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危机四伏

    这一次进入比赛场地的时间比之前进入擂台要稍微长了那么一点。

    白牧野看了一眼自己的数据扫描,灵力一百零四,精神力二十七。灵力又增长两点,精神力增长一点。

    他的真正精神力,已经涨到了三百七十!

    距离宗师境界,还差三十点。

    按照目前这个涨势,或许不用等到高三,就能涨到四百以上,真正进入宗师级。

    经过在黑域中精神力全开的感受,白牧野知道,只要踏入宗师级,便可冲开老头子当初留下的封印。

    这么说,老头子当初对他的封印,还真是精准无比。

    随后,身边几个队友也都一一进入。

    一片断壁残垣的景象,出现在众人眼前。

    大地一片焦土,像是被火烧过,各种坍塌的建筑随处可见。

    一些参天古树,生长在这片遗址上。巨大的树冠如同一把巨伞,遮天蔽日。

    “这就是远古遗迹?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破破烂烂的。”

    单谷将一把箭矢搭在弓弦上,五指张开,抓着这些箭。每根指缝三支箭!

    他现在已经可以同时操控十二支箭。

    姬彩衣两只手上,抓着两把锋锐的匕首,神色肃然而幽冷,一双眼观察着四周的景象。

    没有看见另外那支队伍。

    大家进来的入口,应该是不一样的。

    “我们不但需要小心随时可能出现的对手,还要警惕这远古遗迹里面的一些东西。”刘志远沉声说道。

    姬彩衣也给大家提供了一部分关于远古遗迹的资料。不过这东西只有一点参考价值,总的来说意义不大。因为每一个远古遗迹里面的情况都是各不相同的。

    只能说有些相通的,比如说随时可能出现的意外和危险,或是一些莫名的生物。

    在这种地形比赛,需要小心的绝不仅仅只有对手。

    白牧野的口袋里,装着大量类型不同的符篆。

    这不是继续藏拙的时候。不过如果可以的话,白牧野依然不希望这些秘密被外人发现。尤其是现在。

    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暗中盯着他。

    但这场比赛大家又都想赢。

    尤其明知道对手做手脚的情况下,大家更想赢。

    “单谷,咱们俩走在前面,小白,你居中,志远断后。”姬彩衣罕见的指挥起来。

    这也是这支团队的最大特色,谁擅长就让谁来!

    在远古遗迹这种地方,姬彩衣和单谷显然要更加擅长一些。

    他们敏锐的眼力,敏捷的脚力,都可以带给团队极大的安全感。

    刘志远断后,负责脑力,依然是队伍的大脑,真正的指挥者还是他。

    至于小白,画符的人,当然就是负责笔力了。

    好正能量的一支团队!

    在这种地方,大家不敢推进过快,一举一动,都非常小心。

    另一边。

    孙壮志、蒋乐乐、李石头和冷大伟四人则有点懵。

    这地方……怎么跟他们之前拿到的资料不一样啊?

    他们之前拿到的那份资料上,不但有这片区域的详细地图,还有一些危险区域以及危险生灵的标注。

    拿到那份资料之后,这群人便展开了研究和讨论,私下里制定了至少五套方案。

    几乎都是围绕着资料本身提供的信息进行的!

    虽然他们的实力看上去可以碾压一中这支团队,但因为小白的符篆师身份,让他们不愿与之正面交战。

    符篆师带来的压力还是有点太大了!

    尤其是白牧野这种控制型的。

    能用更省心的方式击溃对手,还能顺势坑死那个特别帅的家伙,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舒心。

    可现在他们全都有点傻眼。

    眼前这一切,和他们手中的资料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这让做了万全准备的四人全都有种被狠狠晃点的感觉。

    但还不能说!

    因为他们身上都带着直播设备,一旦说出口,那麻烦可就大了!

    控制比赛,操控盘口……甚至还想杀人!

    这种事情一旦曝光出去,不但他们自己要完蛋,就连麻爷那边也落不到好。

    到时候没人救得了他们。

    所以尽管心里憋闷得有种想要吐血的感觉,可四个人一句多余的废话都不敢说。

    直播间里。

    小鹏有些奇怪的道:“咦?来自民间的这支队伍几个人是怎么了?他们的脸色看起来都有点难看,是这种地形难到他们了吗?”

    董栗也在一旁说道:“是有点怪,他们看上去似乎有点不知所措?是我的错觉吗?之前这支队伍每一次的表现都不错啊!不会换了这种复杂地形就不知道应该怎么打了吧?”

    小鹏道:“也有这种可能,有些团队专门就为擂台战而生。一旦离开擂台,离开熟悉的领域,就会像他们这样一脸茫然不知所措。”

    远古遗迹的地图上,以观众的上帝视角可以看见,白牧野他们那支队伍,单谷跟姬彩衣在前,白牧野居中,刘志远断后。正缓慢的朝着遗迹里面推进着。

    距离他们大约三百米的一片灌木丛中,隐藏着一条巨蟒,一截巨蟒的身子几乎跟灌木丛的颜色一样,如果不是镜头给了一个特写,甚至没有几个人能够发现它的存在。

    巨蟒露出那一截,就有成年人的大腿那么粗,黑黝黝的鳞片闪烁着光芒,看得人头皮都有些发麻。

    这种巨蟒一旦发起狂来,破坏力惊人,两三个高级灵战士都未必是它对手。

    所有正在收看这场比赛直播的观众,全都为白牧野这群孩子捏了把冷汗。

    距离那片灌木丛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单谷打了个手势,众人一起停下。

    单谷示意了一下那片灌木丛:“那边不太对。”

