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宋星雨

    孙岳琳站起身,笑容迷人,两条笔直修长的大白腿晃得人睁不开眼,冲白牧野勾了勾手指。

    “小白,我们走。”

    孙岳峰则从始至终保持着微笑,沉默地坐在那。

    见姐姐起身,他冲着在场众人微微点点头,然后站起身,很自然的搂着白牧野肩膀:“走了走了。”

    嘿!

    这态度……专门做给我们看的吧?

    几家的长辈目瞪口呆的看着,都忍不住在心中苦笑。

    不过也必须承认,这个账,他们得买!

    人家就是做给他们看的,也没掩饰什么。就在光明正大告诉他们:小白是我们孙家护着的!

    “我们也走吧。”单谷一个叔叔叹了口气,站起身,带走了单谷。

    单谷临走前冲着那些长辈礼貌客气的告别。

    敢说敢怼,是想直抒胸臆,不代表他没礼貌。

    宠娃狂魔司文山拉着女儿的手,一脸苦涩的告别众人,孩子们惹不惹祸他不是很在乎。

    他在乎的是,女儿好像就要脱离他的掌控了!

    为了队友竟敢拎着锤子堵门?

    是谁允许她这么勇敢的?

    那群疯子一样的人伤到她怎么办?

    万一她发作起来……唉!

    刘志远也跟着自家长辈离开。

    最后剩下姬彩衣,和一群姬家的长辈。

    她父母都不在百花,但眼前这些人,她也都熟悉的很。

    都是在姬家有着不低身份地位的人。

    “彩衣,你们今天……太冲动了!”姬彩衣的大伯父一脸苦涩的说道:“你们知不知道你们招惹的是什么人?”

    “城北小混混加上一个来自紫云的大人物么,”姬彩衣满不在乎地看着大伯父,“紫云那个不是已经被吓跑了?”

    “那是被孙恒吓跑的!孙恒是大宗师!是第七军团的将军!他属下孙瑞也是大宗师!两个大宗师,能把他生吞活剥了你知道不?第七军团他惹得起么?不跑等什么?等孙恒弄死他然后他主子去跟第七军团死磕?但我们行吗?”姬彩衣的伯父似乎有点愤怒,压低了声音吼道。

    “您跟我吼什么呀?我们不过是揭露了这场比赛有黑幕而已,只说了一个混混,又没提他紫云大人物也参与其中。至于怎么处理,处理到什么地步,是推诿扯皮还是谈判讨好处……这不是你们这群大人们最擅长的事情吗?关我们什么事儿呀。”姬彩衣撇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

    “她怎么了?大哥……您来给我说个清楚。”从外面传来一道冰冷女声,随后,外面坚硬的雕花大理石地面上响起一阵清脆的哒哒声。

    外面走进来一个极具风韵的年轻少妇,头发高高挽着,穿着一身职业女装。

    黛眉杏眼,琼鼻樱唇,一张脸吹弹可破。

    那一身气质,覆压全场。

    姬彩衣看见这女人,顿时笑嘻嘻站起身:“妈,您怎么回来了?”

    年轻少妇模样的漂亮女人走到姬彩衣面前,宠溺的刮了刮她鼻子,道:“我不回来行吗?我不回来的话,我女儿岂不是要让人给欺负惨了?”

    “不是……弟媳妇,你把话说清楚,谁欺负她了?在这家里,谁敢欺负她?”姬彩衣的伯父一脸委屈,环视着大家,希望得到支持。

    不过在场这些人,全都理智的保持着沉默。

    如果说司音爸是宠娃狂魔,那么姬妈妈就是惯女魔王!

    司音被她爹司文山连宠带管,硬生生给养成了胆小怕事不敢出头的性格;姬彩衣却被她妈惯成一个气场强大无法无天的小女魔头。

    她平日在小伙伴们面前,其实一直是收敛着的。

    毕竟出身大族,从小耳濡目染之下,装个淑女什么的,不难。

    “行了,一个个的,别哭丧个脸,也别有点什么事儿就找小孩儿麻烦。”姬彩衣的母亲气场全开,看了一眼在场众人,淡淡说道:“不就一个夺嫡失败的昔日皇子下面一群虾兵蟹将打来的招呼么?我虽然不清楚那姓白的孩子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一个王爷大动干戈,不过没什么了不起。这天下又不是他的。当年他没能成功,现在还能上天不成?”

    “你可以不怕他,那是因为……”姬彩衣的大伯父说到这,便自己住了口。

    “接着说啊!”姬彩衣的母亲笑着道:“大哥您这种说话说半截然后让人猜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改?我嫁到姬家来,就是姬家的媳妇,我不怕他,姬家自然也不用怕!王爷怎么了?就在前几天,他一座装满财富和大量秘密的岛屿刚刚被人给毁了,他不也连个屁都没放?黑域都重启了,他敢光明正大的做什么?你们这群人,偶尔需要改改你们的生意人思维。看看孙家的姑娘,人多干脆?你们呐,连人家一个小姑娘都不如!甚至连一群小孩子都不如!这么说好像故意臊你们一样,但真的,你们真不如这群孩子!”

