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店红是非多(盟主飘荡墨尔本加更2/12)

    “咱们的米线之所以吸引人,最重要的秘密就在汤里面。”

    “汤料配方中的其他东西倒是好说,但有一种主料,是我奶奶当年无意中发现的。添加它之后,米线味道完全不同于其他家,拥有独特的香味。”

    “只是这东西很稀少,原本呢,也没什么人会买,所以价格也不贵。但这两天由于咱们的生意太火爆,这种材料在百花城市场上的价格已经翻了一倍。”

    郭姐苦笑道:“如果咱们没有其他渠道的话,这东西,以后怕是会成为一个问题,所以最好能寻找一个新的渠道,大量采购一批,然后囤积起来。它不怕放,几年都不会坏。”

    生意火爆,有了底气,郭姐也实现了华丽蜕变。

    一身小西装,气质出众,举止优雅,除了依然热情善良之外,在她身上,已经找不见那个曾经的小店老板娘痕迹了。

    “哦?那主料……是什么东西?某种植物吗?”白牧野问道。

    郭姐有些惊讶:“您怎么知道?真是太聪明了!它的名字叫紫枫藤,我这里有图片……”

    说着,郭姐直接传给白牧野一组图片。

    白牧野看过之后,点点头道:“行,这事我们来想办法。”

    主要是土豪小姐姐有办法,所以白牧野随手就把这些图片传给了姬彩衣,都不带犹豫的。

    姬彩衣白了他一眼,认真看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突然从外面跑进来,面色似乎有些焦急。见白牧野几个人在这里,欲言又止起来。

    “怎么了?你说吧,没关系的。”郭姐语气柔和地问道,然后又冲白牧野和姬彩衣解释道:“她是我在城北就认识的小妹妹,人挺好的,很聪明,做事也麻利,我就自作主张的给带过来了,用了咱们店的名义……”

    “这个都是小事,先说发生了什么?”姬彩衣一摆手,瞬间化身女侠,看着小姑娘问道。

    “咱们去采购紫枫藤的人……被,被人打了……”小姑娘说着,哇地一声哭出来。

    “别哭别哭……他们都在这,你不要怕,先把事情说清楚,别慌!”

    郭姐经历过之前几场风波,人也比过去成熟多了,当下轻言细语的安慰着小姑娘。

    郭姐骨子里是个要强的人,除非特别难,不然她不会轻易向人求助。

    就像之前在城北,如果不是遇到麻爷手下的人要绑架她,她肯定不会找姬彩衣帮忙。

    现在也是一样。

    刚刚她跟白牧野说起紫枫藤,其实就是因为遇到困难了。

    但她说的十分委婉,没有把那些商贩们丑陋地嘴脸说给这几个脾气不大好的少年听。

    怕他们一冲动直接去找人家,气质虽然有变化,但骨子里郭姐还是不想惹麻烦的那个老实人。

    只是没想到冲突来的这么快,让她多少有些措手不及。

    紫枫藤很难买到,说起来绝大多数人甚至根本不认识它!

    之所以有人会去弄,是因为它可以入药,价格不高但也不算很低。

    一般去野外的冒险者,在没有太大收获的情况下,遇见紫枫藤,也会顺手挖走。

    就当搂草打兔子了。

    米线店一火,对紫枫藤的需求量就变得大了起来。

    那些小商贩也好,还是常年行走在野外的冒险者也好,其实都鸡贼的很。

    他们对市场的敏感程度是最高的!

    但凡有一点风吹草动,立即会给出相应的调整。所以,突然变得抢手的紫枫藤一下子火爆起来。

    价格翻了一倍不说,郭姐他们派去采购的人,还被那些人给跟踪了!

    郭姐知道这件事后,当即就有些上火。

    她倒是不怕配方被盗取,除了她之外,没人知道汤料的精准配方是什么。

    除了紫枫藤,其实还有另一种主料!

