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我随便说说的

    白牧野多年来坚持健身的好处在这一刻终于体现出来。

    直接一个鱼跃,从已经打开的车门里面冲出来,在地上接连翻滚。

    这么快的速度,这种强大的冲击力,换做一个普通人恐怕当场就得废掉。

    一般的符篆师在没有防御的情况下也无法承受,而这种冲击对白牧野来说,却并不算什么。

    他的身体素质远胜过绝大多数符篆师!

    只是身上的被动激活防御符……却也在这一刻自行激活!

    或许是符觉得小白有危险,于是就自爆了。

    咔嚓!

    白牧野扑出去的瞬间,飞车便被麻爷一刀劈成两半。

    在发现白牧野居然跳了出去,麻爷一双眼愈发冰冷。

    手一挥,第二刀……瞬间斩来。

    一股庞大力量,汹涌浩瀚,带着毁灭气息,扑面而来。

    白牧野咆哮一声,三张符篆瞬间飞出!

    控制!

    剧毒!

    衰老!

    噗!

    麻爷第二刀狠狠斩在白牧野的防御之上。

    如果没有防御,他会人头落地!

    白牧野借着这股力量,就地接连翻滚,逃开了这一击。

    这一刀……终究没能切开他的防御!

    果然如此!

    白牧野惊魂未定,但心中大喜。

    他在黑域中曾再次测评过被动激活防御符的强度,按照那种数据,应该是可以挡住宗师一击的。

    但那只是理论上!

    如今终于得到实践了,却是如此危险。

    所以说,超级天才的想法,从来都和普通人不一样。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都是疯子!

    小白虽然帅,但也一样。

    麻爷的动作超级快,在这道攻击被白牧野身上防御挡住瞬间,没有丝毫犹豫,瞬间抽刀回手!

    舞动手中长刀,刀光宛若匹练!

    要将那三张符击碎!

    区区小符篆师学徒,也想拿符来攻击我?

    简直天真!

    他当然知道白牧野擅长控制符篆,所以哪怕心里面再怎么看不起白牧野,也不想被控制符打在身上。

    他这种人,是不会容许自己被人控制的。

    哪怕一秒也不行!

    但对方的符篆控制水准却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关键是他完全没料到白牧野身上有被动激活防御符!

    根本没看见出符啊!

    不能说他孤陋寡闻,他只是一个长在小城的宗师。

    这玩意儿不到一定层次,根本连听都没听过!

    到现在他都没弄清楚白牧野身上那防御究竟是怎么来的!

    所以刚刚斩向白牧野的那一刀无比凌厉,尽管回撤得够快,但对比白牧野出符的速度,依然是有些慢了!

    啪!

    那张控制符率先灵巧绕过他的攻击,率先在他身上炸开。

    成了!

    白牧野在这一刻,整个头皮都是麻的!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感觉自己精神力在这一瞬间是有提升的!

    激动得想要大叫!

    但忍住了。

    要淡定。

    要低调。

    嗖嗖嗖嗖!

    又是四张控制符,排成一队飞出去。

    这个时候——

    啪!

    剧毒符在不能动弹的麻爷身上炸开。

    啪!

    衰老符也在不能动弹的麻爷身上炸开。

    屌炸天了!

    白牧野心中无比兴奋,但整个人却愈发冷静!

    麻爷咬着牙,拼命想要挣开这种法则的控制。

    他是一个宗师级的高手!

    他是灵力值接近九百,即将踏入中级宗师领域的超级强者!

    怎么能在这样一个小屁孩儿身上栽了?

    啪……啪……啪……啪!

    四张控制符,超级有节奏的在麻爷身上炸开。

    每一张符篆激活的时间,间隔不到一秒钟。

    白牧野顺手掏出一瓶精神药剂一口灌下去。

    与此同时,又是四张控制符从白牧野身上飞出。

    然后又是一瓶精神药剂。

    这种时候,还管什么浪费不浪费的?

    有药!

    有符!

    干就完了!

    麻爷就这样被控了。

    白牧野天时地利人和。

    少年战宗师!

    这一战如果可以公开,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没人敢相信,一个区区符篆师学徒,面对一个宗师竟然能打到这种程度。

    “你……你不止擅长控制符!”

    “嗯哼。”

    “你在算计我!”

