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定风波

    白牧野看着麻爷,也有一个憋在心里的疑问。

    “看起来,你似乎并不在意你那个兄弟被抓,但为什么不能等风头过去再出来?你现在出来的这种举动令我很不解,麻爷又有一股想要吐血的冲动。

    他一双眼阴冷的看着白牧野:“如果不是你身上有古怪,你能活到现在?”

    “所以说是你倒霉喽,遇到我这个天才,认栽吧,老麻。”白牧野假假叹了口气。

    孙瑞在一旁都看得直咧嘴,这臭小子能把人活活给气死。

    “我之前就跟他说,别出去,千万别处去,不会有好下场。只要老老实实的躲着,这股风总会过去。你们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真的掘地三尺找我们。”

    麻爷的心态估计彻底崩了,看着白牧野惨笑着说起来。

    “可他不信,说不拿出一个交代,这件事肯定不算完,你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他说牺牲他一个,可以保全我……但是我不需要!”

    “果然不出我所料,他被抓了!我当时就知道,他完了!他干的那些事儿,判个一千年都是少的!而且你们不可能让他这种人活下去的,他这辈子彻底完了。我虽然有能力,但哪有本事去把他捞出来?”

    “所以我恨你们,我要一个一个杀光你们!”

    “原本我没想现在动手,只是想去看看,观察一下你们,但我发现你竟然被一群女人给吓跑了……”

    白牧野:┑( ̄Д ̄)┍

    “当时我就意识到,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大丈夫做事,当断则断。没想到不但被你识破,还被你给坑到死!你他妈就是一个怪物!妖孽!”

    白牧野:“嗯。”

    孙瑞:“……”

    麻爷长叹一声,闭上双眼:“活该我们兄弟倒霉。”

    麻爷被孙瑞带走了,至于回头怎么拷问,拷问之后怎么处理,那就不是白牧野需要关心的事情了。

    反正麻爷这两兄弟这辈子是别想再出来了。

    白牧野甚至怀疑他们能不能见到明年的太阳都是两说。

    虽然瑞叔没说要怎么处理这两人,但白牧野相信,他们应该是活不太久的。

    孙恒既然要回归第七军团,就绝不会在百花城留下这样的两个祸害。

    万一再有人拿麻爷这两兄弟搞事情呢?

    白牧野相信,他能想到的事情,瑞叔和恒叔他们肯定都能想到。

    又废掉一辆飞车,白牧野有点心疼,不过还好价格不算贵,要是孙岳琳送他那辆毁掉,肯定得心疼死。

    白牧野蹭着孙瑞的车回城。

    一路上孙瑞也没给他什么好脸色。

    老头儿生气啊!

    一方面是替白牧野感到后怕。

    这小子胆儿太大了!

    才这么点岁数,就敢一个人做这种事情。

    哪怕事前通知了他,可万一有点什么意外,那可不是说着玩的!

    性命攸关啊!

    这种歪风邪气儿坚决不能鼓励!

    另一方面孙瑞隐隐有种感觉,觉得好像被小白给耍了。

    小家伙刚才一脸无辜地表示自己之前什么都不知道,纯粹是因为发现被跟踪,才找他求援的。

    后面的战斗,也是被动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就不能说他是胆大包天,没法继续批评他。

    反倒还要鼓励他一番。

    因为他的应变能力太强了,简直就是天生的战士!

    哪怕在第七军团,也需要经过大量训练才能具备这种素质。

    而这小子,才十七岁。

    从未接受过这方面的专业训练!

    问题是,孙瑞觉得小白在撒谎!

    小破孩儿恐怕一早就猜到这人是麻爷了,也是故意把他引出去的!

    这不是他胡乱猜测,这是他这么多年看人的经验!

    尽管他到现在都有些无法相信,纵横城北多年的王二麻子居然会是两个人。

    可这小家伙抵死不认账,所以孙瑞一路都没理他。

    进城之后,把他随便往路上一丢,就拉着麻爷径自离去了。

    白牧野也不恼,不是谁都敢在一个大宗师面前撒谎的,也不是哪一个大宗师都会像孙瑞这样惯着他。

    他不说是因为有难言之隐,并非想要刻意骗人。

    但心里面终究是觉得有些对不起瑞叔。

    等以后自己精神力封印解开,多送他一些保命符好了,让这老头能快快乐乐的杀敌。

    嗯,就这么办。

    白牧野叫了一辆出租车,又回到了米线店。

    但他没有从正门进去,一方面怕再次引起轰动,另一方面,他现在的样子也多少有些狼狈。

    之前从飞车上扑出来,一顿翻滚,防御符失效之后,身上的衣服全都弄脏了。

    头发也乱乱的没功夫打理。

    这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让人给霍霍了呢。

    从后门溜进后厨,笑眯眯的冲着目瞪口呆的郭姐和几个厨师摆摆手,快速跑到内部休息区。

    司音和单谷正躲在这里偷懒。

    看见白牧野去而复返,以及他这一身狼狈样,两人都一脸惊讶。

    “小白哥你这是怎么了?”

