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齐王

    夜已深,在孙家的小白没睡,在脑子里不断复盘思考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情。

    与此同时,还有很多人,同样没睡。

    比如远在绿野星那位齐王殿下。

    他坐在自己宽大的书房里,在几个人的陪同下,看完了白胜发给他的那段视频。

    视频不算长,最后在一句充满调侃的声音中结束。

    “祝王爷吉祥!”

    齐王看起来四十多岁,两边鬓角有些斑白,人十分英俊儒雅,只是坐在那里,腰稍微有些佝偻。

    “呵呵,白胜这个家伙,还是那么幽默啊哈哈哈。”

    安静的书房里,只有齐王一个人的笑声。

    书桌对面木质沙发上坐着的几个人脸上保持着死了亲人的肃穆,一点笑容都不敢有。

    因为这事儿……也特么不好笑啊!

    “你们不觉得有意思吗?感谢我打赏他空中行宫,还祝我吉祥,哈哈哈。”齐王笑得眼泪都流出来,流着流着就忍不住大哭起来。

    “为什么?孤当年……对他不好吗?孤……不够礼贤下士吗?听闻他到来,孤鞋都来不及穿便出门相迎。他要什么,孤给什么,他没要的,孤也给了!但凡他能想到的,但凡孤有的……都给他!为什么?为什么还是这样对待孤?”

    书房里,齐王流着泪,在那念叨着。

    木质沙发上坐着的几个人,全都低着头,假装不存在。

    反正王爷喜欢这调调,他开心就好。

    “孤是喜欢林采薇,可孤从没有强迫过她吧?这么多年,任她逍遥,哪怕内心再怎么遭受煎熬,孤去找过她吗?”

    木质沙发上一个面容温婉的女子忍不住心里面吐槽:没少找吧?真没强迫过吗?没有的话人家怎么会跟白胜分开那么多年?王爷这人……礼贤下士是真的,心胸狭窄也是真的!可偏偏他认为自己是个完美的人……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一次,她和身边这几个齐王心腹,怕是都不会选择齐王。

    只可惜,上了船,下不去。

    “你们说,那个小子未来有没有可能成为孤的心头大患?”齐王拿起顶级的丝质手绢,轻轻擦拭着眼角泪水,擦完之后,手绢被十分嫌弃地随手扔进垃圾桶。

    齐王表情迅速平静下来,像是之前的事情不是他干的,看着几人淡淡问道。

    “一个被封印了六年的人,还能有多大作为?难道他被封印着还能涨精神力不成?他这辈子应该都没有什么机会重回第一梯队了。”一个面颊消瘦的中年人淡淡说道。

    “嗯,苏桐你是大宗师级的符篆师,你的判断,孤相信。”齐王心情似乎好了很多,转念又道:“但是孤……还是不想让他继续活着!”

    “王爷,他只是个孩子,影响不到我们大局,若是连个孩子都能影响到我们,那我们也谈不上什么未来了。”面容温婉的女子开口说道。

    “梁露,你觉得一个超天才符篆师影响不到我们?”齐王眯着眼,看着面容温婉的女人,“我知道你跟他妈妈关系不错……”

    “是,当年是不错,不过后来我跟了王爷,不就绝交了嘛。”梁露淡淡的看了一眼齐王,“那孩子当年是超天才,被封印六年之后,怎么可能还在第一梯队?我是相信苏桐判断的。另外,他父母虽然在天河镇守,易进难出,但并不代表真就出不来。我们最好不要再节外生枝了!”

    最后这句,梁露说得非常感慨。愁肠百结。

    齐王认真的听着,脸上表情也很平静,听到这,微微一笑:“出来又能如何?两个大宗师,能威胁到孤不成?孤堂堂一个亲王,会害怕两个大宗师?”

    “王爷自然不会害怕,但我们怕啊。”梁露叹了口气:“而且说不定他们出来那天,就不是大宗师了。”

    这话,让书房里面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苏桐和另外两人看了一眼梁露,苏桐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什么都没说。

    因为他知道,梁露说的是实话!

    尽管王爷可能非常不喜欢听,但不得不承认,那两个人,都有神级的天赋!

    “踏入神级领域么?”齐王微微眯着眼,喃喃道:“那岂不是说,咱们更没机会了?”

    “王爷,话不能这么说。”苏桐沉声道:“那些人历来中立,他们不会轻易选择站队,更别说,那位当年也不是没得罪过他们,虽然后期做了一些补救,但想要他们站队到那边,恐怕……没那么容易。”

    另一个也很消瘦,胡子拉碴的中年人开口说道:“不错,属下也觉得王爷没必要在这件事上纠缠,咱们要做的是大事,何必在意那些小节?且让那些人暂时猖狂一段时间好了。真等到神族再次入侵,战争打响,战时条例一开,我们有大把机会!”

    梁露道:“三仙岛,终究还是在我们手上的;白林两家当中,也终究有大部分是站在我们这边的;皇族内部,同情王爷者甚多。”

    齐王终于把身子向后靠去,靠在椅背上,长出了一口气,微笑道:“所以,我们的底牌也是很多的嘛?”

    “当然了!”

    “肯定多啊!”

    “王爷可能自己都记不清全部吧?”

