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小白是个大金矿

    车上。

    宠娃狂魔司文山搓着手,皱着眉,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

    司音瞥了那盒烟一眼,司文山又默默把烟收回去,然后看着司音。

    “爸,有话您就说呗。”司音声音柔柔的,人看上去也萌萌的。

    “那我说了?”司文山看着女儿,欲言又止。

    “快点说!”司音嗔道。

    “我说我说,乖女儿,你跟那个小白……是什么关系呀?”

    “什么什么关系?我们是队友啊?是好朋友啊?他像哥哥一样照顾我,你想要什么关系?”司音一脸莫名的看着自己父亲。

    从前父亲可是从来不会跟她谈论这种问题的。

    不,偶尔也会谈论。

    “宝贝儿,有没有男孩子追求你?告诉爸,爸去把他腿打折!”

    “乖女儿,可不能学你表姐,年纪不大就偷偷谈恋爱,早恋没有好结果的!你看刘志远那穷小子,哪里配得上你姐?”

    “小音,记住爸爸的话,所有接近你的男孩子,都是对你有企图的!没好人!他们贪图的只是你的漂亮,不会有人在乎你的内涵!”

    对,都是这样的话。

    所以司音一听父亲问小白和她什么关系,随口回答之后,下意识的有些警惕起来。

    一脸严肃的看着司文山:“爸,我跟你说,你不许去找小白哥麻烦,我跟他什么事儿都没有。我们最近经历那么多事情,够烦的了,您就别跟着添乱了好吗?”

    司音说完,脸色有点红红的,似乎又有些于心不忍,小声说道:“爸,我知道你都是为我好,但我已经不小了,而且,团队的伙伴都特别照顾我,都宠着我,但他们都当我是小孩子,可是您知道吗?我并不喜欢这样。我想真正融入到他们中间,我想真正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不是当一个看客。所以爸爸,请您放心,您的女儿……没那么傻,也没那么弱,好吗?”

    “呃……”

    司文山下意识的点点头,随即脸色怪异的看着自己女儿,有点难以接受这么成熟的话会从司音嘴里说出来。

    他一直觉得,女儿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一直都没什么变化。

    萌萌的,超级乖巧,超级可爱。

    可直到今天才发现,女儿虽然看起来还是那么萌萌的,超级乖巧,超级可爱。

    可却已经有了自己的思想,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成熟了。

    这让司文山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好像原本只属于他的小情人,眼看着就要飞走了。

    不过一想到老婆今天跟他说的那番话,司文山脑子里又忍不住生出一些别的想法来。

    “你别一天到晚拼命宠、又拼命束缚你女儿,捧在手心怕化了,含在嘴里怕吓到,做什么都不允许。她长大了,需要有自己的空间和世界了。”

    “关于她血脉中存在的问题,只要有小白那孩子在,就不会有太大问题,关键时刻几张控制符就行。你必须得让她释放出那种力量,她才能逐步学会如何控制它。她是天生的灵战士,你拼命束缚她那不叫爱,那是自私!”

    “如果你从来不让她释放那种力量,那么早晚有一天,一旦她受到某种刺激导致血脉力量爆发,届时那种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最大的可能,是你永远失去她。”

    “还有,你不是一直说我姐傻吗?放着紫云那么好的资源不去利用,反倒把女儿放在百花城这种穷乡僻壤。今天我就告诉你一句,你这脑子,十个都不如我姐一个!”

    “她让女儿留在这,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小白那孩子。只可惜这件事情没法引导,而彩衣那丫头的心,又早早栓在刘志远那孩子身上,虽然他也不错,挺优秀的,但说实话,现在的他,还远配不上彩衣!”

    司文山当时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些事情你怎么从来没跟我提过?”

    他老婆当场怼了一句,怼的他哑口无言。

    “我姐以前也从来没跟我提过。”

    好吧,咱家你当家,凡事你做主,你……大,说什么都对!

    不过通过厉害老婆从更厉害大姨子那里了解的那些信息,让司文山敏锐的抓住了一些什么。

    那个精神力不咋地但帅得让他这种女儿奴毫无安全感的小家伙……似乎,很不简单啊!