    “行了行了,弟媳妇你既然回来了,那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姬彩衣的大伯父摆摆手,也没有多生气,走的时候脸上反倒充满释然。

    等所有人都走光了,偌大会议室里面就剩下姬彩衣母女二人,姬彩衣才忍不住问道:“妈,您怎么突然回来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姬彩衣的母亲揉了揉女儿的头发,一脸宠溺的道:“没什么了不得,来,让妈看看,我宝贝姑娘是不是又漂亮了?”

    姬彩衣一边躲闪着母亲的魔爪,一边咕哝道:“喂喂喂,宋女士,注意您的举止,您是姬氏财团的高级副总裁……”

    如果司音在这儿,一定会找到姬彩衣喜欢揉她头发的根源——遗传呀!

    宋星雨,姬彩衣的母亲,姬氏财团总裁姬梓海的妻子,同时,也是祖龙帝国锻造第一家宋家的女儿!

    锻造第一家,说白了就是个打铁的家族。

    一直以来,宋家也都是这么自称的。

    可在整个祖龙帝国,上至王公贵族,下到那些强大的灵战士强者,只要提到宋家,都会竖起一根大拇指,发自内心赞一声厉害!

    宋家自先祖开始,便以锻造武器著称,一直跟整个祖龙帝国所有顶级世家保持着密切的关系。

    就算皇族子弟,想求宋家一件兵器,也会亲自登门。

    这种家族,看似没什么权力,可实际上,隐形的人脉足以让任何一个政客流口水。

    关键宋家从来不参与到任何政治当中去,无数年一直保持着中立。

    用宋家当代掌门人的话说就是:我们就是一群打铁的,只管打铁。

    这是一个厉害而又纯粹的家族!

    身为宋家的女儿,敢半公开地嘲讽那位曾经夺嫡失败的齐王,当真不算什么大事。

    “来,坐下,妈好容易回来一趟,今天就跟我的宝贝儿好好谈谈心!”

    宋星雨拉着女儿的手,坐在椅子上,先是打量着水灵灵的女儿,然后轻轻叹了口气,有点哀怨地道:“可惜,有缘无分啊!”

    “什么有缘无分啊?莫名其妙的您!”姬彩衣白了母亲一眼,这些成年人怎么都这么幼稚?

    他们在外面的成熟稳重莫非都是装出来的?

    “知不知道妈为什么没把你带去紫云上学?”宋星雨突然问道。

    “您不是说,有本事在哪上学都一样?”姬彩衣微微蹙眉。

    “傻孩子,怎么会一样?紫云什么教学质量,飞仙什么教学质量?更别说百花这种可怜的三线小城了,亏着我女儿足够优秀。”

    姬彩衣:“……”

    宋星雨摇头苦笑,说道:“没办法,这件事当年妈跟谁都不能说,包括你爸……或许他知道一点什么,所以才没有反对把你留在这。但可惜,最终你只成了他的朋友,却喜欢上了一个不起眼的穷小子……”

    “妈您啥意思呀?什么叫‘不起眼’的穷小子?您说我有缘无分的人是小白?您把我留在百花,是为了让我和小白在一块儿?您没发烧吧?”姬彩衣说着,忍不住伸出一只白生生的小手想去摸宋星雨光洁白皙的额头。

    “去去去,你这小破孩儿,你懂个什么?算了,这种恶俗的成年人话题就不跟你说了,没什么意思。反正也都这样了。”宋星雨一脸嫌弃打开女儿的手。

    “您是我亲妈吗?”姬彩衣嗔道:“哪有您这样的,您看您那一脸嫌弃……”

    “妈的宝贝女儿,你是真不知道,你错过的是什么呀。”宋星雨再次摇头叹了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看着姬彩衣道:“现在这样也不错,挺好的!这次发生的这件事,你不用担心什么,很快就会过去。你们的生活,也很快就会恢复平静……哦不,是变得更精彩!”

    “宋女士,请把话说的完整一些,通俗易懂一些。”姬彩衣道。

    “完整一些就是,从今后,你们的生活中,不会再有来自那些上层的影响。但你们的生活节奏,很快就会发生改变,想要像这座小城的气质一样,轻松写意充满悠闲,是不可能了。”宋星雨道。

    “真的吗?”姬彩衣站起身,一脸兴奋:“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我的精彩人生?”

    宋星雨看着自己女儿,心里面默念:我怀胎十月亲自生的!

    姬彩衣心中想道:到底还是被我套出来这么多的有用信息,小白原来真的不简单啊!

    居然连我妈都想让我跟他谈恋爱。不行的,长那么帅,跟他在一起,一丁点安全感都没有!做个朋友就够了,没事儿还能拿出去显摆一下,挺好的!

    随后又想到:臭小白,藏的那么深!回头见面是不是拷问他一下?好像不太好哎,这种事儿……事关隐私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