卫军的人还有多久到?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刘志远点点头:“我们先出去再说,这地方地形太复杂!”

    一旦还有其他敌人躲在这里,对他们展开偷袭,很容易就能让他们伤亡惨重。

    就在这时,一条胳膊被斩断的平哥从地上挣扎着做起来,一手捂着伤口,脸色惨白的看着几个人说道:“你们完了,麻爷不会放过你们!”

    万雄回手就是一刀。

    平哥喉咙出现一道红线,一双眼瞪的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万雄。

    似乎想说点什么,嘴唇刚刚动了一下,喉咙便有大量鲜血喷涌出来。

    “垃圾。”万雄冷冷说道。

    其他那几个重伤但没死的人瞬间噤若寒蝉,半点声音都不敢发出。

    这个看上去二十岁不到的高大年轻人此刻在他们眼中宛若恶魔一般。

    太恐怖了!

    这才是真正的一言不合就拔刀杀人啊!

    不,一言都不到。

    根本不给说话机会。

    万雄看了一眼光哥那些人。

    光哥身子一缩,畏惧的看向白牧野。

    白牧野冲他点点头:“你们还能站起来吧?”

    “能!能!”光哥连连点头。

    必须能啊,这要说不能,万一被那可怕的家伙给来上一刀,哭都没地儿哭去。

    随后万雄看向白牧野几人,沉声道:“记住了,面对这种人,要么不打,选择忍让、避开、视而不见;要么,打死。”

    他只在姬彩衣面前像个羞涩的男孩,剩下的时间里,他在任何人面前,都是个男人。

    姬彩衣瞥了一眼万雄,又看看已经死了的平哥,用手搂着吓坏了的郭姐,不让她看这种场面。低声安慰着,带着她往外走去。

    单谷走过去,一支一支把自己的箭拔出来,在那些人身上来回蹭着血迹。

    除了平哥之外,只有挟持郭姐那两人被单谷射死。

    从他们身上拔出箭的时候,单谷的手看着很稳,但脸色却很苍白。

    不断在心里面强调:这都是坏人!他们都是坏人!都该死!

    从活着的人身上拔箭的时候,那些人的惨叫声无比凄厉。

    被单谷一脚一个全部踹晕。

    最终,他把箭都收好,重重的松了口气。

    喃喃道:“这就是真正的战斗。”

    万雄回首看了他一眼,笑笑:“对,这就是。”

    光哥那些人相互搀扶着从地上爬起来,向外走去。

    单谷忍不住看着万雄问道:“学长,你之前……遇到过这种事儿?”

    万雄笑笑,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等你们去一次开放的次元空间,就什么都懂了。记住两件事,第一,外人不可轻信;第二,在外面,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万雄走到跟白牧野平齐位置,忽然低声说道:“这群人城北待不下去了,你要是认得他们,就想着帮他们一把吧。”

    说完大步离去。

    白牧野看着万雄背影,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