    哪怕他再怎么是个宠娃狂魔,再怎么不情愿,内心深处也明白一个道理——没有永远不嫁人的女儿。

    他只是宠女儿,不是个变态。

    原本他没怎么把白牧野当回事,一个除了帅,几乎就没什么亮眼有点的小男孩儿罢了。

    精神力那么低,就算是符篆师学徒,也谈不上有太广阔的前途。

    哪怕在这百花城有了一些名气,可百花城太小了!

    在这种小池塘里面,都不能称王称霸,有朝一日走出去,又能有多大出息?

    可现在却不能不把那孩子当回事了。

    他相信自己老婆绝不可能骗他,实际上,老婆当他面跟他说的那番话,未必没有提点他的意思!

    只是很多事情,就算是夫妻,也不能说得那么直白。

    总不能直接告诉他:姓司的,那个小白是个大金矿,快让你女儿去挖呀!

    那成什么了?

    体面还要不要了?

    实际上,能让宋星雨心甘情愿把孩子留在百花城,能让他老婆隐晦的提醒他那孩子的重要性。

    就已经可以说明太多问题了!

    帝国有哪个豪门姓白么?

    司文山想了老半天,也没能想起来。

    当然,帝国豪门无数,以他身份地位,未必所有豪门他都知道。

    反正能让宋星雨那位宋家女儿如此重视的人,背后不可能一点背景都没有!

    宋星雨当年原本是要带姬彩衣离开百花去紫云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彩衣就留了下来。

    记得当年他还和老婆讨论过这件事,当时他老婆也觉得奇怪,说姐姐不知道为什么就答应了彩衣的爷爷奶奶,把彩衣留在了这里。

    如今看来……却是原来如此啊!

    嘿!

    司文山忍不住轻笑起来。

    目光柔和的看着司音:“乖女儿,其实呢……爸爸也不是很反感你跟男孩子交往,毕竟,毕竟你自己也觉得自己长大了嘛。但必须……必须是小白那种,你知道吗?别的男孩子,颜值根本就配不上你!对,颜值很重要!爸爸挑女婿,颜值是第一位的!”

    司文山磕磕绊绊,情绪很复杂。

    心里一边难受着、不舒服着;一边似乎还有一种莫名的期待——如果女儿真能将来嫁给小白,肯定差不了!

    别说他庸俗,这天底下没有哪个父母不想自己儿女找一个好人家。

    司文山说到最后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太机智了!

    别的他不敢保证,但在颜值这方面能超过那小子的人……他就没见过!

    司音红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父亲,又羞又怒地道:“爸,您没事儿吧?您在胡说些什么呀!”

    ……

    ……

    单谷回到家,几个长辈刚想轮番给他上上课,单家老爷子突然出来了。

    只说了一句话,便让那几个摩拳擦掌准备开启狂喷模式的长辈做鸟兽散。

    “你们懂个屁!那位姬家儿媳宋家女儿,当年肯把孩子扔在百花城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深层次原因你们想过没有?这次她毫无征兆的从外地回来,就是因为几个小孩子惹了点祸吗?拿你们那不富裕的脑袋好好想想!多大个事儿?想明白就明白了,想不明白就滚蛋!”

    那些人都有点想不明白,于是都干脆利落滚蛋了。

    单谷大喜,虽然他也没太想明白。

    但他却知道,家里的老爷子是站在他这边的!

    这就足够了。

    很痛快!

    ……

    ……

    刘志远回到家后,多少有些沉默。

    宋星雨居然回来了!

    他和彩衣的事情,那位一直没说过什么,但恰恰因为没说什么,刘志远的压力才特别大。

    如同压着一座大山!