    刘志远当即说道:“绕开。”

    姬彩衣喃喃道:“这地方安静得有些吓人啊。”

    白牧野道:“关键太大了,连对方影子都看不到。”

    在黑域中,他暂时还没接触到这种复杂地形的比赛,所以除了之前跟大家下副本积累的一些经验之外,他也同样两眼一抹黑。

    不过想到对手们此刻的表情,白牧野忽然笑着说道:“估计那些人比我们更难受。”

    单谷轻笑道:“可不是?一进来就发现,哎呦卧槽,怎么跟拿到的资料不一样呢?”

    姬彩衣瞪了单谷一眼,示意他身上有直播设备。

    单谷冷笑道:“他们都敢做,还怕人说?”

    直播间里的小鹏和董栗当场露出惊愕之色,相互看了一眼,罕见的没出声。

    不过网络上正在观看直播的人一下子就炸了!

    “什么意思?”

    “小白和单谷的意思是对手作弊吗?”

    “这种事儿要讲证据的吧?说不定小白他们在乱说呢……”

    “无风不起浪吧?”

    各种各样的声音瞬间自网络上传开。

    城北某处的地下密室里。

    除了投在墙上的一道光幕之外,房间里漆黑一片。

    麻爷静静坐在一张舒适的沙发上,手边放着一杯绿茶。

    当看见光幕上孙壮志四个人一脸茫然,然后听见白牧野和单谷谈笑着说出这件极为隐秘的事情一瞬间,他的呼吸声顿时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随即,他抓起手边透明的玻璃杯,狠狠摔向光幕那边。

    啪的一声脆响,玻璃杯穿过光幕,砸在墙上,粉碎。

    对方果然什么都知道了!

    为了安全起见,王二麻子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给孙壮志那群人的打算。

    但依然被这几个小屁孩不管不顾的给捅了出来。

    比赛作弊,一旦证据确凿,被取消成绩是必然的。

    但这件事情背后,隐藏在水下的那些东西,一旦被抽丝剥茧地找出来,麻烦可就真的大了!

    虽然志在天下,可根基……终究是在这百花城。

    “你们这是要彻底断我的根啊!”

    黑暗中,王二麻子咬着牙,冷冷地道。

    随后,他拿起一个古老的通话器,打开之后,发了一条信息出去。

    上面只写了六个字——“速安排我离开。”

    随后放下通讯器,看着光幕上已经绕开那片灌木丛,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的几个少年,王二麻子面色渐渐平静下来。

    就在这时,通讯器轻微震动,传递回来一句话——所有出口被封锁,走不了了。

    王二麻子微微一怔,目光闪烁,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比赛现场的远古遗迹中。

    白牧野这边几个人依然在小心翼翼的深入着。

    单谷的直觉和观察力太强大了!

    小白之前虽然就知道单谷有这种天赋,但却不清楚究竟有多强。

    现在知道了,几乎可以做到对危险提前预判!

    这不是什么超能力,而是纯粹的天赋。

    四人屡次跟危险擦肩而过,虽然一点战斗场面也没有,但却看得那些观众既紧张又过瘾。

    之前的比赛中,自从白牧野展现出一个控制系符篆师风采之后,整个团队的风头几乎都被他一个人夺走。

    姬彩衣倒是有一群忠实的粉丝和极高的关注度,但也主要是因为她的颜值。

    至于单谷和刘志远这两人,虽然都很优秀,但受到的关注却并不多。

    人们称呼他们,也多半以小白的弓箭手队友,小白的队长来代替。

    直到此刻,人们才终于发现,小白的队友,并不像他们想的那么弱。

    这个有些皮的弓箭手,是真的很厉害!避祸能力太强了!

    或许连单谷自己都没注意,他究竟避开了多少恐怖的东西,反正只要感觉不对劲,立即汇报。

    刘志远对他也有足够的信任,只要单谷告诉他那个地方有危险,他立即就会做出决定。

    而另一边——

    啊!

    一声尖叫骤然传来。

    如同打破沉寂的一声平地惊雷。

    接着,一道妙曼身影,突然从远处直接冲出来,直愣愣冲向刚刚白牧野他们绕开的那片灌木丛。

    在她身后,一只磨盘大的蜘蛛迈着钢筋铁骨般的爪子疯狂追赶。

    “隐!”

    刘志远低声道。

    四人顿时全都蹲下身子,借着一堵剩下半截的墙,将身形藏匿起来。

    嗖嗖嗖!

    那女子一边跑,一边回身高速射箭。

    一连串的箭射在大蜘蛛身上,仿佛打在金属上,不断发出“叮叮叮”的声响。

    竟然没有一支箭能够射在蜘蛛身体里。

    眼看着那女子越来越接近那片灌木丛,就在这时,灌木丛那里,猛的卷起一股腥风,地面飞沙走石。

    一条巨蟒身子直立,霍地出现!

    哪怕观看比赛的人们早知道那里隐藏着一条巨蟒,但在见到它突然蹿起的一瞬间,还是有不少人吓得惊呼出声。

    这玩意儿太吓人了!

    巨蟒散发着冰冷杀机,骤然乍现,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吞向那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