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都很懵

    回去的路上,单谷催促道:“快点快点,队长,今天大家都别回家了,去彩衣家那个会所,咱们晚上一定要下一次沼泽副本,好好感受感受。”

    刘志远想了想:“好!”

    半夜。

    几个小伙伴拖着疲惫的身躯从虚拟仓里面出来,相互对视一眼,都是一脸生无可恋。

    谁都不想说话。

    太他妈难了啊!

    一开始,白牧野没让大家带保命符进去。

    大家本身也都不想带。

    虚拟世界中消耗掉的符篆虽然不会影响到现实,但大家都想感受一下真实的沼泽是什么样的。

    于是,他们很快就全军覆没了。

    包括司音。

    小脸煞白,眼泪汪汪,强忍着才没哭出来。

    团灭!

    这是一个有灵力的世界,能修炼的也不仅仅是人类。

    虽然还有许多普通生物,但不普通的更多!

    他们第一次进入沼泽地图,遇到了一群蚊子。

    每一个都有拳头那么大,这还不算,关键是它们的防御太硬核了!

    一个个钢筋铁骨的,司音一锤子轮起来砸下去,最多能砸死几只。

    但却会有更多蚊子疯了一样扑上来。

    几个少年被铺天盖地的蚊子瞬间就包围了。

    那画面太美,简直不忍直视。

    第二次,所有人全都带了一张被动激活的防御符进去。

    这一次没有遇到蚊子,但却遇到了一条巨大的水蟒!

    水桶粗,十几米长的大水蟒一张口,就是一道水箭,身子如同钢铁浇筑,刀砍不破,箭射不穿……

    姬彩衣冲到水蟒眼睛那里,一刀刺下去的瞬间,水蟒的眼睛竟然瞬间蒙上一层冰晶。

    那冰晶仿佛万载寒冰一般,坚硬无比。

    以姬彩衣六级灵战士的力量,竟然没能一下刺穿。

    接着她就被水蟒张开血盆大口一下子给咬住。

    防御符激活,大蟒蛇愣了一秒钟——卧槽怎么咬不动?

    一秒钟还没到,姬彩衣就自杀了……

    自杀很难,但她更没办法接受自己被水蟒吞掉,不敢想。

    第三次,大家没有那么莽了,全都乖乖的按照阵型缓步推进。

    刘志远指挥,白牧野用控制符主控。

    在费尽辛苦干掉一只七米多长的大鳄鱼之后,众人再一次被蚊子给包围了。

    最后逼得大家换上盔甲,把白牧野护在当中,刘志远甚至用上了他很少用的盾牌。

    但依然没有用。

    刘志远为了救人一不小心陷入沼泽,直接被吞噬了。

    单谷被蚊子活活叮死。

    司音被蚊子活活叮死。

    小白被蚊子活活叮死。

    姬彩衣被蚊子活活叮死。

    沼泽这张大茶几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悲剧。

    如果是在黑域中,白牧野可以制作一些群攻符篆出来。

    但在现实中,他这点精神力,根本没办法制作这种符篆。

    所有符篆都是单控。

    于是,一次又一次的悲剧。

    到最后他们终于找出了一些规律,比如那庞大的蚊子群,他们寻找猎物的方式是通过温度来进行判断。

    于是这群人用积分换了一些可以遮蔽体温的装备。

    再进入的时候,蚊子果然对他们视而不见。

    但沼泽里面不仅仅只有蚊子,还有无数种其他种类的生物。

    简直令人防不胜防。

    最可怕的,还是沼泽本身。

    很多地方看着明明是可以站人的,一大片漂浮的草甸上还生长着树木。

    可一旦跳过去,那些看似坚硬、可以承载着树木的土地其实无比松软,跟蛋糕似的,往上一跳,吧唧一声……就掉进去了。

    巨坑无比!

    然后就连很多植物,都特么主动向生物发起攻击。

    也不知道它们图什么。

    几个人前前后后,一共折腾了十几次,总算积累了一些经验,学到了很多知识。

    但其实没毛用。

    这种临时抱佛脚的举动,最多只能让他们勉强熟悉一下,却不可能让他们真正精通这种地形。

    但终归聊胜于无,若是一点准备都没有,直接一头扎进这种地形,那才叫悲催。

    真的可能出现那种连对手都没看见就已经被团灭的结果。

    单谷提出,可以利用沼泽生物的特点,让它们自相残杀。

    比如蚊子群看见一头庞大的水牛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这种时候人就可以躲过一劫。

    问题是可能还没等见到水牛呢,就已经被蚊子给咬死。

    司音提出寻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区域可以先藏起来,等着对手被沼泽生物杀光。

    姬彩衣觉得归根结底还得是自己变得更强才行。

    刘志远苦思冥想,试图打造出适合沼泽的阵型。

    白牧野同样在琢磨着这种地方用什么样的符篆最适合。

    现实中的他,还没办法制作群攻符篆,想要通过目前掌握的符篆对付沼泽中的生物,有点不现实。

    哪怕他可以携带大量符篆进来,但跟沼泽中的生物数量比起来,不管他带多少,都是杯水车薪。

    所以还是要想别的办法,更多是要依靠团队的力量。

    出来之后,五人围坐在一起。

    “敏捷、力量、净化……这几种符篆,是必须要带的。”

    白牧野看着大家:“其实司音提出来的建议,有一定可行性,但沼泽里面似乎没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

    姬彩衣咕哝道:“我很疑惑,百花杯的图库里面怎么会有这么高难度的地形?”