    “你干啥去了?让人给糟蹋了?”

    两人异口同声问道,显然后面那句是单谷说的。

    “去野外抓兔子,没抓着,你们信吗?”白牧野一脸真诚。

    “信你个鬼!”单谷翻了个白眼,认真看着白牧野:“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事儿,晚点儿再说。”白牧野笑道。

    “小白哥你头发上有草。”司音说着走过来,把白牧野头顶几根干草拿掉,“野外真有兔子吗?”

    “咳咳……”白牧野老脸一红,“这个,也许是有的吧。”

    “哦……”司音拉了个长音,看了他一眼,回到座位上。

    很快姬彩衣和刘志远也都闻讯赶来。

    姬彩衣一进门就劈头盖脸问道:“郭姐说你回来了,你到底干什么去了?咦?你身上怎么弄的?”

    白牧野平日里一直干净利索,衣服从来连点褶皱都没有,现在却给人一种狼狈的感觉。

    单谷在一旁嘿嘿笑道:“可能被人拉出去给糟蹋了。”

    姬彩衣瞪了他一眼,然后一脸严肃的看着白牧野。

    “干嘛这样看着我?”白牧野笑着问了一句。

    姬彩衣也没说话,依然一脸严肃的看着白牧野。

    “好了好了,我也没打算瞒着你们,这不回来了吗?准备人齐了就说的。”白牧野举起手,笑着说道:“我刚才呢,因为受不了在这被围观,准备先回家,晚上再和你们一起去比赛中心抽签。可没想到的是,我一出城就发现自己被跟踪了……”

    白牧野神态轻松的给几个伙伴讲了一下刚刚发生的事情。

    几个人听得目瞪口呆。

    这么一会儿工夫,居然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小白……刚刚一个人跟一个宗师级强者打了一架?

    然后屁事儿没有?

    姬彩衣甚至站起身来到白牧野面前,仔仔细细的看了半天。

    这摸摸那捏捏的,检查他有没有受伤。

    “你再这样,队长会有意见的。”白牧野一边躲闪一边说道。

    “我没意见。”刘志远连忙说道。

    然后他看着白牧野:“你真没事?”

    “当然没事。”白牧野摇头。

    单谷在一旁道:“那防御符……能挡住宗师的攻击?”

    “嗯,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强一些。”白牧野点点头。

    “麻爷怎么可能会有两个?”刘志远皱着眉,喃喃道:“既然已经进去一个,他为什么要在现在这种时候出来?老老实实躲着等风头过去再出来不好吗?简直不合常理!”

    姬彩衣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脑子进水了吧?剧本才需要逻辑,生活中哪有那么多逻辑?真有逻辑,就没那么多冲动之后的惩罚了!行了,先别研究这个了,先说小白的事儿。”

    白牧野一脸无辜,心说能放过我不?

    “小白,你说实话,你刚才离开,真不是因为知道了什么?”姬彩衣一脸严肃的看着白牧野。

    “真不是,当时的情况你们也看见了,我再不走,咱这店还做不做生意了?”白牧野道。

    姬彩衣翻了个白眼,特别想吐槽,但却也没法反驳。

    “那出了事,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姬彩衣看着他,“咱们是一个团队,是兄弟姐妹,是最好的朋友,有事情你为什么不和我们说?”

    “彩衣,这个你就别怪小白了。”

    刘志远在一旁说道:“事发突然,他能安然无恙的回来,我们就应该感到庆幸。而且当时的情况,真把我们叫过去,除了帮倒忙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小白也不是不和我们说,这不马上就回来跟我们说了吗?”

    姬彩衣一双大眼睛里依然带着几分狐疑之色,她不是怪白牧野,她只是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所以也不是想要刨根问底,只是不希望白牧野把他们当成外人。

    不过随后,刘志远私发信息给姬彩衣,总算让她平静下来。

    刘志远说:他要不把我们当自己人,就不会回来说这件事。当时换做是你,会想到把自己同伴拉过去送死?

    也是,换做她肯定也会第一时间寻求最厉害的帮手。

    几个人一起商定,这件事,不要继续往外扩散了。

    对郭姐和光哥他们来说,知道的越少,反而越好。

    关于麻爷的种种风波,现在终于暂时告一段落。

    经历了这场风波之后的团队,也变得比从前更加团结,每个人也都比之前更加成熟。

    “这场比赛过后,用不了多久就是假期了。这个假期你们打算怎么过?”

    前往比赛中心的路上,刘志远突然问起了这个问题。

    姬彩衣看了眼白牧野,又看了看单谷和司音,说道:“我想去开放的次元空间历练自己。”

    “嗯,我也想去,我觉得自己的战斗技巧还可以有很大提升空间。”单谷在一旁臭屁地说道。

    白牧野看着单谷,忽然想起自己在黑域第一战遇到的那个顾英俊来。

    还真别说,他的确记住了那家伙的名字。

    如果顾英俊跟单谷两人遇到一起,恐怕单谷连张弓的机会都没有。

    想着,白牧野点点头:“你的战斗技巧,的确有很大提升空间。”

    单谷:(?д?)つB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