    齐王眯着眼,喃喃道:“我知道,你们这帮跟了我很多年的家伙,都觉得我小心眼儿。名义上,咱们是主仆,可实际上,我拿你们当兄弟姐妹。不错,我是有点记仇。但很多事情,我也有我的考量,可能跟你们的角度不同,但绝不仅仅是因为记仇。罢了,这件事,暂时到此为止吧。但要记得时刻监控那小子,一旦发现他封印解开,我要第一时间知道他的准确数据!他父母……只是有可能进入神级领域,但他……如果孤没有封印他,他必然会进神域!孤不想未来出现这样一个敌人。”

    “另外,白胜这次竟敢如此嚣张放肆,公开杀本王的人……嘿,他真当本王奈何他不得么?他不是要结婚吗?行啊,梁露,回头你去给我要一张请帖!孤,要亲自去参加他的婚礼!”

    “王爷!”梁露蹙眉,看着齐王。

    “算了算了,孤开玩笑的。”齐王抿了抿嘴,无奈的看了一眼窗外。

    “王爷圣明!”几个人其声说道。

    书桌对面的木质沙发上,几人相互对视一眼,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这些人倒不是不忠心,更不是喜欢白牧野那孩子。

    帅不帅的,对他们这个层级的人来说,没什么意义。

    哪怕梁露,也不会因为当年的情谊而因私废公。

    他们是真的不希望王爷因为当年那些恩怨,再度跟那些人对上,影响大计。

    当年白家人送白牧野上三仙岛的时候,白牧野父母都是刚刚踏入宗师领域没多久的新晋宗师。

    一方面还没发现三仙岛的太多异常;另一方面,也无力阻拦。

    结果几年后,那俩孩子逃走的时候,齐王大动干戈!

    如果当时能悄无声息的低调处理,那么白牧野父母也就不会发现那座岛跟齐王有关,继而狂怒杀上三仙岛,给三仙岛造成难以挽回的巨大损失。

    后果一直延续到今天!

    因为直到今天,岛上那批年轻人依然视白牧野为英雄,骨子里那叛逆的血液……就是特么那时候滋生出来的!

    除非把他们都变成白痴,不然只通过不断洗脑,根本没多大作用,不听话的很!

    岛上那些管理者都为这件事头痛不已。

    天才变得不听话、激怒了两个未来可能踏入神级领域的强者、还暴露了自己对岛屿的实际控制、同样暴露了跟白林两家中很多人的暗中联系……这一套拙劣的组合拳,都是这位齐王殿下的骚操作。

    难怪当年号称青年一代第一战神的齐王会最终夺嫡失败,脑子真是个好东西呀!

    非得参与到夺嫡这种大恐怖的事情上来,败了还不肯认输,始终认为自己比别人都聪明……好好当个战神不好吗?

    这件事导致的结果呢,除了上述那些之外:超级天才白牧野被双重封印,他父母被罚去镇守天河。

    加上昔年白胜、林采薇和王爷之间的恩怨,双方的仇恨已经很深了。

    可以说经过齐王一连串没脑子的骚操作,一点好处都没得到,却弄得后患无穷!

    但这件事依然不是没有化解的余地。

    对势力阵营来说,从来就没什么真正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

    白胜、林采薇跟王爷之间的昔年恩怨就不说了。

    三仙岛那件事说到底,还是他们白林两家内部的问题,是他们自己把孩子送上岛的!

    虽然后来跟李氏皇族有一定牵连,但关系也没多大。那两口子的怒火,首先要朝着自家人去撒。

    结果呢?

    王爷硬是横插一杠,把这件事给闹大了,以至于一发不可收拾。

    看上去是毁掉了一个超级天才,可岛上其他那些超级天才心里也随之种下了一颗名为“自由”的种子!

    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还是自损一万……真的很难说。

    如果整件事到此为止,找个适当的机会跟那些人见见面,相互交换一些利益,其实也就过去了。

    可不知道王爷怎么想的,居然在发现白胜离开之后,让林越那个蠢货去刺杀白牧野。

    特么你刺杀就刺杀啊,找个没人的地方下手杀一个精神力被封印的小孩儿很难吗?

    偏偏还想着要示威!

    草!

    示鸡毛啊!

    白胜人是不在,但人家怎么可能不留人保护白牧野?

    示威性的刺杀失败,被人找上门来。

    林越那蠢货重伤,差点就死了,死了倒也干净了,接着又特么被人家报复性的毁了一座岛,损失惨重到欲哭无泪。

    结果这位王爷呢,一次不成再来一次,有这韧劲把心思都放在正事儿上啊!

    这次更惨,损失的可不是林越那种脑残,而是一个在虚拟领域里的奇才!

    表面上还有着极高的身份……第一学院的副教授啊!

    就这么被人干脆利落的给烧死了。

    这回终于怂了。

    终于松口了,不再执着那个小破孩儿了。

    但这几个人都很清楚,指不定哪天王爷一脑抽,又会背着他们做出点匪夷所思又丧心病狂的事情。

    看都看不住!

    他们时常怀疑,这种高高在上的豪门子弟某些时候脑子里是不是装着的都是屎?

    归根结底就是从小被惯坏了!

    以主宰众生的俯瞰视角看问题看惯了,总想玩自认为高端那一套。

    还特么特自以为是,每当干这种傻缺都不见得会干的事情时,是绝不会找他们这些心腹商量的。

    估计也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

    然后一次又一次把自己玩成傻逼,再找他们哭诉,再让他们去擦屁股。

    摊上这样一个主子,心都操碎了。

    婚特么都不敢结!

    生怕哪天一不小心,就被人给灭了全族。

    心累的很。

    经常会想死。

    能活下来的,全他妈是精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