    刘志远看了她一眼:“不要抱怨这个,将来我们可能会遇到比这更难的地形。”

    姬彩衣点点头,道:“我只是好奇。”

    白牧野笑道:“没关系的,他们也要面对同样的困难。”

    众人笑起来,心说这倒是真的。之前看万雄学长的那些比赛视频,大多数是擂台,少数复杂地形,但从来没出现过诸如远古遗迹、沼泽这种地形。

    只能说百花城虽然不大,但花样是真不少!

    也不知这从哪弄的地形库,也真够高级的。

    “我觉得吧,这次决赛很可能出现那种‘看谁活得更长’的情况。双方连面都碰不到,都在拼命对抗着来自大自然的馈赠。”单谷一本正经地道。

    看着哭笑不得的其他几人,单谷强调:“我说真的,不信你们回头看下一届百花杯,看他们还会不会把这些地形放进去?我跟你们说,绝对不会!这次是没经验,也被我们赶上了。”

    几个人认真想想,单谷说的这种情况,极有可能是真的。

    第一次没经验,不管什么级别的地图,都往里面一放。

    估摸着也是工作人员偷懒,想着地形种类不计其数,哪有那么巧的事儿?

    结果,还真就那么巧!

    这要在决赛上出现那种两支队伍从头到尾没碰面,最后通过谁活得更长来判定胜负,那可就真成笑话了。

    比赛虽说是以锻炼为主,只要能够得到充分历练的比赛,就是好比赛!

    可也不能两支队伍连面都见不到,这毕竟不是荒野求生节目啊!

    几乎同样的时间段,万雄团队中的五个人也从沼泽副本中出来。

    万雄还好,脸色还算正常,但剩下的几个人可就没什么好脸色了,全都苍白得厉害。

    沼泽副本的难度,比他们想象中要大得多!

    说起来万雄他们这支团队属于那种典型的比赛型团队。

    赛场外他们虽然也会经常合在一起训练,但更多是训练战阵,培养相互间的配合默契度。

    像这些稀奇古怪的地形副本,他们也是很少下的。

    万雄看着几人脸色,说道:“之前是我疏忽了,咱们接下来的时间里,一定要加强对复杂地形的熟悉和掌握。回头帝国高中生联赛,从一开始的小组赛就是这种复杂地形。”

    司空菲云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苦笑道:“这场决赛,该不会是我们两支队伍比谁活得长吧?”

    潘相文笑道:“别说,我觉得真有这个可能!”

    万雄摇摇头:“不能这样!”

    司空菲云说道:“是啊,还有人在看着我们的表现呢。”

    万雄点头:“对,我们必须要有更好的表现。”

    说着,他看向穆锡:“这场决赛……”

    “队长,我想上场。”

    穆锡有些无礼地打断了万雄的话,十分坚决地道:“经过这么长时间训练,我觉得我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请队长给我这个机会。”

    潘相文看他一眼,忽然说道:“是因为跟那几个人的私人恩怨吧。”

    穆锡沉默起来。

    万雄有些为难,他是一个追求胜利的人。

    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比赛,只要参加,他都想要赢!

    虽然穆锡跟着他们磨合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但若是真说到默契,那还得是他们四个更默契。

    尤其穆锡这个精神力很高的家伙竟然走的是攻击型符篆师的路子,说真的,万雄心里多少有些后悔。

    当初不如多等一段时间,观察仔细再说。不过那会儿主要是怕等他观察一段时间,人就被抢光了,就算他在学校有名声地位,但也总不能强行挖人吧?

    别人或许能干得出来,但他万雄不是那种人。

    如果当时招进来的人不是穆锡,而是白牧野,哪怕他精神力很低也没关系啊!

    控制型的符篆师,这个真的是太强了。

    这样的人,放在哪支队伍,都是顶级的辅助!

    精神力低点也可以忍啊!

    好好补补不就上去了么。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也不是一个为了前途为了私欲不择手段的人。尽管心里不舒服,但还是没有对穆锡表示过任何不满。

    只是这一次……穆锡的举动,的确有些过分了。

    他想要跟他那几个同学争锋的心思,绝对远超想跟团队一起赢得比赛。

    穆锡看着万雄,忽然说道:“队长,我能行。”

    那边李秋风突然来了一句:“那你的意思是,我们三个……或者我们四个当中,有人不行?”

    这话问的有点挑事儿,可这么说也没什么毛病。

    你说你行,自然就是我们当中有人不行呗。

    司空菲云想了想道:“决赛我不上了,我对沼泽地形深恶痛绝,现在还有心理阴影呢。”

    万雄看着司空菲云,又看了看紧绷着脸的穆锡,淡淡说了一句:“穆锡,仅此一次。”

    穆锡点点头道:“谢谢队长,我只会任性这一次,以后队长怎么安排,我绝无二话。”

    说着又朝着司空菲云弯腰鞠躬:“菲云姐,委屈您了,谢谢!”

    司空菲云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你加油吧!”

    心里面不痛快的潘相文和李秋风两人看了穆锡一眼,心道总算说了句人话!

    退出虚拟世界,穆锡来到自家卫生间,对着镜中的自己,喃喃道:“白牧野,我一定会击败你,用事实捍卫我才是一中最出色的符篆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