    “呵呵。”

    一问一答间,麻爷同样头皮发炸。

    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上当了!

    被这小畜生给坑了!

    从一开始,人家应该就知道他的存在,然后用最简单的引蛇出洞之计,就把他给骗了!

    而且这小畜生精神力好像很弱,扔了这么几张符居然就开始给自己补充精神力了?

    这种感觉,让麻爷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剧毒符中的毒素开始在他身体中蔓延,特么的时效只有一秒钟。

    可问题,这是毒啊!

    毒这玩意儿一旦进入体内,不解除掉是不会消失的!

    还有那张衰老符,也是一秒钟。

    一秒钟的衰老体验跟没有差不多。

    这张符是小白在做实验,看会不会让麻爷瞬间变成老头。

    可惜并没有,估计得大师级甚至是完美级才有这个可能。

    但这已经足够让麻爷恐惧到魂飞魄散。

    因为他发现这小畜生精神力虽然很差,但身上不仅准备了很多补充药剂,还有几乎用不完的符!

    一张符的时效好像就一秒钟左右,简直弱爆了,但架不住多啊!

    源源不断的排着队飞向他。

    每张符都显得很有礼貌,绝不插队。

    他妈的这小王八蛋一手拿着精神药剂不断往嘴里灌,另一只手叉腰。

    御符?

    意念就行了。

    麻爷崩溃了!

    明明只能持***钟的东西,可他就是动不了!

    活了这么多年,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希望老天能给他一秒钟的时间。

    一秒就好!

    下一刻,他看见白牧野身边突然多了个人。

    孙瑞!

    百花城两位大宗师之一!

    他绝望了。

    彻底绝望。

    果然是人家早就算计好的!

    只是他依然难以理解,心中充满困惑。

    这小子到底怎么发现他的?

    他这身份干净而且完美,所有知情者早就被他干掉,骨头渣子可能都烂掉了!

    一个小屁孩怎么可能知道他是谁?

    另外他一个少年,又哪来的胆子敢一个人引他上钩的?

    在任何人看来,白牧野这行为都跟与虎谋皮没区别!

    这不是胆子大,这是在花样作死啊!

    麻爷感觉自己运气从来没有这么背过。

    哪怕之前有半点风吹草动,他都绝不会上当!

    还有,这小子精神力那么低,怎么可能擅长那么多的符篆术?

    百花城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怪胎?

    难怪上面的大人物要对付他!

    后悔啊!

    悔不当初!

    麻爷一双眼中,露出阴冷的目光,死死盯着白牧野。

    白牧野一边喝精神药剂,一边继续控他。

    见他盯着自己,呵斥道:“你瞅啥?”

    随后还有闲心对身边的孙瑞问道:“叔,我能去打他一拳吗?”

    同样被这景象震撼得有些目瞪口呆的孙瑞差点喷了。

    “啥?”他问道。

    “他瞅我,我看他不顺眼,能去打他一拳不?”白牧野认真问道。

    “那就去啊!”孙瑞说道。

    “那你帮我看好啊,我怕他不小心挣脱了会揍我。”白牧野道。

    老子不会揍你!

    老子想弄死你啊!

    要能挣脱,拼了命也要弄死你啊啊啊啊!

    麻爷目眦欲裂的看着一步步走向他的白牧野,这期间还在不断放符控他。

    麻爷彻底崩溃。

    白牧野来到麻爷面前,毫不犹豫地一拳轰过去,打在麻爷鼻子上。

    嘶!

    下一刻,白牧野疯狂甩手跳脚。

    感觉自己这一拳就像是打在铜墙铁壁上凸出来的铜疙瘩上一样。

    手指差点骨折,疼得不行。

    他本以为自己这一记重拳下去,就算不能把麻爷打成重伤,但至少也要让他涕泪齐出鼻血横流吧?

    宗师级强者的防御,果然太特么变态了!

    “交给我吧。”孙瑞在一旁摇摇头,笑着说道。

    “叔您不讲究。”白牧野龇牙咧嘴看着自己的手,有点红,还有点肿,都破皮儿了!

    这时候麻爷终于找到一丝间隙,感觉自己好像能动了,忍不住疯狂咆哮一声,就要对白牧野出手。

    啪!