    大山的名字,就叫宋星雨。

    他比同龄人成熟很多,心里面很清楚按照身份地位,他配不上姬家的女儿,更别说是宋家外孙女了。

    他在灵战士这方面的天赋,莫说在祖龙,哪怕放眼飞仙,也只能说是一般。

    所以他在文化课以及其他任何能提升自己综合素质的方面,都相当刻苦。

    甚至可以说,他刻苦的有些过分了。

    没有人知道他在人后付出了多少努力和辛勤,他也不需要别人知晓这些。

    他只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光明正大站在宋星雨面前,跟她承诺:我会照顾好您的女儿,请放心把她交给我。

    可现在,他真的没底气。

    刘志远的父亲是百花城的一个官员,官职不大不小。外公家倒是挺厉害,不过……闹得很僵。

    他也不想自己母亲为难,再说了,就算他母亲肯拉下脸回家族去认错,那个冷漠的家族也未必会帮他做什么。

    所以还是算了,不提也罢。

    今天接刘志远回去的人,是他的亲叔爷。

    刘志远从小就跟这位叔爷感情特别好,叔爷只是辈分大,年龄却只比他父亲大几岁。一直以来,跟刘志远这个成熟的孩子在交流时候也都很随意。

    “怎么,有点郁闷?”

    “嗯,觉得自己太弱小了,无论哪方面,都太弱小。”刘志远坦然承认:“说实话,我都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长大,希望时间能够过得再快一点,只有真正长大成年,才能有机会去实现那些我心目中的理想和抱负。”

    “你呀,成熟归成熟,但终究还是个孩子啊。”他叔爷叹了口气,看着刘志远,“你难道就没有发现,你们那个队友小白是个大金矿?”

    “他?大金矿?”

    刘志远微微一怔,若有所思地道:“他的确天赋卓绝,说真的叔爷,他要不是精神力太低,跟他在一起真的会感到自卑的。他对符篆方面的理解,简直就是超级天才!驾驭符篆的能力,也完全不像个精神力那么低的人。要不是机器不可能出错,我真的……”

    “你真的个屁!”刘志远叔爷调侃了一句,嘿嘿笑道:“叔爷今天教你个乖,你们那位同学小白,特别不简单!至于怎么不简单,你别问我,我不知道,我也不敢去问。反正你要记住叔爷的话,跟那个孩子处好关系,或许可以省下你努力十年。”

    刘志远倒是没像一般少年那样梗着脖子去反抗,而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叔爷:“小白……有那么厉害?”

    “我觉得吧,他比你想的更厉害!”刘志远叔爷看上去也就四十几岁,温文尔雅的,手里面把玩着一个紫砂茶壶,淡淡说道:“秦冉冉开演唱会那一次,发生意外,孙恒从天而降,当时看不出他是为谁出手的。可今天你发现没有,是谁带走了小白?”

    “女的我不认识,男的……是我们学校的校董孙岳峰,孙岳峰……”刘志远说到这,微微一怔,像是想到什么:“我们校董……是孙先生的?”

    “他是孙先生的儿子。”刘志远叔爷嘿嘿一笑:“那个很强势的姑娘,是孙先生的女儿,百花艺校的副校长,名叫孙岳琳。现在,你明白了吗?”

    刘志远深吸一口气:“您是说,秦冉冉演唱会那次,孙恒先生出手,其实是在保护小白?您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次出事,彩衣说要去她家商议,结果小白直接带着我们去了孙先生家。不过小白跟我们说,是因为他治好了孙先生……”

    说到这,刘志远语气再次一滞,身子往后一靠,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他竟然还擅长符医!”

    “你没怎么明白,你看不明白的东西多着呢!当然了,你叔爷我看的也不是那么分明,但我却知道,那小子以后了不得!去吧孩子,你们本身就是同学,是队友,是兄弟。依靠自己的兄弟,一点都不丢人!这不是我们知道他身份之后主动去结交,而是你在认识他,跟他成为朋友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这份情谊最难得。”

    刘志远叔爷微笑看着自己的侄孙:“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喜欢上名校吗?就算你是个学渣,可只要你踏入名校的门槛,你身边的同学,就是一笔庞大的恐怖资源!只要你的人缘足够好,人际关系足够广,那么,仅仅这些,就足够你这一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我明白,虽然功利,但这……其实就是人生。您说的对,幸好,他成为我兄弟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些。这是我的幸运。”

    刘志远看向窗外,夜已深,沉如水,他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有些无奈的笑容。

    但眼神却愈发坚定。

    我一定要成为真正的、不持刀的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