    她没跟白牧野这几个少年老板说,是知道他们对这个根本没兴趣。

    不跟光哥说,理由更简单——防人之心不可无。

    虽说不怕配方泄露,但被那些商贩和冒险者盯上,也不是什么好事。

    一旦他们彻底卡死紫枫藤的渠道,那么除了让光哥派手下人去野外寻找之外,也就只能求助这些少年老板了。

    而且让光哥的人去寻找并不现实,野外太危险了!

    紫枫藤近郊根本没有,都在很远的深山老林里面长着,普通人根本就接近不了它的生长区域。

    她求助得也算及时,但还是没想到,那些商贩的胆子那么大,竟敢动手打人。

    “所以说,你们去采购紫枫藤,却被那些人冷嘲热讽,他们举止轻浮地说要跟郭姐私下里好好谈谈?还说想要这家店的股份?你们一时气不过,反驳几句,就被他们给打了?”姬彩衣的语气十分冰冷,女侠生气了。

    小姑娘名叫秀儿,挺灵巧的一个女孩子,见姬彩衣问起,当即点点头,一脸委屈地道:“是的,那些人都特别凶!”

    “呵呵,凶?”单谷笑呵呵地一甩头,道:“我倒要看看,他们有多凶!”

    “等下……”刘志远皱着眉头,看着秀儿,表情十分严肃:“秀儿姐姐,你说的都是实话,也没有什么遗漏,对吧?”

    秀儿点点头:“我是郭姐从城北带出来的,我这条命都是郭姐给的。”

    郭姐看着她柔声道:“别那么说,姐这条命还是老板们给的呢。”

    “那我也是姐的小跟班,永远都是。”秀儿低声道。

    姬彩衣看着刘志远:“你啥意思?”

    刘志远道:“如果秀儿姐说的是真的,那么对方极有可能是冲着我们来的。”

    “哈?”单谷瞪大眼睛,看着刘志远:“我说老刘,我的队长大人,您别总这么一副阴谋论好不?咱多大个人物啊,整天有人盯着咱?找咱茬?”

    “一群卖东西的商贩而已,咱跟他们无冤无仇的,最多看咱不顺眼,不卖给咱货就是了。他们为什么要主动挑衅?为什么还敢动手打人?”刘志远看着单谷:“尤其,这还是在他们跟踪了咱们的人,看见了咱们这家店之后的举动!”

    “那又怎样?”单谷问道。

    “不怎样,我怀疑他们是麻爷余孽。”刘志远干脆地道。

    “不可能吧?他们还敢往出跳?”单谷也不笨,被刘志远这么一说,他也产生了几分怀疑,当下看了一眼白牧野。

    白牧野看着秀儿:“挨打的人呢?回来没?”

    “还在他们那呢,我见他们挨打,就赶紧跑回来报信……”秀儿哽咽着道。

    “那十有八九就是了,不过我也有点奇怪……”

    白牧野皱了皱眉,“俩麻爷都被咱们干翻了,怎么还有这样不开眼的货?”

    “江湖人,终究还是有几个讲义气的,麻爷余孽,也不可能百分之百被清除,总会有漏网的。”

    刘志远叹了口气,“这件事交给城卫军去处理吧,咱别出面了,不适合。”

    姬彩衣当即就要反驳,刘志远看着她道:“咱们刚拿了百花杯冠军,人气正旺,如果这时候被人盯上,再泼咱们一身脏水的话,不好洗。”

    “那就这么算了?我生气呀!”姬彩衣一边说,一边掏出通讯器给她三叔打电话。

    随后又从秀儿这里问了地址,给她三叔发过去。

    刘志远道:“彩衣,咱们不是还要开分店吗?以后把店开到别的城市去,这种事情怕是在所难免,不是所有事情都能通过武力解决的。”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这些我都明白,可我就是……不痛快!”姬彩衣皱着眉头。

    白牧野在一旁道:“咱们也得走一趟,去把咱们的人接回来。”

    刘志远有些犹豫,白牧野笑笑:“队长啊,你有些时候吧,太老成持重了,忘了咱们是一群孩子呀!”

    十几分钟后,四人坐着姬彩衣那辆车,朝着城西疾驰而去。

    司音被留下来看家。

    -------------------

    求订阅,月票支持小白同学!