    又一张控制符,在他脸上炸开。

    “别动。”白牧野认真说道:“我还没玩够呢。”

    噗!

    麻爷一口鲜血喷出来。

    人都快被气疯了。

    “小畜生……”

    啪!

    这一次,不是符。

    是孙瑞的巴掌。

    狠狠抽在麻爷脸上,将他整个人打飞出去。

    麻爷身中剧毒,又被孙瑞这种大宗师一巴掌抽在脸上,当场就被抽得昏了过去。

    要不是孙瑞留力,这一掌就能抽碎他脑袋!

    “看见了吧?这才叫力量。”孙瑞回头看了一眼白牧野,表情很严肃,一副教育的口吻。

    可是您眼睛里的得意洋洋是怎么回事?

    白牧野心里面吐槽。

    孙瑞突然板起脸:“你下次要是还敢干这么危险的事儿,我绝对不管你!”

    “嘿嘿,叔,我知道错了。”白牧野笑嘻嘻的认错。

    “上次就看出你在跃跃欲试,没打成最后很遗憾吧?没想到终究还是然跟你小子找了个空子。”

    孙瑞一边把麻爷用灵力锁铐起来,一边有些感慨:“还别说,你这臭小子,不但胆大包天,也真够厉害!将军还真是没看错你……”

    “对了,他是王二麻子手下?”

    孙瑞看着白牧野,这毕竟是个宗师。但麻爷手下,应该是没有这种高手的!

    “我觉得他是麻爷本人?”白牧野说道。

    “啥?他是王二麻子?”孙瑞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根本就不信。

    “不信您把他叫醒问问,我觉得他就是。”

    白牧野很难解释清楚他这信息的来源,大漂亮的存在,他不想任何人知道。

    孙瑞根本不信,毫不怜悯的一脚踹过去。

    麻爷痛呼一声,醒了过来。

    一身灵力被封印,那剧毒让他五脏六腑被疯狂的腐蚀。

    如果不是宗师,哪怕是个高级灵战士,这会也已经被毒死了!

    “你是王二麻子?”孙瑞冷冷问道。

    “不是!”麻爷矢口否认。

    “瑞叔,回去可以跟牢里面那位做个基因比对嘛,说不定麻爷有两个呢。”白牧野在一旁提醒。

    “小畜生!”麻爷恨极了白牧野。

    “所以你真是?”孙瑞冷冷看着麻爷。

    “是老子……怎么地?要杀就杀,何必废话?”麻爷勉强睁开眼,一双眼依然怨毒的看着白牧野。

    这种时候就算否认也没什么意义。

    基因比对,连他们八辈祖宗都能给翻出来,想要确认他身份,真的不要太简单。

    “你还瞅我!”白牧野很生气。

    被这种充满仇恨的眼神看着,头皮都直发麻。

    哪怕知道这人已经形不成什么威胁,可被一个宗师这样看着,任谁都会有种不安的感觉。

    “老子认栽。”麻爷眯着眼,盯着白牧野看,说道:“你究竟怎么发现我的?”

    孙瑞也在看着白牧野,他也想知道。

    “我什么时候发现你了?不是你一路追上来要杀我?”白牧野一脸无辜地道。

    “你胡说!你明明是设好了圈套等着我往里钻!”麻爷嘴角淌血,一脸疯狂的看着白牧野。

    “我在百花城除了你之外,就没什么仇人,我一出城你就在后面跟着我。我当时哪知道你是谁?还以为是你那群手下想对我下手呢,这种时候我当然得找帮手了啊。”白牧野耸耸肩,两手摊开,一脸坦诚。

    孙瑞站在一旁,仔细回忆着,同时在计算着时间,感觉好像……时间上也真的差不多。

    这让他有种特别强烈的怪异感觉,心说真的是这样吗?

    这小子只是感觉到有危险,然后通知了他?

    然后面对一个宗师级灵战士的疯狂攻击,临危不乱从容应对,最后把隐藏得如此之深的麻爷给坑了?

    不对!

    这小家伙为什么一口咬定他是麻爷?

    这时候,麻爷也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你怎么确定是我?”

    “你傻呀?我就随口诈了下你,随便说说的,谁知道你就承认了啊!”

    白牧野理直气壮地看着麻爷。

    噗!

    麻爷又喷了一口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